民进党迟早会“出事”

撰写:
撰写:

民进党前秘书长罗文嘉日前接受台媒《联合报》访问时表示,历经一整年的党务工作,他必须承认,民进党从政党文化、派系生态乃至政党价值,有非常多改变,当年在街头冲撞、充满理念的民进党,如今已成世俗化政党,且有些处理事情的界线,超过他的理解,他并判断民进党“迟早会出事”。

民进党真的迟早会出事吗?对于罗文嘉的说法,绿营内部反应不一。党内大佬林浊水便认为,罗文嘉的话说得客气,并表示自己前年便称民进党已经失踪;但民进党现任立委陈亭妃则对此不以为然,认为罗文嘉身为前党秘书长,如今跳出来说这些话,既是伤害党,也是伤害自己。

不论罗文嘉究竟是出自肺腑的建言,抑或又是一出引人揣测的“党内斗争”方式,当然都极大程度了说出民进党的现状。而民进党是不是会因此而“出事”?的确也是“迟或早”的问题罢了。

民进党前秘书长罗文嘉认为,现在的民进党已不再如从前充满理想。(林仕祥/多维新闻)

其实民进党早就“失踪”已久,罗文嘉此时才跳出来劝谏,不免显得有些迟钝与矫情。而罗文嘉在2019年回锅政坛后,为了帮民进党扳回2018年地方选举大败的颓势,特别以太阳花学运时的领袖林飞帆出任民进党副秘书长,原因是「这个人很难搞,爱放炮」,能让民进党更贴近民意,带给民进党不一样的改变。

然而林飞帆入党至今,除了跟着民进党大大小小的选举场合辅选造势之外,却不见他为民进党带来任何改变,他不会再说出“民进党无民主、剩党意”、也不会再呛声“民进党就继续堕落吧”这种话,唯一一次发表不同意见,便是反对一个“蓝绿都反对”的蓝营政治人物担任监察院副院长,他不爱放炮了,看起来也并不难搞。

如果从内外因素来观察,民进党要在台湾内部“出事”,恐怕还需要一段时间,毕竟现在“抗中”是台湾民意的第一要务,有蓝营人士便曾感叹,民进党恐怕要长期执政超过20年。不得不承认,从2016年民进党执政过后,虽然屡因争议政策而民怨不断,但社会上的反对力量与社会运动的能量确实大不如前了。

罗文嘉找来了林飞帆担任副秘书长,为民进党带来了什么新气象吗?(中央社)

在马政府执政后期,许多公民运动的能量达到颠峰,引起社会大众对公共事务的极大关注,也因此才有了所谓“公民觉醒”的风潮。然而这些反对力量在2016年蔡政府完全执政后便几乎销声匿迹,同样是强迫民宅拆迁,在大埔案时社会上不断呼喊着“今日拆大埔,明日拆政府”的口号,然而如今南铁东移案,却只剩寥寥无几的声援者与屋主在死守抗争,激不起社会半点涟漪。

为何会有如此大的差异?可能是社运人士被吸纳进了体制,也可能是抗争者有了不同的人生安排,也或许,台湾人自始自终反对的就不是社会上的公义与否,而是对特定政党的厌恶与反对。

台师大公民教授黄信豪在接受多维采访时,对于台湾人是否真的称得上“公民觉醒”抱持着高度质疑。他认为过去所发生的社运问题,在2016年政党轮替之后依然存在,但这些不会在媒体上出现,也不会变成众所瞩目的事件,背后的逻辑还是因为,当初是国民党执政。

“这次总统大选前矿业法除了环团之外,你有看到有人出来抗议吗?没有啊。还有包括像劳工团体、国道收费员等事件,也都没有掀起太大的波澜,但如果这件事发生在马政府,我觉得就完全不一样。我不能说所有年轻人在民进党上台后,对于这些社会议题就不关心了,但比例上确实差别很大,这表示背后左右他意识的并不是所谓的「进步价值观」,而是政党认同或是身分认同。”他感慨,身为知识分子应该是当个忠诚的反对者跟监督者,而不是当一个拉拉队,投票给谁就什么都支持他,但现在看来,台湾好像拉拉队比较多。

台湾选民究竟是政治参与的公民,抑或只是盲目的拉拉队?(Tyrone Siu/路透社)

2016年上台后社会运动的衰落与低迷,反映出一个严肃的问题:屡屡自称关心政治、“公民觉醒”的台湾人究竟真的关心公共事务,还是从头到尾就只是特定政党的支持者或反对者?其实蔡英文获得的817万票组成也极其复杂,里面包含了死忠支持者、也有纯粹害怕台湾被对岸并吞的中间选民、也有认为“蓝绿一样烂,但国民党更烂”的无奈选民。若台湾社会依然由死忠支持者所主导,那民进党离“出事”恐怕还有一段距离,但如果台湾人是真正“关心政治”的公民,那对持续堕落的民进党必然会失去耐性。

撇除台湾社会内部,外部因素当然也是一大重点。台湾看似与美国巩固了良好的外交关系,台湾民众也沉浸于“台美关系史上最好”的喜悦,认为稳定的台美关系将能给予台湾最大的保障。但许多事情总是福祸双至,美国或许会帮助台湾有限的扩大国际事务的参与空间,也会借着贩卖军备、对外放话等方式表达对台湾的“重视”,但在危急关头对台湾能有多大的保障,从来都需要打上问号。

但民进党政府为了选票,从来不会顾及台美关系与两岸关系的平衡与进展,也从未诚实告诉台湾民众现实中的两岸关系的重要性与危险性。当此路线走上极端,北京对两岸和平统一已不再抱持任何虚幻的期待与希望时,或许便是“出事”的那天。只不过到时出事的不只是民进党了,而是整个台湾人都可能面临两岸地动山摇所带来的风险。

若民进党持续因权力而腐化,不论是基于外部或内部因素,“出事”必然是迟早的,但台湾人可以不要跟着出事,如何让民进党也从中警惕、自我革新,台湾民众与社会还是最大的主人。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