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台美都“反共不反中”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7月18日时,美国国防部长埃斯珀(Mark Esper)称当前国际间处于大国竞争时代,他认为美国的战略主要竞争对手会是中国与俄罗斯,埃斯珀强调,“中国的麻烦更大,因为中国有足够的人口和足够大的经济体来取代美国”,他并认为,一个崛起的中国并不让美国担忧,但在“中共统治下崛起的中国就让美国担忧”。此番言论,透露出“中国不等于中共”的思维,似乎已是近期美国高层政治人物的“新共识”。

蓬佩奥(右)与埃斯珀近期的言论,常将中共政权与中国人民进行区隔。(AP)

无独有偶,在2020年台湾大选前,蔡英文的搭档赖清德与民进党前任主席卓荣泰都提到民进党是“反共不反中”。卓荣泰当时表示,民进党不会无端反中,但认为中共一党专政,不符合台湾的过去、现在与对未来的期待。卓荣泰说,中共虽相当程度等于中国,但中国可以是文化的、地理的、历史的概念,对民进党来说,不会因此敌视她。他认为,现在民进党“反共不反中”,但不同的状况下也会有所改变,若两岸好好相处,那双方就会是好邻居。

事实上,美国的“反共不反中”也不是最近两三天发生的事。2018年10月,美国副总统彭斯(Mike Pence)在保守派智库哈德逊研究所(Hudson Institute)发表演说,内容除了从安全、贸易、社会风气与学术自由、中共介入美国政府与企业界等领域点名北京政权的问题外,还将中国共产党与中国人民分开处理。彭斯一方面从历史记忆等角度向中国民众喊话,另一方面则毫不留情对中共进行批判,区别出中国(人民)与中共的不同、甚至隐含“反共救中国”之意。

另外,美国国务卿蓬佩奥(Michael Pompeo)在2019年10月30日于哈德逊研究所发表演说时也表示,美国意识到“中共对美国的价值观持敌视态度”,他也清晰区别出中共和中国人民。蓬佩奥说,“美国一直非常珍视与中国人民之间的友谊,但是中共政府与中国人民并非一回事”。在稍晚出席柏林围墙倒塌30周年纪念活动时他也说,“美中对立只是美国与中共的对立”。甚至,今(2020)年以来,在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下,蓬佩奥在与英国政界人士、以及印度等国谈论到中国议题时,多次强调要注意“中国共产党”的威胁。

虽然台湾与美国不论明暗,都认为要将中共与中国人民进行区分,但从实际的政策执行来看,往往仍是难以区分、甚至故意混淆。例如,民进党上台以来就进行修改课纲、以及“去中化”的社会工程;新冠疫情爆发迄今,又一直不愿让陆配子女、陆生进入台湾,反而放任欧美等疫情相对严重地区的民众与学生返台,这种政治考虑大过专业与人道亲情,不就是最明显的“既反共又反中”?

在台陆配、台籍配偶组成的团体,多次赴台总统府、行政院等官署进行陈情。(許陳品/多维新闻)

同样的,美国也因中美贸易战、科技战等因素,研拟禁止中共党员进入美国,但要知道,虽然中共号称有逾9,000万的党员,但绝大多数也只不过是普通老百姓、或一般上班族,假如这种连坐式的处罚成真,不啻是与为数众多的中国人民作对,这又该如何解释“反共不反中”?

其实,不论是民进党2020年大选前提出的反共不反中,或是从彭斯、蓬佩奥到埃斯珀近年来屡次将中国、中国人民与中共切割的言论,不管双方是在“喊爽”还是真有理性对策,或许都应了解到,这些言论已难以在当今的中国社会产生太大涟漪,反倒还会激起大陆民众更强大的爱国主义与民族主义,这是在中共党国教育体制结合经济发展突飞猛进的加乘下所取得的重大成果。

邓小平拍板定案的改革开放,造就40多年来中国大陆的突飞猛进。(Getty)

台美究竟是要连手对抗北京?还是中美两大国能够改弦易辙,往和解的道路前进,化解当前僵局?将会决定未来是否会真正进入国际的“新冷战”格局,而台湾也不该天真地认为台美是站在同一条船上,因为过往的历史表明,国家利益至上的美国,有很大机会把伙伴一脚踹开,此点,台湾不可不慎!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