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民党“修宪小组”可以废矣

撰寫:
撰寫:

国民党立法院党团打算在当地时间7月27日召开党团大会,确定“修宪废考监”的立场;相较于国民党中央设立的修宪小组至今没有公布讨论结果,国民党立法院党团可谓是超前部署。

日前民进党抛出修宪废除考试院监察院,国民党团总召林为洲也随之强力主导废除考监,但国民党主席江启臣仍强调重点是要建立权责相符的政府体制,“只要能建构一个能真正落实分权制衡的民主政府,修宪案中政府体制变革部分,不管是要维持五权,还是要改为三权或六、七权,都不是不能讨论”,态度显得没有那么决绝。

新竹县第一选区选出的国民党立委、党团总召林为洲近期相当强势推动该党形成废除考试院与监察院的共识。(多维新闻)

“党团自主”与国民党内造化

近年来,“党团自主”成为台湾议会政治的一个重要词汇,甚至俨然成为了一种政治正确,远的不说,近的举凡高雄市议会民进党团决议议长补选由“党团自主”提名,而非党中央协调或征召;而面对民进党抛出的修宪废考监议题,台立法院国民党团总召林为洲也称“党中央尊重党团自主,党团也尊重个别委员提出的修宪版本”。

究竟“党团自主”的意思是什么?白话来说就是党团的决议不受党中央直接命令影响,而由党团内部的议员或立委自行讨论而成。相较于台湾两大主要政党过去都是外造型政党(由革命或社会运动发家),“党团自主”的潮流无疑能够对以往“党意高于一切”的议会结构造成冲击。

国民党的“内造政党化”,在此前国民党主席改选时,郝龙斌与江启臣曾就内造政党展开过讨论,双方皆不反对,江启臣尤其支持,3月7日胜选后他也强调将尽速完备党务人事,推动内造政党,更称“身为立委接任党主席,就是党内造化的开始”。“内造政党化”的重要成果,当属6月28日国民党团立委闯入台湾立法院占领、反对陈菊担任监察院长,不过历时20小时仍被民进党突破。

外造政党的遗绪仍浓郁

一个基本的吊诡在于,江启臣虽以立委之姿当选国民党主席,但是国民党立法院党团早在党主席补选之前就已经选定党团干部,“党团三长”分别是总召林为洲、书记长蒋万安、首席副书记长林奕华,就此而言,江启臣并没有在党团运作上取得职务,只是一般立委而已。

而这就造成江启臣还是必须借重“党中央”的角色,来打造主导议题的空间,诸如成立国民党改革委员会分设“组织改革”、“两岸论述”、“青年参与”、“财务稳健”4个小组,此外也成立了“修宪小组”,前者党籍立委参与者其实不多,后者由江启臣自任召集人,江启臣在很多公开场合中,对于修宪提到的说法,跟国民党团总召林为洲的说法都有出入。

江启臣(中)党主席的身分,还是必须在国民党中央党部才能凸显。(杨腾凯/多维新闻)

另外,对于党籍立委发言或行为“不受控”的表现,国民党中央也表示将订定立委考评机制,此举显然针对不分区立委,但也受到立委以“党团自主”为由进行反弹。

无论内造外造 关键是理念价值

归根结柢,国民党“内造政党化”尽管喧嚣一时,但本质上或许仍是个假议题,因为无论是内造模式或外造模式,最重要的是国民党应该要拿出一套价值理念,才能说服选民,如果老是摆荡在党组织模式应如何运作而忽略政策立场与价值理念,则国民党的改革还是难以成事。

举例言之,此前国民党改革小组两岸论述组建议案发布后,广受各方负评,一个最重要的原因是国民党改革小组没有在建议案当中提供一套长远可行的目标,且用词相当混杂。

此外,以这次修宪议题来说,固然废除考试院、监察院是民进党长年的立场,国民党近期才“拿香跟拜”,部分国民党立委主张监察院原有权力移交给立法院,等于是扩权,但是也有部分蓝委反对造就立法院成为“宪政怪兽”,然而究竟要如何既废除监察院、又让监察权能够行始而且独立于立法院?目前完全没有见到国民党内有详尽的讨论。

最后,既然国民党团此次主导修宪议题的态势已经相当清楚,那国民党中央的修宪小组也就没有存在的必要,毕竟该小组成立至今完全没有任何具体的成果,还不如直接给国民党立法院党团处理与负责,也顺便验证“内造化”是不是真议题。

推荐阅读:

「版權宣告:本文版權歸多維新聞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