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最无感的台股新高点

撰写:
撰写:

在一阵惊呼声中,台湾股市在当地时间7月27日早上9时17分,指数站上12686.36点,超越台股在1990年2月12日创下的12682.41点,创下历史新高,随后于9时18分指数回跌,惟台股涨势在预期之内。

对比之下,2020年7月27日的台股新高点让人相当无感。过去的台股屡创新高,正值台湾经济仍在冲刺腾飞的时候,也是一个台湾在工业化后期、即将迎向下一个经济发展阶段的时期,台湾所欲扶持的核心战略产业正发挥着外溢效应,这效应让台湾人民有感,时称“台湾钱,淹脚目”。台湾人们肯努力便有钱赚,民生经济发达,消费兴盛,需求和供给保持一种持续成长的平衡,是故1990年有那样的台股历史高点并不意外,尽管随之而来的是,长达8个月的大崩盘走势,同年10月12日,出现2485.25的低点,波段跌幅达10197点。这种股市狂欢过后的泡沫化,对持有大量金融商品的股民来讲,自然是一大伤害。不过台湾的民生经济仍像活水般,持续活络台湾的经济发展,一般人虽或多或少可以感受到影响,至少还未失去工作机会。

2020年,则是经济学家及投资大老都承认过去的经济学预测或脉络可能已不再可靠的一年。甫一进入2020年,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重创世界倚赖的消费市场,尤其当中国大陆所系的需求端跟供给端同时停滞,让仰赖制造业的国家以及担任研发端的国家都受到影响。就以台湾外销订单的类别为例,截至2020年6月,台湾的化学品衰退20.06%、基本金属衰退15.93%、塑橡胶制品衰退9.99%、机械衰退5.05%,台湾的资通讯产品以及电子产品则逆势成长,皆有15%以上的成长;而美国的高阶技术人才则开始出现“在家办公”的情况,基层劳工则出现大量失业,根据美国劳工统计局的数据,5月份就业人口比率(就业人数占美国成年人口的百分比)下降至 52.8%,意味着47.2%的美国人处于无业、甚至失业。

也就是说,不论是台湾股市,又或是从2020年3月跌至2万点以下的美国股市,都出现了民生经济(实体经济)与股市脱钩的现象,眼下得以谷底反弹(台股2016年后即一直维持涨势),实因核心产业的帮助,又或者是得益于游资涌入所致。2008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克鲁曼(Paul Krugman)曾撰文指出,当前美国股市与实质经济脱节,有更深层的原因:投资人买股票,一部分是因为没有别的、更好投资去处,就某种意义而言,股市表现强,正是因为整体经济很弱。克鲁曼意指,过去经济学家想象的股市与经济间的连动性,就他来看是薄弱的,“股市不等于经济”,股市表现与实质经济成长之间的关系总是松散的,甚至于不存在,股市的表现大致受贪婪与恐惧之间的摆荡驱动。

当前的台股表现则是因台湾的半导体产业欣欣向荣、台币走强使然,台积电的股价在台积电“美国存托凭证(ADR)”大涨下,推升台积电股价创422.5元的历史新高,台积电股价大涨成为带动台股的动能,终创下台股新高点。然而,台积电的股价创新高、2020年台股创下历史新高等,呈现的是金融面的繁荣不等于在民生经济面向的“有感”。

1990年代的台股大涨,那是一种奠基于经济发展良好的人人有奖、没投资金融产品也受金融面向之惠的“均荣”,如今的站上新高试问除了手头上持有台积电股票的投资人外,谁人有感于这种金融繁荣的外溢?这并非否定台湾金融面向的此刻荣景,而是必须回过头来思考,当台湾一股脑地冲刺金融面数字时,主政者并持金融数据高呼“此乃政绩也”,最为根本的民生经济、就业问题、后疫情时代到来的经济冲击等问题,台湾政府准备好了吗?金融产业担任企业发展的银根支柱,但是当金融产业成为少数人把玩财务杠杆的工具时,社会财富又该如何重分配?经济发展形成越向上而富者越少的金字塔是常态,可忽视财富分配、迈向成王败寇的发展型态会是台湾之幸?信手对照1990年和2020年的金融荣景,无怪乎台股史上新高点也成了一列史上最无感的经济数字。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