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英文能改变台湾的经济结构吗

撰写:
撰写:

台湾“2021-2024年国家发展计划”于当地时间7月16日经台湾行政院拍板出台,这份计划将作为政府各部会的施政蓝图。计划中透露两项讯息,一是订定台湾未来四年的总体经济目标,包括经济成长率要达到平均2.6%至3.4%、失业率平均3.5%至3.8%及核心消费者物价指数上涨率平均1.0%至1.5%,并指出人均GDP将可达三万美元。

台湾国发会综合规划处长张惠娟于7月16日出席行政院会会后记者会表示,未来4年总体经济发展目标,以平均GDP实质成长率2.6%到3.4%为目标,人均GDP目标为2万9,006美元至2万9,584美元。(中央社)

除了订定发展目标外,另一个讯息则是将以投资、提振内需等方式带动台湾经济成长的模式。从该报告可看出民进党政府官员对台湾的前景充满乐观的态度,但是否真能照该规划般顺利进行、并因此前程似锦?

从该计划中可以看到,民进党政府多将重心放在内需部分,如公共支出、以及“5+2产业”等,对外贸易策略这块似乎在发展计划中着墨甚少。换言之,由于对外贸易更关乎国际地缘的政经博弈,台湾本身难以有效控制,政府能做的就是先把台湾内部处理好,以加强内需、政府投资与吸引台商回流。

不过,台湾官学界认为外部因素难控制,所以先处理内部问题的思路乍看之下没有多大问题,因为就像此次新冠肺炎疫情确实让全球许多国家体认到加强内需的重要性,但对台湾而言,光靠内需、政府投资是否就行得通?进一步言,光是从内需就想借此带动台湾的经济发展是否真的可行?还是只不过是犬儒心态?

行政院推出三倍券刺激消费,7月1日起开放实体券预购或绑定数位消费方式,图为经济部长王美花说明三倍券使用方式。 (中央社)

一切都必须回归到台湾的经济特质之上来看。基本上,台湾为外向型经济体,自1980年代开始,进出口贸易加总一直占了台湾GDP总额的主要份额,近十年中,进出口贸易总合更是超过100%,而民间消费约占GDP总额则是53%至55%左右。因此,综观台湾这40年来的经济成长,其动能多来自于外贸是不争的事实。

当然,疫情期间,民进党政府为了刺激内需消费也下了功夫,比如推出“三倍券”以振兴经济,台湾“中华经济研究院”便认为三倍券能给经济成长带来0.87%的贡献。但不容忽视的是,三倍券乃政府利用全民税金进行移转性支付,中间的行政成本达22.5亿新台币(1元新台币约合0.03美元),但它带来的效用就仅是一次性的刺激消费,能不能让经济活动回归到疫情前的日常,尚需要业者跟政府进行各种配套。

台湾为外向型经济体,经济成长动能来自于对外贸易,而最大的贸易伙伴为中国大陆,尽管蔡英文政府推动新南向政策,台湾对陆贸易比重仍高。图为2015-2017年两岸经贸概况。(多维新闻)

若将视角拉长,台湾民间消费确实存在成长空间,但消费跟民众薪资有高度正相关,如果民众处于长期低薪、或因经济不景气而导致就业市场不稳定,这都会影响到人们的消费动能。蔡英文政府对此可能会认为,通过政府支出公共建设、台商回流投资就能够带动生产链迁移,给台湾创造更多的就业机会,进而提升消费。尽管这样的思路与作法看似可行且正确,但不能就因此忽视对外贸易这个最主要的动能,让外贸带动台湾的内需与生产,才是良性的正向循环。

蔡英文政府力推台商回流,希望透过台商回流的投资动能成为带动台湾经济结构转型的关键作用。(Facebook@蔡英文)

事实上,民进党政府并非在对外贸易上没有行动,其所作所为包括试图与中国大陆经济脱钩、并推展新南向政策。可是,今日台湾的国发计划却退缩到以内需为主,这是否暗示上述这两个方向对台湾外贸而言行不通?

更进一步言,民进党是否将如舆论所说,走向日本“自民党化”?在经济政策上走向更为右倾的保守主义。虽然民进党政府对外接宣称要努力加入区域贸易整合,也不会主动切断和中国大陆间的经贸关系,可是在政治大于一切的考虑下,民进党仍有很大机会会选择跟随民粹情绪起舞,甚至放弃与中国大陆的贸易关系,但这就等于将台湾外向型经济最主要的动力自我阉割。

经济活动本是环环相扣的循环过程,当外贸生命线萎缩,内需又因为制造生产未获拉抬不见起色,民众消费意愿未见提升,台湾经济发展的未来很可能落得两头空。在这种状况下,谈什麽经济成长率、妄议人均GDP可达三万美元,都仅是华而不实的口号罢了。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