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维TW】社论:民进党“自民党化” 迟早会出事

撰寫:
撰寫:

先说结论,民进党正一步步走向日本自民党的窠臼,却不自知。

前民进党秘书长罗文嘉七月下旬接受台湾媒体专访,从民进党内的派系问题检讨到政媒关系,愧叹民进党已成世俗化政党,不再是当年那个在街头冲撞、充满理念的民进党,“迟早会出事”。

选后卸除党务、又一次远离核心的罗文嘉“其言也善”,尽管批评指涉主要冲着甫一落幕的民进党新一届中常委等党权力核心改选结果,但罗文嘉特意提及民进党过去有所谓坚守的价值与理念,尤其“党政军退出媒体”从来是民进党的长期主张,感慨如今都有物换星移之虑,点名民进党从政党文化、派系生态乃至政党价值,都已不再让他熟悉。

《多维TW》57期2020年8月刊新鲜出炉,精彩内容抢先看!

事实上,罗文嘉见微而不知着,民进党变了为真,丢弃了价值与理念也不假,唯民进党的变化并非一句“世俗化”足以评价,而是不自知也不自觉地纵容整党朝向“自民党化”的方向前进,既是“党内有党、党内有派”,同时转向了以商业利益为主导的保守主义经济路线,罗文嘉总结一句“迟早会出事”,一点都不言重。

前民进党秘书长罗文嘉在卸任后叹民进党世俗,没有价值,引起台湾政坛一阵讨论,甚有民进党立委称“一个曾经担任过秘书长的人,站出来说这些话,已伤害党也伤害自己”。(林仕祥/多维新闻)

像自民党不好吗?

自民党全名自由民主党,是1955年由日本民主党与自由党缔结“保守合同”所成立的保守主义政党,创党以来仅在1993年至1994年与2009年至2012年两度短暂失去政权,战后长期支配日本政治。同时,自民党重视民族利益和传统社会结构、种族观点,尽管不一定归属于极右派,仍不免被视为奉行民族保守主义的代表政党之一。

如果民进党有个“自民党梦”,能够坐拥台湾民族主义话语,辅以一党独大、长期执政的凌厉态势,想必是民进党人心之所向、梦寐以求。然而,当政治的狂想遭遇现实而逐渐褪色的之后,民进党大概只会发现,妄图长期执政的梦只能是一场梦呓、一无所有——所有的只有倾颓自民党符号之下的乖僻缺点。

撇除自民党自二战后长期执政的“辉煌”,剖析其内里恐非任何台湾人所想见。长期以来,自民党中央的权力不彰,由大老级政治人物各自组成的派阀进行彼此利益交涉是为常态,且由于选制因素,候选人面临竞争,多须向党内主要派阀输诚以取得支持,因此自民党自带金权政治的攻讦从来不减。

战后的日本政治发展几近由自民党一党主导,却也因自民党内派阀聚合而衍生诸多金权政治的困题。图为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于2018年9月20日以绝对优势再次当选自民党总裁,这是他第四次担任该职。(新华社)

另一方面,自民党对内的政策态度向来保守,长期执政的同义词,即是与日本财团相挂勾,形成“政治人物(政党)、官僚、经济界的铁三角”垄断日本政治,自民党以政策支持财团,财团则反馈提供大量政治献金为其助选,两者利益共生,致政府决策多护驾于利益团体所需所求,因此自民党也常被视为财阀政治的象征。

长期执政的“辉煌”至此倒成为了“户枢不蠹,流水不腐”的经典反衬,这在自民党身上见得,在过去国民党过去党国一体执政下“见怪不怪”,尔今挟台湾人认同陡升进而壮大的民进党,维持一段时间的执政优势或许难免,但日本自民党的个体病灶也正一点一滴渗透入了民进党的骨,只是自“反中”大潮后开始“顺风顺水”的民进党众,多只会见表面的喜,而不见个中的忧,实可谓台湾政党政治发展到头的一种悲。

解散不了的派系共治

解散不了的派系共治相对于总是定权威于一尊、宫廷政治意味浓厚的国民党,民进党向来以党内“大鸣大放”见长,根本的结构解释为派系丛生、动态平衡,进而共治党内秩序。派系共治是民进党政治文化的DNA,由来已久,合纵连横多年,非当年陈水扁一声解散令下可以扫入历史。只不过,党内各派既然可以合纵连横,意味着内部的分裂同是家常便饭,“党内有党、党内有派”之于民进党根本不是什么新鲜事。

这无怪乎每回民进党中央权力核心改选,如中常委、中职委、中评委等的竞争,总不免落得外界以什么派系是最大赢家,又或者哪些个派系合流、换票,甚至是哪个派系式微等的评论。就拿言说要“淡出政坛”的罗文嘉也要念兹在兹一番的新一届中常委选举结果为例,新潮流系囊括三席续享优势,(泛)英系与正国会各取两席,近年积极于民进党内扩张版图的海派,苏系和绿色友谊则各拥一席。其中,由于海派掌握了媒体资源,因而引得罗文嘉句句带刺地称民进党过去力主政治退出媒体,“现在反倒商业掌握媒体资源,再透过媒体来影响政治、参与政治”、“民进党一个派系的产生只是结果,背后更深层的问题是要检讨政媒关系”。

发迹于党外民主运动的陈菊,除了是民进党内的“老大姐”,同时也是民进党内最大派系新潮流系的主要领导人。(中央社)

“政媒关系”只是一个缩影,民进党当要注意与检讨的远远不仅止于此,只不过因为在党内派系利益互相倾轧、席席珍贵底下,所谓的检讨“政媒关系”,之于部份人等,或只是对政治敌手含沙射影的遮羞布,本质是为政争,无非是派系对于权位的原始渴求。至于派系间的合作,同金权政治的运作逻辑,说穿了也只不过是一念之间的事。

服从于保守商业利益

然而,要说民进党有着朝向“自民党化”的命途,单单谓其“党内有派”自是远远不及,至少自民党依奉保守主义是非常清楚且诚意十足,其以企业财阀为中心的经济逻辑并不需要对外遮遮掩掩。问题来了,料想民进党是不敢也没种坦承说出这一类的话。但事实上,有着二度执政经验的民进党很可能在经济上已先行一步实践其“自民党化”的皈依,例如民进党人政商关系错节、政策遇资本反弹“发夹弯”等屡见不鲜,一如派系争抢中央资源的渴求,过去曾有的政治理念早已烟消云散。

不管是“政媒关系”也好,“政商关系”也罢,除了派系个人为私利而逐的动机外,民进党集体无法从中回避的关键,也在于迟迟未取得与中国大陆的关系正常化。这将促使民进党在巧借、炒作民粹获得选票的同时,必要处理好与企业、大资本方的关系,结果只能是民进党在拟定各项政策时,不会与资本家利益逆向而行。

曾经被视为相对带有左派理念的民进党,在二度执政后,其经济政策已渐渐向资本利益靠拢,蔡英文第一任期内的《劳基法》修法损及劳工权益即是显例。(中央社)

相较于日本自民党服膺于财阀的利益,台湾虽还是以中小企业为大宗,但这些本土企业在代际之后,其政治认同早已是倾向于不同程度的独,利益与认同并行的结果,不见得“在商言商”买下两岸关系的帐。这使得民进党将能轻易地在政治与选票上收服这一群人,并无节制地遂行政治目的。因此,民进党没有条件成为如美国民主党这一类型的政党,只会深化其“自民党化”的节奏。

退一步言,不管民进党是否有其意志,为了确保执政延续,从曾经代表左翼、象征进步的光谱一侧,倒向成为以保守主义为本、奉商业利益为主导的政党,终究会是民进党接下来的不光荣转型。但这并不表示民进党得以同自民党一般,可以长期执政、高枕无忧。试想,台湾有条件复制日本保守主义的经济路线?对照台湾的经济增长与自身在工业及制造业的生产率,皆远远不到日本的水平。日本在战后的数十年间,铺垫坚实的经济基础,方致保守主义的经济价值取向在日本保有一定的市场。而台湾本身并不具备这样的背景,辅以民进党宁愿架空两岸关系不顾的政治决心,浅迭、外向型经济为体的台湾经济将毫无招架之力,这不是刚好,只是迟早。

尽管民进党搞经济不行,但民进党为了善理与企业家的关系,不假时日终将摆脱过往高举以社运、左翼这些曾经等同“民进党产”的价值,转身投抱企业利益,走向原始、世俗的保守主义经济,类似美国共和党,也类似自民党般。这不是在哪一个个人号召下,让民进党掀起是否朝向“自民党化”的路径发展,而是由利益交换的结构自然生成,这不仅无关台湾所需,也非台湾之福,罗文嘉那一句民进党“迟早会出事”,真的一点都不言重。

推荐阅读:

「版權宣告:本文版權歸多維新聞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