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谬怪诞的乳房政治学

撰寫:
撰寫:

国民党籍高雄市长补选参选人李眉蓁的婆婆,日前于造势场合助选时大赞李眉蓁的从政经历,并发誓自己说的都是真话,“如果说假的,胸部就变小”。这话一出引起绿营一片“物化女性”的批评,而另一边厢,民进党籍立委赖品妤PO出的一张“爆乳深V”照片却获得了广泛好评,也使女性政治人物的胸部成为议论的话题。

李眉蓁婆婆发出“说谎胸部变小”的毒誓后,泛绿阵营可说是骂声不断。民进党与时代力量的民意代表纷纷痛批这是女性的自我物化,是配合男性凝视来物化女性,陷入乳房迷思,简直是女性的“猪队友”。面对如此敏感的“女性议题”,国民党人士也显得相当尴尬,纷纷避而不谈,不愿对此发表意见。

民进党立委赖品妤在网上大方秀出姣好身材,广受网友好评。(赖品妤@Instagram)

其实女性政治人物的胸部成为争论的议题,在台湾早非首例。2003年时任立委的陈文茜被误诊罹患乳癌,当时陈文茜云淡风轻地表示“乳房只是女人的社交工具,处理男人与女人关系而已,割掉就算了”。而民进党立委蔡启芳听闻此言后与同僚戏称:“想跟陈文茜交际一下”,被媒体揭发道歉后,又于记者会上痛批“陈文茜读的书都到背部去了,背部装不下就装到前面,所以前面特别发达”,可说对陈文茜的胸部颇为针对。

再到2018年地方选举时,时代力量市议员参选人吴佩芸以泳装照做为广告牌宣传,不吝露出自己姣好的身材拉抬声势,却遭到民进党籍市议员何文海讥讽“既然都挂泳装广告牌了,不如把胸部也露出来给大家看”。此番言论引起吴佩芸强烈不满,愤而向警局提告性骚扰,何文海也为此公开道歉。

可以说不论蓝绿或政治立场,涉及女性政治人物身体的语言骚扰或歧视,的确仍在政治圈内层出不穷,胸部也似乎是个“历久不衰”的话题。回过头来看,李眉蓁婆婆的“胸部变小说”尽管只是一句玩笑,但确实十分无聊且低俗,但是否有如泛绿阵营所言的“物化女性”、“自我压迫”,恐怕仍有商榷余地。

国民党立委陈玉珍缓颊到外界应以南部的视角看待此事。(中央社)

批评声浪的主要说法,大多集中在不应拿女性的身体做文章,而其中把“胸部变小”作为赌注,不仅是在迎合男性的审美观,也是对女性的一种羞辱,变相对小胸女性进行了压迫,是一种自我物化、女人为难女人的行径。简言之,批评者认为此种说法是在迎合男性的胸部审美观,加剧了男性对女性胸部的指点凝视,且自己将女性的身体视为筹码与工具,是一种自我贬低的行径。

有趣的是,当民进党立委赖品妤PO出自己的爆乳照,而获得广大男性同胞赞赏时,却没有人会批评她将自己的乳房做为一种取悦男性的工具与筹码,反而认为这是“自己的身体,自己作主”的表现,他人无权置喙。既然如此,李眉蓁婆婆为何不能是以自身做为审美标准,认为胸大才是她认为好看的标准,而必然是为了“取悦男性”才发此毒誓? “取悦男性”与“自我做主”的标准应如何区分?若我们不会认为年轻貌美的女性PO出爆乳照是对小胸女性的压迫,又为何会认为李眉蓁婆婆“个人发的毒誓”会压迫到整体的小胸女性呢?

李眉蓁婆婆的言论无疑是降低格调,但泛绿阵营的排山倒海般的批评,其实也不过是“政治正确”下的见缝插针。在两性平权的观念与教育已逐渐成熟的台湾社会,高举“女性主义”的大旗固然能占据道德高地,但这些批判者的两面标准却又显得如此露骨,例如当国民党籍立委陈玉珍大赞赖品妤的身材好,青春无敌,并表示“自己改天也想穿穿看”的时候,网友们却排山倒海的哭喊“拜托先不要”、“衣服穿好”,如果这些人真的在意女性的身体自主,为何不能接受年龄与身材不符合社会审美价值的人穿上自己喜欢的衣服呢?

图为国民党高雄市长补选参选人李眉蓁(前左)身陷论文与胸部风波。 (中央社)

两性平权的观念当然要落实,就如同赖品妤可以大方展示自己的身体,他人也无权对此进行任何批评与骚扰。但我们总能看见政治人物、乃至群众展现出毫无底线的双标,对于符不符合主流美丑相貌,抱持着截然不同的视角与标准,只选择在对自己有利时高举“两性平权”、“女性主义”的大旗,对政敌进行严重的道德批判与指控。

说穿了,这本就是件无聊至极的小事,根本不应成为选择政治人物的任何依据,蓝绿两党对性别平权的意识向来也都劣迹斑斑,却能被这群号称“尊重女性”,实则言行不一的政治人物们疯狂炒作,成为台湾政坛争论不休的话题,也算是台湾政坛的日常操作。

推荐阅读:

「版權宣告:本文版權歸多維新聞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