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文哲求生记】马英九失败的“全民”路线

撰写:
撰写:

政党类型数以百计,其中“普涵型政党”(catch-all party,又称“全民政党”)曾活跃于上个世纪的美国,尤其是60年代。时值越战泥淖的美国虽然受反战思潮影响,社会遂衍生出不同的次文化,这并非社会的分歧,美国整体仍处在经济与政治的黄金发展阶段,普涵型政党有其立基的空间。

普涵型政党的生存时空

所谓的普涵型政党为学者克区海默(O. Kirchheimer)所提出的政党分类之一,意指为一种号称代表“全社会基础”的政党类型,该政党在提出意识形态要求时,并不会刻意强调某项社会特征上的差异,例如阶级,而试图用一种“囊括”的方式,将社会中所有不同的利益皆纳入其政策主张当中,以寻求最大程度的民意支持基础,故普涵型政党于选举时,往往会以“全民”为要求对象,如美国的民主党与共和党“传统上”即为此类型政党。

与普涵型政党相对的是“非普涵型政党(non-catch all party)”,同为克区海默所提出之分类,意指该政党诉诸选民的意识形态基础,是一种标榜“特殊社会特征”的政党类型,例如阶级、性别等。该种政党在提出意识形态要求时,往往会刻意强调一种特定的社会特征,此会反映在该种政党的政策主张上,通常会偏向于仅考虑具有该社会特征背景的选民,如劳工党、共产党等强调特殊社会特征者。

过去的美国环境,孕育了普涵型政党的生存空间,因普涵型政党本身强调全社会基础,这需要一个温和而不分歧的社会,才能给予普涵型政党一定的生存空间,普涵型政党常常采用“左右逢源”、“模糊性话语策略”等,此种模棱策略的奏效建立在“选民的不反感”。美国的两大党──共和党以及民主党,早期其实未有明显的分别,而从1964年后,美国出现以种族以及阶级为主的“非普涵化倾向”,有论者认为此间的分水岭为《民权法案》(开放黑人投票权)。南方保守的“白人”开始投给同样具有保守倾向的共和党,而南方“黑人”多半本就支持民主党,遂开始与自由派合流,形成现今的民主党支持基础。这样的发展让共和党及民主党在意识形态上逐渐分道扬镳,党派所属的议员沿着“政党界线”投票壁垒分明的情况渐渐常见,将美国整体的政治发展带往“极化”。

美国的非普涵化由种族开始,在历经2008年金融海啸、2015年难民危机,以及近两年中美贸易战带来的经济冲击乃至最新的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似较无普涵型政党的生存空间,人民对于政党“响应”以及“解决”重大问题的期盼开始增加──易言之,政党必须得在重大公共议题中选边站,不能再有模糊空间,甚或支持者会依着政党支持的“议题立场界线”进行“敌我之分”,具有相互“对抗”的倾向。

美国至少在重大议题上,普涵型政党没有闪躲的空间,那么台湾的政党发展曾经提供一定的空间,供温和的普涵型政党发展吗?

台湾的普涵 视议题而定

肇因于台湾特殊的政经情况,在蒋经国于1987年7月15日宣布台湾地区解除戒严令、党禁因此失效之前,受限于台湾有限的选举竞争环境,除国民党外,台湾基本未有严格意义的政党组织。民进党建党前,台湾民主运动人士一律被统称为“党外”,党外人士彼此或有联系的管道、组织政治活动的规划,但未具有严格意义的政党组织。

长期执政的国民党一直到2000年首次下野前,在议题上、意识形态上,并没有明显的普涵倾向,比如执政时推展核能发电厂的建置、统独立场方面则支持统一,于各重大议题面的原则皆有明确立场,当时的台湾社会也尚能接受,一来因是甫民主化不久,二来是台湾的整体氛围尚以经济发展为主要要求,政治面的“需求”刚萌芽而未“炎上”,故时有“国民党拚经济,民进党拚政治”的戏称。

到了马英九带领国民党重返执政的2008年,有鉴于陈水扁主政下的政党恶斗,马英九以“全民总统”为要求,希望超越党派,以全民福祉为施政方针,不仅目标剑指民进党选民,也同步将国民党打造成类似美国政党的“选举机器”,希冀能借这种政治操作,逐步消弭国民党来台后,赖以为重的“中央绑地方,地方绑中央”的裙带政治陋习。或许受美式政党文化影响甚深,马英九忽略台湾的政治文化终与美国不同,马与蓝营内部地方大老的关系恶化,亦影响日后党中央跟地方沟通的顺畅,和地方没有取得平衡的结果,造成往后国民党中央与地方的“断链”影响至今。

倘单就种族、阶级、社会福利及其所称代表群众的基础面向来看,不论是民进党、国民党抑或是时代力量等经过至少一次选举的政党,大多皆为号称自己为“代表全民”,至少就一般的议题并不会有明显分别。然而,由于台湾有特殊的统独与认同议题,一般的议题往往又搅和了统独进去,复杂化后又循统独的边界割裂社会,议题的讨论常被统独或其他政治说词(譬如“民主价值”)弄得“失焦”。如果从统独面向观,民进党、国民党、时代力量等,几乎可确定为“非普涵政党”,如民进党以“台湾价值”、“台湾民主”作为要求号召选民支持,时代力量大体而言跟着民进党拿香跟拜,国民党“传统上”的态度较为亲中,形成政党社会基础之不同。

国民党近期则将亲中态度转向,试图争取中间、甚至亲民进党的支持者,至于能否成功则是另外一回事。综合而言,不同国家政党的发展经验皆不相同,而台湾政党目前则是依照不同议题,可能视不同议题而具有“普涵”以及“非普涵”两种特质。下一个要问的是,民众党作为一个甫经过一次大选的新生政党,截至目前,民众党的立场、论述尚未有专属的定见,反而经常跟着倡议团体的步调走,或是循着议题追寻群众的最大支持,统独方面也未明确谈出看法,其党主席柯文哲不只一次的强调议题取向,民众党会是台湾“全然”的普涵型政党吗?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