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登辉逝世】 “国葬”的覆旗难题

撰写:
撰写:

李登辉紊乱的国家认同,让“国葬”要不要“覆旗”成了一项难题。(Reuters)

台湾前总统李登辉于当地时间7月30日逝世,享耆寿97岁。

李登辉在台湾掌权12年,台湾朝野各党派在其逝世后,对其“贡献”多持正面、肯定看法,其治丧事宜也由台湾总统府筹办,目前台湾各公务机关已自31日中午12时起降半旗致哀3天,并整理台湾总统府接待外宾的台北宾馆,自8月1日起开放民众追思,预定安葬于台军五指山墓园“特勋区”,台湾总统府表示其治丧委员会将由台湾副总统赖清德召集,并透露将比照“国葬”精神办理李登辉葬礼。

李登辉主政台湾12年,曾主张“统一是唯一道路”。(Reuters)

根据台湾内政部颁订的《国旗覆盖灵柩实施要点》规定,除现任及卸任正、副元首外,只有对国家、社会有重大贡献,由台湾总统明令派员治丧者;获颁勋章者;获颁功绩奖章、楷模奖章者;获国家明令褒扬者;入祀忠烈祠者;及因公殉职、为社会公义牺牲及在专业领域有特殊贡献者经主管机关证明者,才有资格提出申请,获核可后才能以“国旗覆棺”。

简言之,“覆旗”仪式确是国家赋予个人的“荣典”,放诸四海皆准。2017年3月逝世的台湾前副总统李元簇,2019年1月逝世的前海基会董事长江丙坤及不久前刚逝世的台湾前考试院长邱创焕,其葬礼上均有“覆旗”仪式以显其哀荣。

不过,对于“国家认同”紊乱的李登辉来说,“覆旗”与“不覆旗”之间,也如同李登辉生前从“统一是中国唯一的道路”到逝世前出席“喜乐岛联盟”成立大会,力挺“正名、制宪”、“独立公投”的“应时而变”,可以有多样解读。

最不折腾的方式,就是李登辉的家属接受“国旗覆棺”荣典,不顾李登辉曾经说过“中华民国已经名存实亡”、“非正常国家”等话语,行礼如仪的将葬礼办好。然而,这种方式,对至今仍相信“正名、制宪”才是正确道路的“独派”来说,则不啻是对李登辉的“身后刑”,不但不是“荣典”,反而是种“耻辱”。

李登辉对建构“台湾主体意识”及推动“台湾国”有重大贡献,可能的话,对“独派”来说,李登辉的棺木应该覆上的“国旗”,当是“独派”于2017年世界大学运动会于台北市举办时特制,原本要用来向中国代表团示威的“台湾国”旗帜。

李登辉卸任后,多次发表“媚日”言论,部分台湾人民视其为“叛国贼”。(中央社)

当年的蔡英文与柯文哲同意“青天白日满地红”国旗进场,不准“台湾国”旗进场,而今蔡英文主动执起中华民国国旗、唱起中华民国国歌,若真有“覆旗”仪式,也绝不可能是“台湾国”旗帜。

还有一种可能,就是李登辉的遗属放弃“覆旗”荣典,如同台湾总统府秘书长苏嘉全2017年担任台湾立法院长筹办“双十国庆”庆典时,在邀请函、证件制作皆极力淡化“青天白日满地红”及“双十”符码,以“国旗存在心我们心中”答复各界质疑一般,李登辉的“国葬”若没有“覆旗”仪式,其实不必太意外,将其视为李登辉“脱古改新”的一环即可。

真正必须要思考的是,台湾政治人物与人民为何要折腾于“国庆有没有国旗”、“国葬会不会覆国旗”这种议题,始作俑者正是将个人意识形态置在台湾前途之上的李登辉。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