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贪污 你OK” 时代力量如何恶心台湾民主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台立法院爆发立委集体收贿案件,共6名现任及前任立委疑似卷入SOGO经营权之争并接受贿赂,金额自200万新台币(1新台币约合0.03美元)至2,000万元不等,全数近4,000万。检调单位经长年搜证后,于当地时间7月31日展开大规模搜索,并向法院声请将涉案立委声押禁见。

这起SOGO经营权弊案涉及层面极广,包括国民党籍立委陈超明、廖国栋、民进党籍立委苏震清、无党籍立委赵正宇、民进党前立委陈唐山及今年刚卸任立委的时代力量主席徐永明都牵涉其中。而这起不分政党、不论前后任立委集体收贿的弊案,创下的不仅是台湾首次多位现任立委遭声押的纪录,更是台湾民主走向“只求反共、不问是非”的极端道路时,必然会发生的唏嘘结果。

台北地检署侦办立委涉收贿案,指挥调查局兵分65路搜索,并约谈6名前后任立委等63人说明,时代力量主席徐永明清晨到北检应讯。(中央社)

只要打退共产党 贪污也能接受?

此一弊案爆发后,一个坐拥17万粉丝的绿营侧翼粉专“只是堵蓝”留言表示:“我的标准很简单,只要能打退共产党、让人民安居乐业、守住疫情、处理党产、年金改革、维持台湾民主自由主权性,这种人贪污我可以接受,但在那边背刺不帮忙,我一定打死你。”言下之意除了替民进党立委脱罪外,更暗指“背叛民进党”的时代力量同时也背叛了台湾民主,其收贿行为才是罪不可赦。

此番为贪污“公然辩护”的言论,引起了国民党市议员徐巧芯的不满,批评原来在绿营看来,只要“颜色对了,贪污也没关系”。而“就是堵蓝”虽然紧急转向痛骂涉嫌收贿的民进党立委苏震清,但仍不断强调“不要毁掉蔡英文和民进党其他人的努力”,仿佛这起贪污案与民进党毫无瓜葛,其切割意图再明显不过。

而绿营支持者们也因此跟徐巧芯展开一番唇枪舌战,其辩护之词也大多如出一辙,在表明“收贿就是垃圾”的同时,也不断要求徐巧芯必须谴责国民党涉及收贿的立委,更多人甚或贴出国民党涉嫌贪污的纪录,意图以此证明“国民党更会贪污,民进党算好的”,似乎只要别的党也会贪污,那民进党就是值得原谅的。

这样的论调看似可笑,却又如此真实与无奈。许多泛绿支持者确实抱持着“万般皆下品,唯有反中高”的思维判断政治,只要是宣称反中的政党,不论其行为多么可耻、如何伤害台湾民主,这些人都能毫不犹豫地给予支持。其辩护之词也始终如一:“别的党也会贪污,民进党至少还反中”,彷佛清廉已不再是要求政治人物的最低标准,而是可被容忍接受的现实,只要贪污者足够“反中反共”。

知名绿营侧翼粉专在响应网友时表示,在符合特定条件时可以接受贪污。(Facebook@只是堵蓝)

没有公平正义的民主

各党各派都会贪污,绝不代表能对此冷感甚或容忍,民众的反应或许有一丝“天下乌鸦一般黑”的无奈,却也是民主在“反共”之路下走向狭隘的悲哀。不论任何政权或体制,其之所以能维系与存在的正当性都建立于提供民众美好的、公平的、有尊严的生活,专制体制如此,民主体制亦然。然而不论是民进党或国民党执政,他们有没有将台湾打造成一个公平正义的社会?高官们位高权重却贪污腐败、尸位素餐,又是不是公平正义的表现?当然不是。民众理应对此感到愤怒,2008年的民进党也确实因为陈水边的贪腐而跌至谷底,2016年,国民党也因纠结于经济数字,未能将两岸红利转化为分配正义而黯然下台。

然而,在去年民进党的多方操作下,民众的激情与恐惧同时激发,“抗中保台”成了第一要务,全然忘却蔡英文当初是如何趁着“公民觉醒”的浪潮、又是背负着怎样“公平正义”的期待上台,2018年的选举又是为何令人如此失望?如今提起民进党上台前的承诺与保证,却只会得到理直气壮的反驳:“国家都要亡了,你还跟我扯那些?”

的确,与“国家存亡”相较之下,贪污也不过是“小事一桩”。于是民主的目的只剩下“反中反共”,而不再是追求“自愈与自我纠正”中不断进步,民众生活的好坏与民主无关,也与这块土地的发展无关,更不用奢望任何公平正义的实现,因为这已不再是台湾民主的目的。其实若果如此,台湾民众大可不必坚守所谓的“民主自由”,戒严时期的威权体制,岂不是更能强硬抵抗对岸?

但说老实话,民进党的贪腐早已不是新闻,这也是为何其支持者们还能表现得如此理所当然,仿佛收贿是天经地义,毕竟就如民进党市议员王浩宇所言:“民进党从没说过自己道德标准高”,所谓“清廉、勤政、爱乡土”也不过是一块高挂在墙上的匾额,绿营早习惯以“大家都烂”来自我安慰。相较于早已“世俗化”的民进党,此次受伤最重的,无疑是打着“公平正义”旗号的时代力量。

时代力量向来主打跳脱蓝绿新政治的清新形象,如今却也深陷贪污丑闻。(中央社)

时代力量终究浸入政治染缸

根据网络数据的声量统计,此次风波中无论从 #GoogleTrends 、Google SERP、或是新闻数量的声量分析来看,在中国国民党、民主进步党、时代力量、台湾民众党四个党中,因为受贿案造成的声量起伏,最大的是时代力量。民进党的声量虽有部分影响,但舆情讯号反而不强烈。时代力量本来的声量相对弱势低迷,但徐永明声押禁见之后,从各种声量工具来看,都是爆量的负面讨论。

时代力量当初之所以能在台湾政坛崭露头角,无疑是源于台湾年轻族群对于蓝绿恶斗的厌倦、对于政坛迂腐败坏的厌恶,而时代力量给了不少年轻人一个想象,认为这个新兴政党是干净的、清新的、充满理想性的,不会落入与传统政党同流合污,而是跳脱政治利益,真正能为公平正义发声的政党代表。

然而时代力量显然辜负了此些期待,不仅无法跳脱将台湾前途与“反中”挂勾的循环,更拔不掉以“保卫台湾”撷取政治名声的魔戒。醉心于政治利益的时代力量自然无法为公平正义发声,在反中大旗面前亦无可避免地沦为“小绿”,有些人干脆直接跳船向民进党靠拢。这些人为何要离党?难道是比起时代力量,民进党的理念与他们更相近吗?当然不是,所有人都心知肚明,因为民进党能给更多好处。

说到底,在利益面前,反不反中都只是一块遮羞布、一出在支持者面前上演的好戏,下了台,如何在金钱与权力中分赃,才是政客们最在乎的事。时代力量向来以“保卫台湾”与“进步价值”自居,其党主席徐永明甚至曾提出“当选人若涉嫌贪污犯罪,推荐的政党应该连带处分”等要求,其支持者也大多自诩抱持着较高的道德标准,认为唯有支持时代力量这种第三势力,才能在“保家卫国”与“公平正义”间做出平衡。如今党主席徐永明涉贪,也不过是以最讽刺的方式,残酷的展现政治现实的一面。

台湾人可以对此感到失望,但却不应该对“贪污”感到麻木,甚或以“哪个党没有贪污”来合理化这些行径。政客们之所以如此明目张胆,上位者之所以能如此放任下面的人胡作非为,无非是抓住这种无可奈何的心态,认为只要高举“守护台湾”的旗帜,一切贪赃枉法都不会受到选民制裁、都能在“反中大业”未竟前被原谅,只要“革命尚未成功”,这台提款机便永远取之不尽。

台湾人应该要为此感到愤怒、要对政治人物提出最严苛的批判,否则若民主真的沦落到只剩反共,只剩下以进步价值包装的贪污腐败,那究竟还有何值得留恋与骄傲之处?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