扛着民主反民主的台湾政坛

撰寫:
撰寫:

台湾时代力量党主席徐永明、民进党立委苏震清、国民党立委廖国栋和陈超明日前爆出卷入受贿案。民进党方面苏嘉全为免受贿疑云延烧至己,迅即辞去台总统府秘书长职位;国民党主席江启臣则说出重话,绝不容忍从政同志贪腐。时代力量的动向最为有趣,迅即发出声明,即刻停止徐永明党权,并由另一位曾与徐同台角逐主席宝座的邱显智担任代理党主席。

对比徐永明如今的下场,徐在自个儿脸书(Facebook)粉丝专页2019年12月17日的发文成了他今日下场的最佳讽刺。他称,“先前韩国瑜被质疑帮岳家乔砂石案时,呛声若有‘贪污就关到死’,结果立法院院会表决提高贪污犯的假释门槛,国民党却集体逃跑缺席。难道国民党委员不认同韩国瑜的说法吗?说一套做一套,根本是陷自家总统候选人于不义!过去许多有权有势的贪污犯坐牢没多久就申请到外役监快活,或是轻易假释出狱。甚至透过立委关说、施压,影响假释的审核与进度。……司法改革的脚步不能停,2020要让时代力量继续留在国会,扮演改革推进器的角色,实现符合台湾人民期待的公平正义。”

如时代力量这类高举高道德要求,自诩捍卫进步价值、站边弱势的“伪.左派”,一旦道德外表不再,其反作用力将会远超过一般被认为右派的政党遭爆贪腐时。原因在于,这类伪左派很大程度的满足一般人民对政治的“想象”,譬如希望政治清明、贤明者从政、道德施政等“幻想”,在许多议题上都抢占道德制高点,于是乎人民对他们有了“期待”,期待越大、失望越大。欧洲许多左派或自诩为左派的政治团体、人物之所以消失于政坛,亦是因为此类情况;特别是在他们无法做到给予人民的政治支票,抑或是如同台湾正发生的贪腐疑云出现之时。

举此次徐永明涉嫌收贿为例,徐收贿发生在他担任立委之时。一般来说,拥有立委身份才会有人想要行贿,因为立委手上才有权力,故徐也依着立委在市场上的“价码”收了一定数目的贿款。右派主要提倡回归资本和市场,政府不要介入太多,让人有官商勾结的印象;但是往往实际情况证实,这种伪左派反而才是真真正正的市场派,清楚知道自己当权后,在市场上的价码位于何处,一切由资本说话。

而时代力量之流,前身又是一群基于共同敌人──国民党在前,在民进党大伞庇护下,运用社会运动包装自身政治野心和欲望的人。尔今,国民党已被打垮,躺在路边喘息,民进党同时占据行政立法的优势,时代力量又于2020年躲过泡沫化危机,取得三席不分区立委。这种权力与资源的丰厚,在具有街头抗争狼性的人面前,道德外皮被撕毁而显露出贪婪是迟早的事情。毕竟在台湾社运界,表面上的团结靠的是“共同敌人”,当共同敌人消失,自家人转头挥刀向自家人是常有的事情,在台湾社运界是屡见不鲜。

时代力量的切割之快速、切割之无情,恰巧曝露的正是上述的如狼本性。政治权力也好,利益资源也罢,皆犹如照妖镜般,将这类大奸似忠、大伪似真的“假货”面貌,照得一览无遗。讽刺的是,嘴上常挂“民主价值”、心中常想“民主自由”的台湾人,在当前社会主流氛围之下,对于这类道德假货的标准,竟轻易地被“反共”或“反中”等情绪动员而转移焦点。或许对固守一党利益且政治正确至上的的部分台湾选民来讲,从政者的道德并不重要,政治正确是原谅的立场,绿黄都是原谅的颜色。倘被817万人认为是民主捍卫者的人搞出贪腐,于私德、于公德禁不起检验,他们心中的民主会是“严格意义上的民主”吗?道德外皮下的贪婪,政治权力都将使其曝露无遗,民主亦不过是手中玩物而已。

推荐阅读:

「版權宣告:本文版權歸多維新聞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