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登辉到徐永明 金钱腐化的台湾民主

撰寫:
撰寫:

近日台湾爆发立法委员涉嫌收贿贪污的丑闻,涉嫌贪污者涵盖蓝、绿两大政党,还包括宣称要有别蓝绿,打着“公平正义”旗帜,经常揭弊打贪的小党“时代力量”,叫人不禁发出“天下乌鸦一般黑”的感叹。

台湾检调在7月31日兵分65路搜索并约谈涉嫌行贿、收贿的企业主和立委。涉案立委包括国民党籍立委陈超明、廖国栋、民进党籍立委苏震清、无党籍立委赵正宇、民进党籍前立委陈唐山及刚卸任的前立委暨时代力量党主席徐永明。图为台湾检调进入涉案立委办公室搜查带回相关物证。(中央社)

据台湾检方调查发现,有四名的现任立委、两名前任立委涉嫌收贿,有五人曾介入台湾知名百货“SOGO”的经营权之争,涉嫌替给付贿赂的资本家,推动《公司法》修法。为此,贿赂的金额自新台币数十万元(1元新台币约合0.03美元)到上千万元不等,收贿最多者为收贿新台币2,000万元的民进党籍立委苏震清,令舆论哗然的收贿者则是曾公开喊话要把“贪污犯关到死”的时代力量前党主席徐永明。此外,检方在调查此集体收贿弊案时,也意外发现,现任无党籍立委赵正宇涉嫌为殡葬业者在“国家公园”的土地利益关说、施压行政部门,宛如电视剧情节,检方更在其家中搜到了新台币近千万元的现钞。

这宗大阵仗动用7名主任检察官及27名检察官侦办的台湾官商贪腐案,最后会否“雷声大雨点小”?是否只是配合民进党党内肃清不同派系敌人的“宫廷权斗”戏码?台湾全民都睁大眼睛在看。

不论如何,这宗民代收钱办事,几乎可谓是“人赃俱获”的贪腐弊案,无疑是台湾民主政治的一大污点,但任何“毋枉毋纵、严惩严办”的呼吁及反省,都仅是在确保道德的最低底线,不致每况愈下。

假如台湾社会认同,民主不该只是四年投一次票的“选主”权利,而是要能反映庶民利益的政治制度。那么,社会大众就必须借此政商间赤裸裸、手段拙劣的贪腐恶行中,认知到此事绝非是“特例”,而是台湾民主代议政治内生的结构性弊病。这亦是台湾政治民主化以来,鲜少被社会严肃诘问,并深刻反思的一大“民主课题”,即在政治威权退位后,是谁成为实质统治台湾的力量?而现行的民主政治体系,又是依据什么原则运作,为谁效力?

此次被揭露的贪污弊案,由于有相对明确的对价关系事证,因此行贿、收贿双方都有机会被以贪污治罪、交付贿赂等罪行,予以法律的制裁。然而,为人所不察,且难以被检调查缉,或受到既有法律定罪的是为金钱力量、资本利益所僭越、腐化的民主体系。

综观近30年来,台湾在民主选举运作下的政治、经济规则,并没有回应广大庶民需求,而只图利于财富顶层及资本家,例如替富商巨贾不断减免税赋、拒绝平抑房价、弱化法定工时管制等“民主成果”,对照财团、利益团体在选举时对各大政党和民意代表的合法政治献金“投资”,以及整个政商互利共生的社会结构,这一切,难道不是某种集体的“结构性贪腐”吗?

台湾的民主政治是如何为“资本霸权”所绑架,其实只要检视台湾政治人物动辄成千上亿元的选举费用,而谁在为所费不赀的高昂“民主”游戏埋单,这之间钱权缱绻交错的关系,便不言而喻。而资本和金钱的力量是如何扭曲经济、牺牲环境和劳工利益来集中财富,具体案例罄竹难书,族繁不及备载。远的不说,只要看看民进党全面执政的这几年来,他们在进步民生法案的表现,就一目暸然。

举例来说,为了保障资本的利润要素,尽管蔡政府口中说着“劳工是心里最软的一块”,但到头来,还是延续马政府的缩减法定假日政策,并更进一步修恶《劳动基准法》,弱化对劳工的保障。此外,在保护天然矿产和“居住正义”议题上,蓝绿两大政党更是合作无间地为特许财团和房地产商效力,总是联手否决保护台湾天然资源及抑制房地产炒作的立法,出现在政府治理机制中。

此次台湾爆发的立委集体收贿弊案,绝不会是“史上”首次的案例,而利用职权“图利社会少数”,被金钱、资本给奴役、腐化的政客恐怕也不会仅限于这六名政客,政坛上多的是手段合法或更高明的“利益输送”。而政治贪腐的问题,也已非政客“道德沦丧”足以形容,或轻易诉诸道德感就能够根除。

如果人们内心的民主价值,是要能实现公平正义,反映庶民利益,而非向“钱”看齐,由资本来主导政治、经济规则,那么台湾社会就需要有更多对于现行民主制度的反思,并借集体的智慧和进步的公民力量来制衡、重构这个为资本霸权所独占、腐化的失灵政治体系。

推荐阅读:

「版權宣告:本文版權歸多維新聞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