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老李登辉”看香港的“小李登辉”

撰写:
撰写:

第一次“接触”李登辉是1994年读到司马辽太郎为他做的访问,认定他是一个奸诈、狡猾而且危险的政治人物,只会引领台湾走向“台独”,在《明报》社论发表了对他的严厉批评。几天之后在飞往北京的航班上,遇上时任新华社香港分社副社长张浚生,谈起这位台湾总统,张浚生认为我的批评太过了,当时中共对他显然还有一丝幻想。

李登辉去世了,而台湾今天已经不再一样,内部严重分裂是它的政治现实,两岸人民对统一的认知也发生了转变。数百万台湾人与内地关系紧密,不是在内地读书或就业,就是配偶来自内地,频密往返,很多人甚至以内地为主要居住地;企业之间的交往也已经无法分割,大多数台资已是“红色产业链”的一环,凤梨是台湾水果最大的出口种类,有97%出口到大陆,而台湾超过40%总出口的目的地也是内地。

然而,在李登辉主政年代出生的台湾青年,他们今天的主流意见却是两岸区隔,认为两岸“一边一国”,虽然没有人知道它如何实现,但就是坚持这样的认定,而且通过网络手段攻击不认同他们的观点。台湾政客很懂得利用民粹手段争取选票,民进党是操弄舆论的高手,这种“主流”民意自然让它成为获益者,不断暧昧地以“维持现状”、“中华民国台湾”等不伦不类的政治呓语,蒙蔽那些凭着感觉往前走的“觉醒青年”。现实上这种偷换概念是奏效的,至少蔡英文已经连任台湾总统,民进党第二次完全执政。

7月30日,台湾前总统李登辉于台北荣民总医院离世,终年97岁。(美联社)

香港有一堆“小李登辉”

无论台湾未来如何发展,“两岸统一”都是唯一的终站,究竟通过和平还是武力手段,或许只在政治家的一念之间。如果能够实现和平统一,必然是因为政客们失去了玩弄民意的本钱或土壤,它最符合两岸人民的利益,就好像当年英国政府不在香港回归问题上故弄玄虚。如果要通过武力手段,那是中国人的“不幸”,但承受最严重后果的,一定是玩弄政治的政客,他们将会被法律和政治消灭在历史的进程中,成为两岸人民“不幸”遭遇的祭品。到时候,香港人必将为香港不用经历这种灾难而感到欣慰。

可惜,近年香港也身陷相类似的政治“不幸”中。我们没有“李登辉”,而是有一堆“小李登辉”,他们以为可以依靠狡辩和野蛮的勇武行为,让香港发生自己想象的政治变化。不过,“小李”们没有“老李”的本事,无法像他那样长年潜伏在国民党的封建体制之内,伺机而动。在香港的无序和躁动中,“小李”们早就将自己的弱点完全暴露,中央政府不需要用上武装力量,更不用出动航母与导弹,只需要动动手、预备几份文件,就将其中的“港独”轻松取缔,更将幻想自己是李登辉的无知政客逐一从体制内撵出去。

香港政治的躁动当然不会就此消失,其他问题也不可能就这样解决,但那些在过去二十三年里一边抨击中央政府“专制”、一边以为可与其一搏的“冲冲子”,到头来是自取其辱,一败涂地。这是因为中共的城府够深,还是抗争派根本不知道自己有多少斤两?看得清的事实是,他们以为可以狐假虎威,仗着英美的撑腰和街头暴力壮胆,在香港事务上高谈阔论、装腔作势,其实只是“鼠假狐威”,站在后面的甚至只是狐狸的影子。这又能怪谁?恐怕只能怪自己就像漫画中的虚幻角色,本以为是飓风,最后连作为让人伤风感冒的一抹秋凉都说不上。

政治是权谋,是力量之间的博弈,这是政客应有的初阶认知。没有人可以快速成为政治天才,权谋和力量并非与生俱来,必须通过浴血沙场的考验和实践积累,才能真正获得;就算是天生丽质,如果不知道如何呵护,很可能只是霎眼娇。当我看见美国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摆足姿态接见罗冠聪,心里一阵感触又一个无知“小女子”自以为天生丽质,连被狡猾的政治流氓“调戏”都不自知。为什么年轻人如此容易被伟大谎言所迷惑,连高高翘起的狐狸尾巴都看不见?可是,当上了年纪的政治人物亦同样愚蠢,我们又如何怪责年轻人?或许陈方安生和李柱铭等应该坦诚告诉后辈,自己花了几十年去讨好这些外国政客却依然一无所获,年轻人应该更有智慧,比老一辈更早察觉到在关怀和微笑背后的阴谋和蹊跷。

台港都沦为美英棋子

台湾和香港有很多相似的地方,却不完全一样。如果英国人真的认为几份不平等条约是有效的,就不应该“离弃”香港,而是应该一如当年不远千里,动用军队和战舰“光荣”地保护靠近阿根廷的马尔维纳斯群岛(Falkland Islands)。然而,当撒切尔夫人(Margaret Hilda Thatcher)在人民大会堂被邓小平训斥之后,她也只能坦诚告诉香港人,大英帝国必须离开这个自己用枪炮霸占的地方,可耻的是这些道貌岸然的英国绅士当年连让普通香港人移居英国的姿态都吝啬。

美国人对台湾一样虚伪,他们首先断绝台美关系,现在却猫哭老鼠,将话说得漂亮,一些政客开始摆摆“协防台湾”的姿态,但绝不提出派兵驻守,更不会像北约那样,出钱出力。既然如此,蔡英文是“吹着口哨走夜路”,还是也被美国人欺骗了?我对这位总统的“忍辱负重”总有些许怜悯,明知道是在被美国政客玩弄,却无法不配合演好这出戏,或许她的要求只剩下要保住总统大位以及无数党内同志的荣华富贵。

香港抗争派的“国际线”何尝不是如此,他们真的认为英国和美国会为了保护他们的利益,不惜与中国撕破脸吗?西方国家只是在那里虚晃一枪,为的是做好围堵中国的大戏,转移自己国内民粹力量的视线。美国珍惜出售大豆和玉米的机会多过香港抗争派的命运。西方国家或许会欢迎几个或者几十个香港“政治犯”做自己的花瓶,除此之外,年轻的抗争派从狡猾政客手中能争取到什么?他们是否应该稍作检讨,不要到最后“赔了夫人又折兵”?

最近一个多月香港发生了不少事情,《港区国安法》的制定,让一众“自决”、“港独”组织实时解散,抗争派还未意识到发生什么事,继续在炫耀“墨落无悔”,结果是“竹篮打水一场空”,参选立法会的念想短短几天就被蒸发掉。就好像李登辉苦心营造的台独生态即使已经成型,但完全执政的民进党也不敢为自己念兹在兹的“台湾共和国”正名,只能每隔一段时间空喊“东奥委会正名”、“华航正名”、“护照正名”,继续操弄民意,继续蹉跎台湾的岁月。李登辉活了足足97岁,却连一个台独愿望都没有实现,但他算是幸运的,至少不像香港的抗争派,“35+”的揽炒大计一转眼就被中央一纸公文变得“灰飞烟灭”?

《港区国安法》的制定,让一众“自决”、“港独”组织即时解散。(HK01)

狡猾的里根荼毒了美国

在记忆中,比李登辉还狡猾的政客还有一个,就是被保守派共和党人高度赞誉的美国前总统里根(Ronald Wilson Reagan)。他被视为斗垮苏联的民主斗士而闻名于世,但在美国,一些人认为“里根经济学”才是他万世流芳的政绩。事实上,如果没有戈尔巴乔夫(Mikhail Gorbachev),美国或许还在继续与苏联这个冷战对手周旋。对历史稍有研究的人都知道,戈尔巴乔夫是苏联瓦解的始作俑者,真正打倒苏联的是它自己的横征暴敛,美国没有那个本事,里根只是刚好在场的旁观者而已,但一个在雨中路过的骗子竟然让遭受干旱的人们相信他为世界带来了雨水。

狡猾的政客当然熟悉如何收拾残局,窃取时势为自己提供的机遇。里根经济学更是穿着经济外衣的政治噱头。它是今天美国过度金融化和严重分配不公的结构性源头,美国的次按金融风暴,以致到今天依然无法摆脱的债务陷阱和严重的产业失衡,都可以从这种经济思想中找到土壤和理论虚构。特朗普(Donald Trump)和小布什(George Walker Bush)只知道用减税和印钞来解决经济问题,民主党的克林顿(William Jefferson Clinton)和奥巴马(Barack Hussein Obama)对此更是毫无认识,继续巩固去工业化的恶果,这都是里根经济学的遗传。

一直以来,少有学者会如此评价里根经济学,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斯蒂格利茨 (Joseph Stiglitz) 就是寥寥无几的一位。近年一批反对放任市场和重视分配的经济学家终于冒起,左翼经济思想在美国开始普及,特别在年轻人群体中得到回响,他们强烈呼唤公平正义。

为什么狡猾政客的恶劣行为如此难以被发现?是因为他们懂得欺骗,还是人民实在无知,看不透政客的伪装,抑或自甘被利用?李登辉今天甚至被冠以“民主先生”的美誉,里根也算得上是受到极高荣宠的美国总统,香港抗争派也收获不少年轻人的支持。他们虽然各有不同,却同时被带上光环。讽刺的是,这个光环就好像教堂里蜡像头顶的光,根本不代表什么,与小说家的创想无异。“推翻”极权和“再造”繁荣的里根、为台湾“开创”民主的李登辉、为香港人“出了一口怨气”的勇武抗争派,他们“成就”的共通之处就是与人民生活毫无关系,而且撕裂了社会、留下了恶根。这就回到一个根本命题,从政者的目的究竟是什么,他们跟科幻小说作家提供的服务是否应该有些分别?

治理才是从政王道

香港的问题是多样的,但核心只有一个,就是开创一个能够为香港人生活提供保障和发展机会的环境,不只是为年轻人,而是要为所有人;年轻人的问题更为突出,更不容易解决,所以更易突显。过去好几年的政治斗争让我们真正看到曾经被忽略的社会不公、怨恨和愤怒,中央最近频频出手,看似有效打击了毫无结果的港独和街头抗争,让它们偃旗息鼓,但如果不能将社会焦点转移到公平正义之上,继续像过往那样,只是口头的、走走过场的改革,如何严厉的打击都只能治标不治本、"冲冲子"又会卷土重来。香港的社会冲突绝非偶然,更不是因为香港人"食饱饭、无嘢做",而是因为"食唔饱",年轻人直肠直肚,是怨恨的放大镜,很可惜他们应对的手段是错误的。

很多人说,如果中央用同样的果敢措施让香港社会发生改革,如指令香港政府改弦易辙,将民生政策、社会公平正义放到首要位置,必然会一石二鸟,既解决了政治纷争,还可以让社会复归和谐;既缓和了"两制"矛盾,还可以重建"一国"认同。然而,如果什么事情都要中央代劳,香港追求的高度自治是否还存在?老实说,我无法相信港府能够解决香港面对的问题,这不是对能力的评价,而是这个政府连正确的认识和启动改革的魄力都没有。就好像抗疫一样,香港当然做得到,但最终还是要中央出手,它成为无奈之中的唯一选择,因为港府官员缺乏承担。如果香港继续沉醉在杂乱的虚幻想象之中,继续在漫画书中寻找自己的角色,港府继续缩手、中央持续出手,这确实不再是"港人治港"。话虽如此,政治场域的风雨交加既可以是混乱,亦可以证明香港人决心求变,只要将横冲直撞、和勇不分的无意义躁动转化为坚持改革、理性抗争,找到出路并非如此艰难。

香港人都知道中美之间正进行世纪大斗争,有机会发展为一场冷战。冷静的人看得见,当美国总统和国务卿不断叫嚣着制裁中国、禁止TikTok经营、从德国撤军等不知所谓的政治妄言,中国政府却积极而谨慎地恢复经济,包括启动2035年远景目标的规划。数据告诉我们,美国经济第二季度下滑超过32%,相对于中国增长的3.2%,现实比较再次证明专心于治理比虚幻而嘈杂的政治更来得现实。当两种情况都活生生呈现在我们面前,香港人究竟应该选择什么其实并不困难。希望在政治争吵尘埃落定之后,中央政府、香港政府、城中各路政治力量、社会精英能够反思香港前路,不要继续让光阴流逝,而是要下定决心,坚定地推动改革,实现绝大多数香港市民心中追求的改变。

(本文转自香港01)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