吁加强台史教育 台立法院长掩饰不了的政治动机

撰寫:
撰寫:

台湾立法院长游锡堃在院内推动台湾史教育的进修,当地时间8月3日“109年度职员教育训练—台湾史硕士学分班”开课并举行始业式,然而游锡堃在其中的致词,却反映出开办这类“进修”的当事人,具有很强大的政治动机。

据台媒中央社报道,8月3日的始业式中,游锡堃致词指出,“古语云亡国必先亡史,历史亡了,国家就危险了,所以台湾应该要加强台湾史教育,台湾要成为一个正常国家,如果对历史不了解,这样国不成国”。此番话显然透露,游锡堃希望加强台湾史教育,是因为“亡国先亡史”,换句话说,不亡史也带来不亡“国”的可能性,就游锡堃长年主张两岸“一边一国”的态度来看,台湾史教育显然被当作实践台独意识形态的工具。游锡堃还表示,“以史为鉴,可以知兴替”,当然要了解台湾过去为什么跟很多国家打仗,为什么会被殖民这么久。

台湾立法院长游锡堃借用清代学者龚自珍以及唐太宗的话,强调“亡国先亡史”、“以史为鉴,可以知兴替”,因而台湾史教育很重要。(中央社)

台湾史的教育的兴起,其实还与游锡堃有关,他在台湾民主化初期担任宜兰县长时,于1990年率先实施“母语教育”、编纂包含“兰阳地理”与“兰阳历史”的“乡土教材”,这并影响到李登辉执政后期1997年全台国中统一实施的“认识台湾”课程。游锡堃日后担任台行政院长时,更在2004年力邀中央研究院院士杜正胜为教育部长,强调“同心圆史观”、并曾主导此前“认识台湾”课程的杜正胜,也掀起台湾教改的高潮。

除了台湾史教育的推进外,游锡堃在台湾政坛多年来也产生过很多争议。

众所皆知,他向来强调台湾必须走“正常国家”的道路,还曾高举两岸军事“恐怖平衡”论,称“海峡两岸要最安全,就像过去恐怖平衡,你有能力毁灭我,我有能力毁灭你,所以就平衡了就没有打仗了”,强调如果今天台湾有足够的反制能力,“你打我100颗飞弹,我打你100颗飞弹,不要说打你100颗,你打我100颗啦!我打你50颗好了,你打我台北高雄,我至少打你上海,如果我们有这样的反制能力,台湾就安全了”。

在政治军事上立场鹰派的同时,多年来游锡堃也曾抛出其他具有争议的命题,如2006年在民进党主席任内提出“华裔台湾人”、2020年7月5日也以立法院长身份丢出“中医改台医”,引起不少讨论。

游锡堃多年来在意识形态的实践上琢磨至深,甚至提出许多命题上,虽然都打着民主自由的旗帜,但是似乎反而忽视了民主自由的初心。2020年台湾大选过后,接二连三爆发的以民进党政要为主的台湾政坛贪腐纵横的情况,身为“长年为民主奋斗”的游锡堃,却只说出了“尊重司法,也希望勿枉勿纵”。

这是何等的荒谬?对于台湾社会经济发展多年的停滞、以及政坛金权政治与贪污腐败的泛滥,难道这些问题不会伤害台湾民主吗?贪污政治在台湾大行其道为何不会带来“亡国感”?比起在意识形态上绕来绕去,游锡堃应该花更多心力思考这些看起来比台湾史、台湾本土意识的塑造更为迫切的实存议题。

推荐阅读:

「版權宣告:本文版權歸多維新聞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