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有价:台湾官商金权现形记

撰写:
撰写:

此次陷入贪腐风暴的苏震清,因其亲叔就是蔡英文重要亲信苏嘉全,亲近蔡英文系统,当蔡英文管不住自家后院,又怎么令全党信服?(中央社)

经过数日开庭审理,台湾台北地方法院当地时间8月4日裁定,涉嫌收贿,意图在修正《公司法》时朝有利特定人方向修法的几名跨党派立委,包括民进党籍立委苏震清、国民党籍立委廖国栋、陈超明皆被裁定声请羁押获准,民进党籍前立委陈唐山、时代力量前立委徐永明则各以新台币50万元、80万元(新台币1元约合0.034美元)交保候传,涉嫌行贿厂商、居中穿梭的白手套及立委助理也无幸免,被裁准羁押。

同场加映的,还有同样涉嫌收贿向台湾内政部营建署施压重划阳明山国家公园限制开发区域,职务图利特定殡葬公司的无党籍立委赵正宇,疑因其助理一肩扛下罪嫌且已被声押,暂获得交保处分,但检方已决定抗告,能否躲掉羁押命运,仍在未定之天。

这两起案件牵连甚广,但立委关切、关说、为民服务与监督政府之间,差别就在一线之间,违法与不违法之间存在巨大灰色空间,检调声押立委、白手套、行贿厂商及助理,多数获得法院支持裁准,虽离判决有罪尚有距离,至少证明已见诸媒体的诸般恶形状皆有所本,赤裸裸的呈现“官场金权现形记”,以负面方式呈现“民主有价”。

苏震清涉贪被声押获准,被带进囚车。(陈卓邦/多维新闻)

何以说这两宗立委涉贪案负面呈现了“民主有价”?看看涉案的跨党派立委,在SOGO案中,传出“英系”的苏震清得款最多,时任国民党立法院党团召委、领衔召开公听会廖国栋次之,再其次则为陈超明与徐永明。可见厂商行贿依立委的“实质影响力”、“实际贡献度”订出“价码”。

当然,“成功”与否也是关键。阳明山国家公园案的无党籍立委赵正宇虽是初任,但施压成功后,据传因此得到新台币2,000万重谢。

吊诡的是,当台湾人民俱将目光集中于“涉贪立委”的“阴暗面”,必须指出来,站在“光明面”力抗《公司法》修法朝有利特定厂商方向倾斜的立委,如民进党立法院党团召集人柯建铭,也未必是属于“正义的一方”。

台湾环团曾挂黑布向蔡英文“呛声”,要求民进党履行修订《矿业法》承诺。(facebook@地球公民基金会)

台湾人民都知道,当下经营SOGO百货公司的远东集团,财力雄厚、子公司跨足多项产业创造众多就业机会,还兴办学校作育英才,其创办人徐旭东作风强悍,实则毁誉参办、评价不一,但其集团对政治人物的“政治献金”却始终不遗余力。

根据台湾监察院资料,远东集团于2018年九合一选举期间“合法”捐出的“政治献金”达新台币1,750万元,2020年台湾总统暨立委选举更是多方压宝,“献金”总额达到6,800万元。论其玄妙之处,则在于其献金捐助对象“一视同仁”、“雨露均沾”,虽然没有指向特定目的,但其意在之台湾立法院诸公中对远东集团形成“集体善意”。显例即是《矿业法》修正案,柯建铭一句“修法版本众多,难以整合”即行没收,虽然没有“对价”,实则明显有利于远东集团。以此说来,“民主有价”不仅存在于非法途径,循“合法途径”的价码可能更高。

有趣的是,台湾《联合报》就6位涉案的现任、前任立委“谁涉案最感意外”发起实时民调,自7月31日至8月4日傍晚共吸引超过8,600人次(每人1天限制可投1次),高达78%参与投票的《联合报》读者选择“立委一般黑,谁涉案都不意外”选项。

若然“立委一般黑”是多数台湾人民不言自明的“共识”,也难怪对于如今上演的这出“民主有价”、“官商金权现形记”,多数台湾人民仍抱着“看戏”心态,甚至还有“只有能对抗中共,贪污我可以”的声音出现,更别说苏嘉全的妻子洪恒珠更可以公然将“犯罪”指向“党内恶斗”。

台湾“解严”,实施民主制度超过40年,对于这场真实上演的“官商金权现形记”,台湾人民应该想得更多。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