委屈求“钱” 民进党还想立贞节牌坊

撰写:
撰写:

台湾近期爆发SOGO贿赂弊案,多党立委牵涉其中,各党派为避免形象受到重创,不论党中央到相关侧翼,也纷纷做出回应及“灭火”行动。然而,不论各政党以何种方式,意图将此事件转移为贪污者的“个人行为”,都无法遮掩其为求切割自保的丑态,尤其民进党将自身塑造为“无辜受害者”且“大义凛然”的操作,更是令人感到荒谬绝伦、摇头不已。

此次涉案成员包括国民党、民进党、时代力量,以及一名民进党力挺的无党籍立委。但民众或许早已习惯国民党与贪污、黑金等事件挂勾,针对国民党的反应及讨论相对较少,国民党党主席江启臣也仅表示,涉案立委一遭羁押就停权,绝不护短,“该怎么办就怎么办”,而其余国民党员则大多聚焦于民进党涉案立委苏震清开炮。

另一方面,因此案形象崩塌、受伤最重的,无疑是向来诉诸“进步”与“高道德”的时代力量。面对外界排山倒海的批评声浪,时力发言人、秘书长陈志明曾在党员社团发文指出“徐永明这次会被卷入此案,也是因为党发不出薪水,所以去借钱来发”,暗示徐永明并非为私欲贪污,而是要“借钱发薪水”。此种说法当然不被接受,代理党主席邱显智也选择公开向支持者及全台湾人民道歉,“对不起,让你们失望了”,除了陈志明的“失言”之外,由于此弊案与时力形象确实反差过大,整党显得十分低调。

前時代力量黨主席徐永明交保走出台北地方法院。(陳卓邦/多維新聞)

然而,整起案件中收贿金额最高的民进党,从党内到侧翼倒是显得十分“委屈”与“张狂”。蔡英文虽说勿枉勿纵,甚至义正严词的表示“升官发财请走别路”,但为此下台的总统府秘书长苏嘉全,却在辞职声明中不断抱怨自己遭受“抹黑栽赃”,似乎自己并非因家人涉贪才下台,而是受政敌攻击才不得不辞职,言语中净是被侄子苏震清“拖累”的委屈。苏嘉全妻子洪恒珠更是大呼“政治真的好可怕”、“想破头也猜不透是谁出手”。家人涉贪,苏家人至今挂心的仍是“究竟是谁搞了他们”,政治太可怕这句话,究竟是洪恒珠有资格如此惊呼,还是看着这场烂戏的市井小民们的感慨。

此外,绿营的相关侧翼也表现得相当活跃,除了趁机对时代力量落井下石,并不断强调“国民党贪得更多”之外,连无人涉案的民众党和柯文哲都被拉下来淌了这场浑水,其姿态之猖狂,仿佛民进党与此弊案是毫无关联的局外人。更有粉专大言不惭的表示,民进党没有派人施压检调、苏嘉全自请离职,都是民进党风骨的展现,都证明了民进党的高风亮节。能将一件吃相难看的贪污弊案狡辩成“光荣勋章”,那民进党不如再多爆几起弊案,蔡英文再“铁面无私”的公事公办,整个党岂不就圣光爆满?

绿营在发表完“切割宣言”后,便不断摆出大义凛然的受害者姿态,似乎整起案件都是立委们的“个人行为”,与民进党毫无瓜葛,然而事实显然并非如此。本次弊案收贿金额最高的民进党籍立委苏震清,前立法院长、总统府秘书长苏嘉全的侄子,在本次弊案爆发前便已劣迹斑斑,却又屡屡能得到民进党“纵容”。

绿营侧翼粉专声称民进党面对贪污的做法是“有风骨”的表现。(Facebook@只是堵蓝)

2019年4月,苏震清遭踢爆透过助理当人头买股票,涉嫌掏空上市公司,民进党当时考虑社会形象不佳,未将苏震清列入不分区立委名单中,引起苏家不满,不仅苏嘉全出面替侄子“打抱不平”,苏嘉全妻子洪恒珠还不惜以“退党参选”,与民进党互杠的方式力挺苏震清。在蔡英文出面协调下,才让苏震清在选前50几天“空降”,当选屏东县第二选区立委。

然而立委一职显然无法满足苏震清的野心,他不仅有意角逐2022年屏东县长,更执意参选民进党中常委,尽管党内高层有些疑虑,苏镇清最终仍在“不接蔡英文电话”的传言中顺利当选中常委一职。然而当选没多久,苏震清又遭爆料在人力中介公司的安排下,带领国营企业高管私赴印度尼西亚拜访当地政府,疑似有不法利益输送。

有问题的何止苏震清,苏嘉全的女婿也在近期被揭露,仅开业不到半年的香氛蜡烛公司,竟“被动”接下国营事业近新台币1,600万元(1台币约合0.03美元)的订单。不少网友讥讽一家成立半年的公司,不用主动接触,就能有1,600万的订单自己找上门,其他公司的业务都应该去吃土了。

其实早在2018年地方选举前,便有网友在脸书(Facebook)上批评苏嘉全,表示“这家族在屏东贪到新境界,连校长都能卖”、“直接找人来家里要钱,实在有够无耻”,结果引来苏嘉全不满提告,该网友还因此赔偿10万元,并刊登道歉启事。如今弊案爆发后,不少人出面揭发苏家在屏东的恶行恶状,才间接证实了该名网友的说法。

苏震清涉贪被声押获准,被带进囚车。(陈卓邦/多维新闻)

由此可见,民进党早已知道苏家的“前科累累”,但又为何不断礼让其立委、中常委等要位、并使其依靠职务之便在四年内财产暴增11倍之多?难道不是因为苏嘉全是英系亲信、又忌惮于苏家在地方的权势,而选择“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纵容之举吗?这究竟是立委们的“个人行为”,还是整个系统性的共犯结构造成的后果?

从李登辉执政时期,黑道人士利用其地方的金权与人脉纷纷参选地方首长与民意代表,再利用职位贪赃枉法、官商勾结,在金权方面的利益输送和交换就早已不是“个人问题”。而各党派为了拉拢各方势力,默许政客们以不法方式巩固既有利益结构、进行派系分赃,也早已成为“不成文的默契”。毕竟搞政治要有钱有力,财团是最大金主,地方势力则是最强力的动员机器,政党、地方与财团间如何“各取所需”,早已成为密不可分的共犯结构。

韩国瑜高雄市长被罢免时,绿营支持者曾高呼这是“民主的胜利”,但民主显然还未胜利,而是以民众不易察觉的方式持续腐败。当然,民众可以高呼“各党一样烂”来替民进党护航,也能以“特殊个案”自我安慰,等待着每次选举完政客高呼“我们赢了”,而跟着留下感动的眼泪后,民主会不会迎来真正胜利的一天。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