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媒体人:“中华民国台湾”正在自我透支

撰寫:
撰寫:

前阵子国民党改革委员会提出两岸论述建议案,引起不少批评,北京不埋单,台湾民众无感,民进党更是看不起。建议案内容给人的印象是,一个没有坚定的政治信仰和理想、只想迎合短暂局面变化的政党,当然不会有一贯脉络的思想和言语,而始终畏首畏尾的态度,不可能感动百姓,更不可能挽回劣势。

当然这只是一个建议案,须等到9月全党代表大会才有定案,不过经过此事,人们不难感受到国民党长期所积累的懦弱和无能已到了病入膏肓的地步,不去正视、医治真正病源,任谁执掌也无法挽救。同时笔者也因此认为,台海两岸的朝野基本态势已可确定,所谓“中华民国台湾”能走的路差不多可以看到尽头了。

国民党在当地时间6月19日召开改革委员会全体会议,会中发表新版两岸论述。(中央社)

在两岸关系中彻底在野

尽管对国家统一的内涵及其方式的主张不同,过去国共两党异口同声地主张“一个中国”,惟台湾民进党不认同“一中”,可视其为“反对党”的在野立场。主张中华民国是国土分裂国家之一方,表面坚持“一中”的国民党,在美国的支撑下,就算在野时期,也能抱持类似在朝的立场。由于该党在台湾曾经长期执政,因此结构上形成海峡两岸国共两党对等在朝的势力对垒。

如今国民党式微,不认同“一中”成为台湾主流民意趋势,台湾自弃于两岸在朝势力的角色选择,沦为两岸中的在野势力。换言之,在两岸关系上,“中华民国台湾”彻底在野化,完全丧失定夺两岸架构的地位和能力。

当年,李登辉曾经以“中华民国在台湾”来阐述中华民国的现况,而《中华民国宪法》中“中华民国自由地区”的定位,也是反映了历史脉络和政治现实。这些概念既是如今中华民国“在台湾”拥有“自由地区”(等于台湾地区)的现实,也符合中华民国“曾在大陆”的历史脉络,以及仍有“非自由地区”(等于大陆地区)之国土分裂国家的严峻现实。“中华民国在台湾”也好,“中华民国自由地区/台湾地区”也罢,这些表述模式都是由据于国土分裂国家弱势一方用心良苦地试图自保和自我合理化过程所产生的,因此其现实认知和价值判断还算实际。

2019年双十节当天,身为台湾总统的蔡英文抛出了“中华民国台湾”的词汇,试图替代昔日她口中的“这个国家”。过去陈水扁曾说过“中华民国是什么碗糕”,如今蔡英文口中的“中华民国台湾”又是什么呢?

部分学者说它是延续李登辉“中华民国在台湾”之概念,但笔者就联想到大陆所说的“中国台湾”。“中华民国台湾”是取代“中华民国就是台湾”的概念,“中国台湾”则是“台湾就是中国的”,虽两者内容截然相反,但都充满政治意图,凸显意识形态的一致性。台湾不接受“中国台湾”的说法,大陆也不接受“中华民国台湾”的称呼,意味着两岸已进入了零和局面。

大陆虽然从不承认中华民国的正当性,但因为处理两岸事务的实际需要,还默许它的存在。不过大陆所默许的是1911年经过辛亥革命建国、曾经统治过大陆、在国共合作的框架下打过抗日战争、而战后成为联合国(UN)创始会员国的中华民国政权,并非企图与大陆全面切割渊源的“中华民国台湾”。

台湾现任副总统赖清德2020年初受访时表示,“1911年创立的那个中华民国已经不存在,经过一百多年的历史,中华民国已经在台湾新生。”台湾偏绿选民应能接受此说法,但对大陆来说,赖清德口中的“在台湾新生的中华民国”,好比青天白日旗上附以“和平反共建国”黄色三角旗的汪精卫政权般,不只不伦不类,更是不共戴天。

台湾社会应该从“港版国安法”的出台,看到北京维护国家主权、安全和发展利益的强大实力和决心。(HK01)

除非台湾回归传统中华民国,否则大陆不会重启两岸协调之门,但回归等于蔡英文的政治信用破产,这是不可能的。在这种情况之下,大陆对台湾会采取什么态度?“港版国安法”制定和执行的过程清楚地显示,大陆一旦不信任香港时,会不顾香港反对派的感受,有意志和能力按自己的节奏和力度坚决地执行既定方案。

经过这几年种种事态演变,大陆早已经不信任台湾,也不在乎台湾民意的感受,大陆民意也逐渐转为敌视台湾,相信对台全面施压的力度会持续增强。中共一向通过各种手段“说到做到”,可以预见台湾今后仍将被彻底排挤在国际组织之外,解放军战机绕台等军事干扰的次数和规模将不断扩大,各层面的压制和统战陆续有来,不会让台湾喘气。

寄希望于美国不切实际

已故新加坡前总理李光耀的分析,对于预测两岸关系发展有一定的参考价值。他曾直言,“台湾与大陆的统一只是时间问题,任何国家都无法阻止”,“台湾的前途不是根据台湾人民的意愿确定,而是由台湾与大陆力量对比的现实,以及美国是否打算进行干预来确定的”。李光耀将部分台湾人鄙视为“鼻屎大”的新加坡,建设成为东南亚不容忽视的国家,他的思维和言论基于对国际局势和经济实力的宏观判断,并不建立在道德伪善和浪漫主观上,他对两岸的理解比一般外国人深刻得多,极为冷静的评语直接点到问题的核心。

李光耀对于台湾的分析颇有参考价值,他曾批评李登辉任内的本土化进程非但不会改变两岸最终统一的结果,反而只会让台湾在重新统一的实际发生时更加痛苦。(视觉中国)

包括日美在内的国家为何重视台湾的政治选择?最好少说“台湾和美国共享自由民主的基本价值”、“台湾有人情味”、“台湾最美丽的风景就是人”等好听但不切实际的政治修辞,说穿了,那是因为台湾的战略利用价值在于台湾是中国(非指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部分,西方利用台湾就能够制衡、干扰大陆政权,如此而已。

中华民国生来一向亲美,不过像今天这般一面倒地抱美国大腿,甘愿当美国的棋子却也罕见。苏联解体后,美国成为唯一控制全球的超强国,高挂自由民主的旗帜主宰世界秩序,其霸权作风引起不少反弹。不过美国对服从者还算慷慨大方,很多国家还愿意让美国扮演“世界警察”的角色。

踏入本世纪后,中国崛起,俄国也不愿低头,国际局势逐渐改变。特朗普(Donald Trump)当选总统之后,美国的风格也大幅改变。美国白宫前国安顾问博尔顿(John Bolton)在他的新书《事发之室:白宫回忆录》中爆料,特朗普曾向他表示,叫日本分摊80亿美元、韩国分摊50亿美元防卫费的方法,就是以撤走所有美军作为威胁。然而特朗普四年前竞选时,曾经向他的支持者承诺从日韩两国撤军。事实上,当今美国能如此对待其东亚长年忠实盟邦,要期待美国无条件地为台湾付出什么牺牲,未免太不实际了吧?

博尔顿在新书中亦提及,特朗普在2019年11月背弃叙利亚库尔德武装后,外界猜测只要特朗普还是总统,台湾肯定在下一个遭背弃清单中名列前茅。但假如特朗普连任失利,美国还会不顾牺牲一切,全力呵护台湾吗?当然,美国不管如何会竭力利用其附庸,但对两岸事务干预的程度,一向与其本身的实力成正比例的关系。对台精神支持、国会声援,甚至在国际舞台上公开挺台等,这些不需要花大钱的事都可以接着干,但今天的美国心有余而力不足,既没钱又没体力来管全球了,谁当总统,基本条件都不会有根本改变。相对而言,当今的中国虽然没能力取代美国,不会去管全球,却有意志也有能力强力影响周边。

警惕芒果乾恶梦终成真

对于李登辉发起台湾本土化进程,李光耀曾不客气地指出:“(本土化)强调该岛脱离中国。但是这不会改变最终统一的结果,这样做只能使台湾人在重新统一实际发生时更加痛苦。”

社会舆论普遍认为,今天台湾的执政党,是煽动“台湾本土意识”起家的。民进党的治理能力一直以来备受争议,2020年初总统大选获胜后,在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极度压抑之氛围下,台湾主流民意没有质疑该党既强势又封闭作风的言论,但随着疫情的紧张气氛趋于缓和,该党伪善贪婪的原貌立刻重现。

台湾民进党早期打出政治受难者形象争取同情,以维护政治道德的合法性,但今天它非常看重金权的滋味,满脑子想着如何垄断政经资源。该党擅长自我宣传、不缺煽动群众的点子,却缺乏宏观世界观和健全文化概念,也没有根深蒂固的民主法制及自由人权意识,更没有创新和建设的能耐,只不过操弄受害者意识所产生的阴险思维和报复性言语模式,接上了当今台湾社会集体反智的地气而已。

其实,未来一段时间,台湾执政者的两岸政策无论多么荒腔走板都无所谓,反正台方在两岸关系上已属于在野,人民对在野一方的要求本来就不高。

分析当今国际大环境和台湾本身的条件,短期内台湾经济不会转好,人民生活也不容易提升改进。但台湾选民怕对岸,怕到非理性地步,因此台湾未来的几次选举,不管执政者的政绩多糟、候选人多烂都没关系,分离主义者的选情会一路绿灯、畅行无阻,加上反对党无能,民进党连续大胜不无可能。

每每投票结果都符合选民情绪,但外在的根本问题不会有任何解决良方,反而只会变本加厉。网军酸民只能在岛内出征讨伐异己,却无能改变大环境,浮躁的群众容易跟着风向起哄,结果外在压力只增不减,社会的失和与分裂更加激化。流于口号化的假多元会促成严重二分法的排外种族主义,导致类似法西斯的肃杀氛围,将很可能窒息社会良知。被民粹主义笼罩的社会逐渐丧失弹性,而言论思想自由的萎缩势必伤及支撑创新的包容力,民主的质量也不可能提升。遗憾的是,大陆或许非常乐见台湾这样的局面。

台湾的彻底在野化,丧失了规范两岸态势的立场,加上今日美国已非昔日美国,看来“中华民国台湾”将来要走上十分痛苦的路,此路也许是条自我解体之不归路。过去经常听到民进党掏空中华民国的说法,但当今的“中华民国台湾”可能已进入透支的阶段。外在压力转成更大内部压抑,内部压抑变成假民主真专制的廉价藉口,内部专制会再引来更大外在压力,由此陷入恐怖循环后,迎接临界点的时机恐将加快到来。至于何时?《荀子·疆国篇》中的名句也许可当参考:“仅存之国危而后戚之”,“亡国至亡而后知亡”,“亡国之祸败,不可胜悔也”。

若是如此,昔日操作“芒果乾”(亡国感)情绪,可能接下来就快尝到真货的苦涩味了。

(本文原载于《多维TW》第57期,作者系旅居台湾的日本资深媒体人)

推荐阅读:

「版權宣告:本文版權歸多維新聞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