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后政经局势变化 台湾如何找步调

撰写:
撰写:

受到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国际局势与过往的典范产生转变,对此,台湾多位学者与前驻外大使分别指出,全球情势充满不确定性,在经贸上,台湾应该建立风险管理机制;如要增进对外关系,必须与区域间邻国步调一致。此外,学者也建议,政府各部会内部应进行资源整合,并培养实力,如此才能把握疫情带来的改变契机,让国际社会看到台湾。

台湾“对外关系协会”于当地时间8月6日举办“新冠疫情冲击下的对外变局与资源分配”论坛,对当前的全球变局进行省思,并针对台湾对外事务与未来策略提供建言。

台湾对外关系学会于当地时间8月6日举办“新冠疫情冲击下的对外变局与资源分配”论坛,邀请专家学者针对台湾对外事务提供政策建言。(黄雅慧/多维新闻)

台湾前经济部国贸局副局长徐纯芳指出,新冠疫情给全球带来几个变化,包括全球化到了拐点、并产生质变与新思维;再者,包括区块产业供应链的形成、国家安全的概念受到颠覆,亦将对未来国际贸易运作产生影响。另外数字经济发展也改变了生产与消费等既有的运作方式。

对于中美贸易关系,徐纯芳表示,双方第一阶段的贸易协议未触及到中美之间的关键矛盾,例如“中国制造2025”、或是中国大陆国家垄断等问题,而这反而让大陆争取到以拖待变的喘息机会。因此中美贸易战的热点在后面,这也给未来世界增加不确定性。

徐纯芳预言,未来“世界贸易组织”(WTO)将会是中美的主要战场,WTO是由美国主导,因此不可能放弃。她认为美国会希望利用WTO架构结合已开发国家责成中国大陆进行结构改变。假如未来WTO发展成两强体系,会给国际经贸秩序带来混乱。

台湾前经济部国贸局副局长徐纯芳表示WTO会是中美双方未来的战场,如果WTO发展成两强体系,将给全球经贸带来诸多不确定性。(路透社)

对此,徐纯芳认为台湾应建立供应链风险管理机制,政府必须建构大环境让企业好好经营,特别是数字经济基础建设,政府更是责无旁贷。

至于台湾在区域政治间的关系,辅大日文系教授何思慎从对日关系来谈。何思慎说,日本从过往明治维新时期追求权力,到现在安倍晋三追求务实与安全。因此,安倍希望以合作跟对话为手段让日本安全。

何思慎提醒,美日关系必须从美日同盟转型的角度来看,现在的美日关系不同以往,日本现正聪明地利用后冷战国际变局来实现自立外交,除了调整与美国关系,也增加自卫队实力。

辅大日文系教授何思慎表示日本在中美博弈中试图当“调人”,台湾应该明白日本在思考甚么,也才能让日台关系有实质进展。(多維新聞)

何思慎表示,特朗普(Donald Trump)想打代理人战争,但日本不当代理人,反选择当“调人”,因为日本明白中美冲突对自身没好处,所以要阻止对立与避免区域战争。而台湾应该要明白区域中的国家在想甚么,否则会变成麻烦制造者(trouble maker),同时这也才能增进台日关系。

台湾前驻法国与驻海地大使吕庆龙则从自身参与外交事务的经验,提出台湾对外关系的几大要件:首先,吕庆龙认为,台湾要具备军事、政治、经济与社会参与等实力;其次,台湾也不能用悲情主义,政府跟民间要有胸怀,人力分配多做专业考虑,尊重好不容易建立的文官体制,而媒体也不能错误报道,制造过度乐观情绪,因为国际参与中理性成分应要更多;最后则是沉的住气,让世界看见台湾,但不必大张旗鼓。

吕庆龙也提到,疫情中国际上也有力量声援台湾加入世界卫生组织(WHO),但他仍强调国际参与须理性看待,前提仍旧得回到两岸关系。

推荐阅读 :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