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红”当习惯 台官方陷入《哆啦AV梦》泥淖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近期,网络上疯传一套以《哆啦A梦》为题材的18禁同人漫画作品《哆啦AV梦》,由于内容太过猎奇搞笑,迅速在两岸四地爆红,尤其以一句“小夫,我要进去了”最为广传,甚至还被台湾内政部脸书(facebook)粉专注意到,跟风发文“小夫❤我可以进电梯了吗?”

其实,台内政部是要提醒民众目前新冠肺炎疫情尚未结束,借此倡导防疫新生活运动,“在电梯、K书中心或各种娱乐场所,如:酒店、KTV、电影院等密闭空间活动,务必佩戴口罩,记得落实勤洗手、量体温等卫生好习惯,以降低感染风险”,同时配上猫咪图。

但由于《哆啦AV梦》的内容多涉及秽物、性器官、同志等元素,也因此,台湾舆论对于政府此番“引用”颇有争论,有些人更直指台湾政府部门的小编“拿下流哏当有趣”。

台内政部粉专跟风《哆啦AV梦》色情哏,引起部分网民反感,现已改图。(Facebook@内政部粉专)

事实上,随网络科技普及后,民进党政府单位为贴近民众生活,纷纷开设了社群平台,期待藉由网络管道展现亲民特色并随时反映民情。不过,碍于政府必须有的“正经”特性,这些社群的经营,大多仍表现的“中规中矩”。直到2018年底以后,才有了变化。

2018年底,正值台湾地方“九合一选举”,协助韩国瑜竞选高雄市长的小编团队,因擅于操作网络平台,加上韩国瑜的个人魅力与政策理念深得民心,竟一举重挫民进党政府,为国民党取得巨大的胜利。

经历惨痛的教训后,蔡英文政府先是宣布由苏贞昌接替赖清德担任行政院长;同时,苏贞昌还宣告所有内阁团队应以“网红”经营为榜样,令各级主管单位任用年轻幕僚,组成专责团队透过脸书(Facebook)、LINE及IG等平台,以政策方针为主轴,并融入与时事相关的幽默图文和语言。最大的成果就是2020年的总统大选,蔡英文不仅打破台湾总统民选以来的得票数,更一举带领民进党取得国会单独过半。

眼见成效显卓,民进党在新冠肺炎疫情爆发以后,持续强化社群经营,例如疫情期间,许多物资面临紧张,也容易激起民众想要囤货的心态。为此,苏贞昌在脸书发出一则令人莞尔的贴文──以“咱只有一粒卡臣”(闽南语:我只有一颗屁股)倡导图,幽默地呼吁台湾民众别囤积卫生纸。

由于苏贞昌引领的“网红”经营方式相当成功,并同时拉抬了自身的政治声量,其他公部门与政治人物等也陆续效法。然而,这群民进党小编的“创意”似有一发不可收拾,屡屡踩踏与政府角色职能相违背的贴文,甚至有朝向八卦媒体洒狗血般操作的趋势。

需了解的是,流传于网络上的“哏”,时常带有腥膻、民粹、不正经等元素。而作为政府窗口的社群平台,若大量滥用这些素材,其实有违政府在社会上既定的角色定位。如同此次台湾内政部、财政部运用18禁同人漫画作品《哆啦AV梦》来操作,对于未成年孩童该如何解释、对于《哆啦A梦》作者的智慧财产又谈何尊重。

台财政部的粉专也跟着使用《哆啦AV梦》哏。(Facebook@财政部粉专)

另一方面,民进党政府的小编似乎也忘了社群平台的定位,除了讯息传递以外,社群平台其实也可作为政策沟通的管道。别忘了,当初2018年底民进党蔡英文之所以失去民心,失败的政策沟通也是重要因素。

再者,不断以商业模式经营政府单位的社群平台,只会让民众的留言多流于形式、甚至更加民粹取向;而当小编无政府本位的认知,就有可能误以为底下的留言与按赞数是全民意象,除了无法深入讨论政策核心,更容易产生一言堂,久而久之便形成了“同温层”。

坦白说,政府机关的社群经营藉由公众议题的“哏”累积关注度并非坏事。但若是选择题材不加筛选,而只将按赞数、分享数、与留言多寡视为指标,那么,“政府”的社群平台,终究只是“社群平台”。假使“社群平台”的市场新鲜度不再、个体自我持续营运模式又出现瓶颈,无非会是选民的消费足迹走到一个阶段的尽头罢了。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