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见不止道德扫地 时代力量分崩离析“刚好而已”

撰寫:
撰寫:

一桩跨党派立委涉收贿案焚烧台湾朝野,成为当今台湾政坛最火热的话题,目前台北地方法院裁定民进党立委苏震清、国民党立委廖国栋、陈超明等7人羁押禁见,时代力量前主席徐永明则以新台币80万元(1新台币约合0.03美元)交保,但相对于目前各有党籍立委遭到羁押的国民党、民进党,这次受灾最重恐怕是对外向来以高道德标准自许的新生政党时代力量。

这次时代力量的危机,形同对于时代力量立法院党团总召邱显智(左)的考验。(谭英瑛/多维新闻)

连续两年的8月都是时代力量的“多事之夏”,继2019年7月底至8月间,时代力量党内难以掩盖的矛盾炸锅,当时内部就是否明言表态支持蔡英文连任陷入路线分歧,彼时党内决策机器的失能,终导致“亲绿派”大员立委林昶佐、洪慈庸等人的退党,以及时任党主席邱显智下台,在纷争未止之下,党主席一职由时任不分区立委的徐永明接任。

前时代力量党主席徐永明走出台北地方法院。(陈卓邦/多维新闻)

如今,恐陷囹圄的徐永明选择退党求生,在没有“亲绿”纷争的前提之下,时代力量的退党潮却再次掀起,由林昶佐提拔的台北市议员林颖孟与黄郁芬也终于8月5日晚间双双宣布退出时代力量,因此可确定,从2019年8月迄今一年,时代力量仍未找出一种能调和党内各方异音的机制,在这种情况之下,怀有异见者的“退党”就变成一个必然且可预见的结果。

这次黄郁芬与林颖孟两位议员的出走,也代表时代力量在台北市议会的席次降为零。(Facebook@萧新晟港湖科技人)

此时此刻正有不少人等着看时代力量继续出糗,像是蓝绿两党的支持者,毕竟这几年来不乏有政治人物被时代力量的高道德标准打得满头包,然而该党突如其来的自爆,却远远超出蓝绿两党支持者的想象。此次由徐永明掀起的时代力量内哄,不一程度地拯救了国民党,也为执政的民进党分摊了不少箭靶,简言之,“时代力量一党救蓝绿两党”。

时代力量,这一个曾经被台湾青壮世代寄与厚望的新兴政党,过往炮打蓝绿过失毫不手软,一旦逮到其他政党的小辫子,或是政策与之相左,时代力量的打击从来凶猛,尤其对民进党进行“政治情绪勒索”更是司空见惯。就如时代力量立法院党团总召邱显智于8月5日深夜所坦言,以时代力量过往的问政风格,“确实会给人一种见到黑影就开枪的印象”,假使本案仅有蓝绿两党涉案,邱显智也不讳言,他应该也是那位“随着媒体报导,做出强烈指控,要求两大党说清楚”的人之一吧!

只不过由政治明星塑造而起、对外营造高道德形象的时代力量,此刻被各界放大检视的症结也正在于其“严以律人宽以待己”、“双重标准”下的不堪。

与其说时代力量的困局是因为该党要员总是“严以律人宽以待己”而至,根本还在于时代力量迟迟未能找出能调和党内各方异音的机制,以致党内决策体系失灵,终于分崩离析。期间甚至还上演了一出另外界咋舌的官场戏——五位时任决策委员亲赴台北地方法院,为交保而出的徐永明“接风”,但另一方面,徐永明以党主席之姿险遭羁押,致整党形象毁于一旦,也引得具基层实力的党籍市议员振呼党的纪律委员会应当先将徐永明除名的呼声。

剩下的人要如何重拾时代力量这政党的光环,则值得关注。(谭英瑛/多维新闻)

细究时代力量领导核心的组成,系由党员线上投票选举而来,一共选出15位外加3位候补的“决策委员”,再由决策委员组成“决策委员会”共同推选出一位党主席,原先本届决策委员应从2019年3月担任至2021年2月底卸任,但经过2019年至今的党内风雨之后,以林昶佐、洪慈庸为首的决策委员纷纷退党,基本上整个决策委员会形同被徐永明掌握,在这样情况之下,非徐永明派系的意见基本上不容易被党内接纳,久而久之,无法在决策机制上着力“非徐永明派”者,只剩下从已无解的路线争议中自行解脱、退党的选择。

对照2019年党内政治明星出逃,时代力量还可归因于基于总统大选而衍生的“亲绿派”与“自主派”之争,到了2020年的今日,既没有立委选举,也没有要不要明确表态支持蔡英文连任问题,在如此情况之下,一个无法调和内部异音的组织,分崩离析也只是“刚好而已”。

推荐阅读:

「版權宣告:本文版權歸多維新聞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