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参议长将访台:总得有人当第一个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今(2020)年8月29日,捷克参议院议长维特齐(Miloš Vystrčil)将带领90位科研人士、议员和企业界代表访台,访团预计搭乘台湾民航包机自布拉格直飞台北,并于9月5日返抵捷克。停留期间,捷克访团将洽谈人工智能、航天、现代化废弃物处理等合作项目,同时讨论自由、民主、人权等共享价值。

捷克参议院议长维特齐(Miloš Vystrčil)预定于8月29日率成员约90人的代表团访问台湾。(twitter.com/SenatCZ)

8月6日,捷克参议院议长维特齐接受台湾媒体中央社视讯专访,谈论出访的相关事宜与规划。其表示此次访问,实是捷克内部价值观冲突的反映,即国家是否可为金钱等物质利益,牺牲独立自主、自由、民主与人权。维特齐认为,自主、自由等价值是国家、经济长远发展的重要基础,若为钱财而轻易退让,“到最后可能连钱财都没了”。

维特齐坦言,自从6月初宣布访台后,自己便面临了国内与北京的双重压力,但政本就有压力,自己也已习惯。维特齐同时指出,而在捷克除了政商界受私利诱惑外,捷克部分民众也对共产集权过往,以及当今施行类似制度的政权怀有好感,主要原因包括他们未意识到,“责任”与“自由”是一体两面。

维特齐指出,在自由民主社会,人们要有独立自主能力、为自己负责,“不会有煮熟的鸡自己飞到你嘴里”,不能期待“被照顾”。一些人宁愿拿自由和独立换取物质利益,维特齐表示,为了物质利益牺牲自由和独立,便是走上一条“通往地狱和极权的道路”,长远而言,也是走上 “通往经济败坏的道路”。

维特齐同时坦言,捷克在1989年发生“丝绒革命”并转型为自由民主国家前,历经超过40年的共产集权统治和计划经济,以及苏联当局的实质控制。对于为何在经历多年共产集权体制和外部势力干预后,捷克仍允许中国施展政治、经济影响力,甚至粗暴介入捷克的对外政策,维特齐说,他也很想知道问题答案。

维特齐向中央社表示,台湾与捷克的历史经验类似,皆由威权、集权体制走向民主,其盼能借此次出访提升台湾在捷克的能见度,同时实践已故总统哈维尔(Václav Havel)的人权外交路限,破除国家须为经济发展牺牲主权与自由的迷思,也期待自己坚决访台的行动能启发其他欧洲国家,并说:“总得有人得当第一个。”

2011年12月21日,捷克布拉格,捷克开始为前总统哈维尔举行为期3天的全国哀悼。当天清晨,悼念者跟随哈维尔的灵柩从布拉格的一个教堂出发,穿过狭窄的街道,前往捷克总统墓园——布拉格城堡。沿途约有1万人加入了送葬队伍。哈维尔于18日辞世,享年75岁。(AFP)

捷克在前总统哈维尔于2011年过世,其本是作家,作品核心多在探讨独裁体制下的个人良心,并因批判共党政府而多次进出牢狱。在1989年捷克“丝绒革命”的民主浪潮中,哈维尔被示威群众与知识分子推上总统宝座,成为中东欧剧变代表性的人物。在其任内,捷克树立起“人权外交”的传统,并逐渐融入西方世界。故而维特齐会将此次访台之举,定调为带领捷克重返哈维尔外交路线。

按照捷克宪法规定,其实行责任内阁制,行政权属于内阁,立法权属国会,总统则为国家虚位元首,自2013年元月起由人民直接投票选举产生,任期5年,得连选连任一次。立场亲中俄的现任总统齐曼(Milos Zeman)于2018年1月连任成功。

捷克智库“国际事务协会”(AMO)中国事务研究员齐柏克(Filip Sebok)此前曾于时事新闻网站“外交家”(The Diplomat)撰文分析,台湾在捷克政坛的话题性,看似是外交政策议题,实是国内政治斗争的代理战场。

总统齐曼及其盟友的亲中阵营,视访台之举为友中政策方针的背叛,认为将损及经济,故在维特齐之前的议长柯加洛(Jaroslav Kubera)规划访台时便处处阻挠;但反对阵营则多将访台视为重要任务,尤其在柯加洛心脏病猝死后。而在捷克的自由派圈子里,维特齐决定访台的举动,也让其成为角逐下届总统的热门人选。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