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魔左胶圣母婊 民进党为何打不存在的左派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每逢暑假,台湾各政党都会举办青少年体验营,藉由营队活动宣传政党、抢攻青年选票,民进党近期也推出了3个暑期营队,意图加强年轻族群支持度。民进党青年部主任蔡沐霖表示,民进党希望透过营队发掘从政种子,更盼望年轻人能理解政治除了理想外,更要有现实感,并总结“简单说,就是要靠北(批判)左胶”

蔡沐霖这番发言明显是冲着最近刚出事的时代力量而来,他也不讳言,民进党2022年选举最大的挑战是时代力量。至于攻击时代力量跟“左胶”有何关联?主因是时力常标榜高道德与进步价值,对民进党前后不一的政治态度与政策多所批判,时代力量前主席黄国昌也多次在立法院内高分贝“洗脸”蔡政府官员。民进党对此早已不满多时,因此将时力的行径标签为“左胶”,批评他们是空谈理想,而不顾政治现实。

民进党青年部主任蔡沐霖强调,年轻人应该理解政治除了理想还要兼顾现实。(洪嘉徽/多维新闻)

这也是为何蔡沐霖强调,年轻人不能光喜欢蔡英文,更要喜欢民进党、喜欢柯建铭。柯建铭身为民进党党鞭,向来被外界讥讽为立法院的“乔王”(意指善于妥协各方利益、在商言商的人),批评者认为他擅于密室协商,是蓝绿同流合污的始作俑者,是民进党无法贯彻其“理念”与“承诺”的元凶,也是时代力量屡屡批判的对象。

蔡沐霖“靠北左胶”的说法,当然不是只为了替柯建铭洗白,而是要替蔡政府一系列背弃承诺的举措脱罪,顺带攻击时代力量的“不切实际”。然而,台湾的左翼思潮早在1950年代“反共亲美”的环境下,国民党对左翼肃清后就形成断裂,时至今日都未曾真正占有过话语权,又何来所谓的“左胶”给民进党批判?

现今台湾其实根本没有“左右之争”,但“左胶”一词在近期越来越常被台湾提及,其所批判的对象大多是源自于太阳花时期前后,开始热衷于参与公共事务的年轻族群,也就是后来俗称的“觉醒青年”。觉醒青年初始并非负面词语,而是指一群关心人权、环境、或同志议题等较符合“西方进步价值”的青年,在反核、废死或追求婚姻平权等议题上也多抱持正面立场。

然而,不得不承认这其中不乏“跟风”的成分,而非真正对议题有坚定的立场或论述,因而常有自相矛盾或徒呼口号的情况发生,例如高呼“我是人、我反核”,却总是吹着超低温冷气,并对能源解决方案毫无想法。也因此“觉醒青年”在台湾慢慢成为“一知半解、自以为进步,却不顾及现实”的代名词。

反核人士常被批评只会空喊口号,而不顾及能源缺乏的现实。(谭英瑛/多维新闻)

觉醒青年们追求的“进步价值”及受到的批判,其实称不上左右派的争辩,然而此些用在觉醒青年上的负面标签,却在近期被加上“反中”因素,一并冠以“左胶”之名。在台港反中情绪越来越高涨的时刻,许多歧视性的语言、行为或政策不断发生,当有人认为某些言行已经无关国族或身份认同问题,而是已经失去身而为人的道德底线,因而提出警醒时,就会被嘲讽为“左胶”。

例如,台湾教育部宣布开放全球境外在学学生赴台,却独排陆生,举凡出来为陆生打抱不平者,皆会被评为“左胶”;又或者香港黄店贴上“拒接内地客”,而被批评有歧视之嫌时,批评者同样会被打成“左胶”;更甚者,如Lady Gaga、比尔盖茨(Bill Gates)等美国名人,因未跟着特朗普(Donald Trump)一齐批评WHO(世界卫生组织)倾中,反而助其募款或捐赠,也被台港人士冠上“左胶”罪名。

由此可见,“左胶”所批判的对象除了“进步价值”的追求外,还加上了一切“反对反中”的言论,尽管那些只是基于最低底线的人道关怀,都会被指涉为假道德、“圣母婊”,其指控的范围远比当时的“觉醒青年”来得更广。民进党之所以要“靠北左胶”,一方面是为了将其无法实现的承诺美化为政治现实,将一切批评声浪指责为不切实际,另一方面也贴合了现在的“反中”氛围,将反对政府的异议都妖魔化为“帮对岸说话”的理想主义分子。

Lady Gaga等人也常被台港人士批评为只反川普、不反中共的“左胶”。(gettyimages)

但最可悲的是,蔡政府似乎完全忘记,2016年国民党之所以大败、民进党得以完全执政,难道不是依靠这群他们现在批判的“左胶”才得以实现吗?蔡英文上台之前,有多少“觉醒青年”殷殷期盼她能实现其挂在嘴边的公平正义?这群“徒具理想”的年轻人将她拱上宝座,换来的是被批评为亲近资方的劳工政策、是高居不下的房价、是永远跟不上物价涨幅的薪资,以及七折八扣的同婚法案与环境资源政策。民生与价值政策都无法落实,民进党现在却反过来指责“你们这些人只会乱喊,不懂政治现实”,随后借着“反中”之势将对方扣上一顶“左胶”的大帽子,呼喊着支持者们群起攻之,此情此景不禁让人无比唏嘘。

政治当然不能徒具理想与口号,其必然会有沟通、协商和妥协的过程,然而一切的折冲,其目的都应该是给予人民一个更有尊严、更接近公平正义的生活。蔡英文在2015年选举时曾出版了《英派:点亮台湾的这一哩路》一书,书中提到公民团体曾送给她一张卡片,上面写着“民进党如果真心诚意捍卫我们的价值和理想,全世界都会联合起来帮助你,但如果你不是真心诚意,只想着下次选举,民众不会站在你这边。”不知道这段话,是否还挂记在蔡英文心上?或者也无所谓了,毕竟这些“公民团体”早已被纳入民进党麾下,在817万票面前,那些少数“左胶”的杂音,也孱弱得如同耳语。

不论从哪个层面观之,台湾社会离“左倾”都有一段不小的距离,很多反对意见只是奠基于对民主更美好的想象、或是最根本的“人性道德”使然。“左胶”已然不是左、右争论的问题,而是政府无法兑现承诺的挡箭牌,是开不了口承认所有理念与价值,从一开始就是为了骗票所撒的谎言。民进党前秘书长罗文嘉说“民进党早已世俗化了”,但究竟是民进党真的丧失了理想性,抑或相信他们曾抱有理想,才是最“左胶”的一种表现?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