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拆封台湾主体】从殖民到光复 国民党如何接骨中华文化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台湾文化主体性”这个概念出现至今,一直没有一个能够得到各方共识的解释,但又被台湾民进党政府所大力推动着。影响所及,举凡博物馆政策、艺术政策、文化产业补助政策等,都深受其牵引,《多维新闻》将通过系列稿件,以“台湾文化主体性”为核心来探讨几个层面,除了解析“台湾文化主体性”概念外,也聚焦于目前台湾政府如何“建构”台湾文化主体性,并拉开时间与空间维度,向内回溯战后台湾威权时期与民主化后的文化政策、以及向外对照土耳其和中国大陆文化建设。此为系列第三篇。

当前提到“台湾文化主体性”,仿佛就是要与中华文化一刀两断似的井水不犯河水,事实上,台湾文化的诞生与萌芽,可从历史发展脉络中找到一些蛛丝马迹。从17世纪开始台湾便有汉人移入,即使康熙二十三年(1684)清廷将台湾纳入版图,在台汉人尚未产生所谓的“台湾文化意识”。他们皆以中国大陆原乡如漳州、泉州等闽南地区作为原乡认同,只以所使用的方言母语如闽南话、客家话作为划分族群的标准,或是从家乡带来许多文化风俗,如民间信仰、水墨绘画风格(如“闽习”)等,与闽粤两地极为相似,尚未有自身特色。

台湾清代时的山水画风格与大陆原乡雷同,尚未能发展出自身特色。图为出生于清代台湾县(今台南市中西区)画家庄敬夫所绘的《松鹿图》。(Facebook@瓦瓦的专栏时间)

当时来台汉人各自形成聚落,为争夺有限的开发资源,发生众多集体分类械斗(武装冲突),并以原乡地作为分类,可见原乡意识仍深入人心。不过大约于清咸丰十年(1860)以后,台湾就少有以大陆原籍作为区别的分类械斗,有学者认为这样的改变具有指标性意义,代表在台汉人已逐渐形成以台湾为认同对象的群体意识。

初萌的台湾文化意识 于日据时代遭到强烈打压

甲午战争清廷惨败,台湾成为日本的殖民地,让在台湾岛上住民的文化意识走到新的阶段。日本人以统治者的身份,在政治、文化、社会、经济等各个层面全方位的掠夺与压迫,如中国传统水墨画遭到殖民政府忽视,人才资源在总督府扶植下都汇集至西洋画与东洋画。日本人的打压让台湾人民族意识高涨,反使台人格外注意对汉文化的保存与维护,如蒋渭水(1888-1931年)成立的台湾文化协会,除引进西方新思潮外,更着重在启发、振兴中华传统文化思想上,积极在岛内推动汉文振兴运动与白话文运动,以此弘扬民族意识。这时台湾人仍有身为中华民族的认同情感。迨日本发动侵华战争、在台实施消解台人中华认同的皇民化运动,如改日本姓氏、说日语(国语家庭)、唱日本国歌、废止报纸汉文栏位等,让讲日语、信日本神道信仰成为进步、优越的象征,在这段时期里台湾人丧失了自己的文化主体,同时历史记忆也遭到所谓的“日台一体”所侵蚀。

台湾光复 国民党带来的中华文化与国民意识

日本于二战战败投降后,台湾结束殖民时期。随后历经国共内战来到台湾的国民党政府,由于受到中共随时有可能渡海解放台湾的军事威胁,为凝聚民心士气、一致反共,并让台湾本省人建构出身为“中华民国国民”的意识,推动一系列以三民主义、国父遗教、“四维八德”的思想教育。这项结合民族主义为核心的政策,除建立民众的反共意识外,着重中小学课程的中国近代史,以此培养民族精神使台湾人重新认识到自己是个中国人。

1966年,中国大陆发动文化大革命,严重破坏中华传统文化。当时孙中山长子孙科(1891-1973年)等1,500人,联名发起中华文化复兴运动;来年成立中华文化复兴运动推行委员会(文复会),以蒋介石(1887-1975年)为首,从上而下地在台湾和海外推行复兴中华文化。当时除了教唱“爱国歌曲”凝聚人心外,也通过建造具有传统建筑外观的机关设施让文化复兴更加具体化,如作为文复运动象征的“中山楼”,即以红檐、白墙,绿色琉璃瓦覆顶,加上仿中国宫殿的单檐歇山式屋顶,搭配宫灯、寿字台阶、蝙蝠方格门等富有传统吉祥意涵的符号,展现中华传统文化之美。由于蒋介石认为只有民族精神与文化才是反共复兴的动力,因此文复会在全台各地举办中华传统文化展览,如国画、国剧(京剧)脸谱、书法、国乐(中国传统民族乐器演奏)、服饰表演等,让民众重视传统生活艺术。这段时期,台湾的闽南、客家与原住民文化(如方言)受到国民党政府抑制。

国民党推行的文化政策 埋下造成台湾社会日后冲突的种子

以绘画为例,由于水墨画被国民党政府视为中华文化道统的象征,过去曾发生“国画正统论争”,即来台外省籍画家认为本省艺术家之创作,由于经过日人教导,绘画风格已非中华正统。如擅长雕塑与西画的艺术家刘狮(1910-1997年)曾表示:“现在还有许多人误认日本画为国画,也有人明明画的是日本画,偏偏自称是中国画家,实在可怜复可笑……拿人家的祖宗来供奉,这总是个笑话”,使接受日本西洋美术技法训练的本省画家处处受到排斥。

日据时期,台湾不少有艺术天分的画家改学西洋画或是东洋画,他们的画作于光复后遭到外省籍画家排斥,认为其不符合中华正统。图为入选第一届台展东洋画部、台湾女性画家陈进所绘的《姿》。(沉浸陈进网站)

1960年代国民党政府在台推行“中国古典式样新建筑”,兴建如台北故宫博物院、圆山大饭店等建筑。随即把目光看向了位在台北市的台北城城门,除被日人拆除的宝成门(西门)外,针对台北府城仅存四座城楼进行改建。其中,具有红砖碉堡之闽南特色的东门、南门与小南门在中华文化复兴运动政策下,于1966年以“整顿市容以符合观光需要”为由,由中国南方闽式风格被改建为中国北方的琉璃瓦顶亭阁式建筑。而为了减少本省人与外省人沟通障碍所强势推行的“国语”教育,使方言(闽南语、客家语和原住民族语)成为国民党政府主要打击的对象。这些因为文化政策的缺失,长年累积的不满与冲突纷纷于解严后一一显现出来。

在高举“本土化”大旗、将中国大陆“他者化”的人眼中,过去国民党政府推行的文化政策,是在“消灭”台湾的闽南、客家与原住民文化;唯有推动台湾本土文化至上,才能弥补昔日国民党政府所未重视的台湾文化与历史。事实上,无论是两蒋时所推行的文化政策,还是台湾的闽南、客家文化,皆与中华文化一脉相承,中华文化也并不排斥原住民或其他少数民族文化,反观这些蓬勃的台湾文化特色于日据时期遭到严重的贬抑。

其实对于中华文化,活在现代社会的大众应该将其视为类似社群媒体的媒介平台,在中华文化范畴底下的各个次文化借此平台发扬光大,而外界也可通过这个平台来发现、或详细了解各个次文化之异同,台湾文化自然可以乘着传播中华文化的列车开到全世界去,真正实现“让世界看到台湾”。如今有些台湾的绿营人士认为独尊台湾文化,误以为彻底切割台湾文化与中华文化的渊源才能彰显台湾文化主体性,不仅断了让全世界认识台湾文化的机会,失去了源头活水,台湾本土文化宛如空中楼阁般,无法从源头汲取养分、与时俱进,自然也难以维持长久。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