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拆封台湾主体】是文化聚宝盆 还是失根兰花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台湾文化主体性”这个概念出现至今,一直没有一个得够得到各方共识的解释,但又被台湾民进党政府所大力推动着。影响所及,举凡博物馆政策、艺术政策、文化产业补助政策等,都深受其牵引,多维新闻将通过系列稿件,以“台湾文化主体性”为核心来探讨几个层面,除了解析“台湾文化主体性”概念外,也聚焦于目前台湾政府如何“建构”台湾文化主体性,并拉开时间与空间维度,向内回溯战后台湾威权时期与民主化后的文化政策、以及向外对照土耳其和中国大陆文化建设。此为第二篇。

探索台湾自身文化元素成为近几年台湾文化界的显学,许多艺文表现作品、建筑、设计都试图捕捉台湾味,当然这与民进党政府一直以来的“台湾文化主体性”建构工程有关系。

但二十年来,民进党在执政期间仍然难以正面表述“文化主体性”的内涵,经过文化政策的历史爬梳,或许会让这块主体性的蓝图得到更清楚的显影,到底主体性会是一个正当的圆,还是一种自圆其说的碎片拼凑体,历程中内容与形式的错置也让台湾文化主体性问题在多重交杂中显得暧昧不明。

民进党政府上任后,台湾双十典礼一直是台湾形象的展演场,图为2018年台湾双十典礼礼宾袋内容。(台湾内政部提供)

台湾本土文化的建构应该自1970年代,蒋经国意识到反攻大陆无望,因此开始采取一系列建设台湾措施,并推进台湾本土化的历程;这除了同样鼓励文化工作者将视角回望台湾土地外,同时反思充斥美国现代西洋文化的氛围、进一步探索台湾本土题材,包括民歌运动、台湾乡土文学以至于后来的台湾新电影运动等。值得注意的是,这时期的文艺创作趋势是由民间的现实主义取向带动,因此当时的分别在于东、西方现代性的抗衡,而并非大陆与台湾的切割。

从东、西文明现代性转向两岸对峙

但文化上回归现实主义浪潮到了1990年代李登辉上任后,因其在政治论述上往“两国论”发展,在文化上也加强国族认同建构,在史观上则发扬亲日的《台湾人四百年史》,这时候的他者变成了中国大陆。

李登辉于1990年代上任总统后,开始在文化教育上进行国族认同建构,在史观上则发扬亲日的四百年史。(台湾国史馆)

李登辉任内的文化建构工程学习日本社区工作概念,在1994年推动社总体营造计划,从“人、文、地、产、景”五大面向着手,希望由社区观点,重新诠释与参与具有在地特色的文化性公共事务,强调“由下而上”、“民众参与”、“小区自主”、“永续发展”等运作原则与方式,培养社区意识。

除了李登辉政府外,当时台湾内部台独势力对于台湾文化在切割中国大陆文化的诠释上也有多种“想象”,比如1996年民进党彭明敏参选总统时便提出“海洋国家”的说法;台湾历史学者杜正胜则提出“同心圆史观”,认为要以台湾为中心,如同心圆般向外一圈圈扩散认识世界跟历史。

不论是海洋国家还是同心圆史观,皆是为了要在文化上与大中国“陆地文化”作出区隔。上述看法虽然当时并未直接对文化政策造成影响,但日后民进党执政时,在文化政策取材多离不开这些想象与认识论。

海洋国家与海洋文化为民进党政府所推崇的台湾文化内容之一。图为高雄海洋文化及音樂流行中心,该建案于陈菊任内拍板,并於2018年落成,其取海洋波浪意象进行设计。(IG@happyhour2007)

到了2000年陈水扁竞选总统时,台湾诗人李敏勇帮陈水扁草拟“文化白皮书”,其中指出要形塑台湾国民意识、建立台湾文化主体性等内容。但等到陈水扁上任后,将重心放在政治与经济上,着重文化经济效益,推动文创产业,顶多在平衡城乡发展的政策指引下盖了许多文化中心,后来多沦为蚊子馆而备受争议。也因此,当陈水扁任期结束时,李敏勇于2013年“民进党八年执政研讨会”上批判陈水扁是政治动物,没有文化深度。

马英九“台湾特色中华文化”不脱两岸对峙格局

当马英九于2008年代表国民党重拾政权时,这时文化政策与走向也难以回到1980年代蒋经国的氛围。他既无法回到大中国文化叙事,但也无法全然承接民进党台湾文化的说法,所以他于2009年10月提出“台湾特色中华文化”。

那甚么是“台湾特色中华文化”,根据马英九时期重要的文化政策幕僚盛治仁说法,他认为 :

台湾文化的基础和本质当然是中华文化。只是,台湾过去这一、两百年在历史上的特殊性,以及过去这几十年,我们的自由、民主、开放制度,其实我们已经发展出一套与中国大陆在本质上和形式上都不太一样的、很有特色的本身的文化。
--盛治仁

马英九任内提倡“台湾特色中华文化”,认为台湾文化本质虽是中华文化,但因历史发展故具特殊性。图为2013年,马英九在总统府接见“第9届两岸经贸文化论坛”代表团画面。(中央社)

所以马英九承认台湾文化离不开中国文化,但又因历史际遇有其台湾特色。比如马英九自身便推崇“汉字文化”,他在2004年任台北市长期间便举办多届“汉字文化艺术节”,2014年任总统时,他提倡保留正体汉字,并推动两岸语文和解。

蔡英文文化政策是李登辉与民进党路线的大锅炒

这样的台湾特色文化,到蔡英文2016年上任又面临二度断层。蔡英文任内的文化政策可说总结李登辉与民进党过往的文化政策想象,比如她强化李登辉日本社造工作,提出“地方创生”,学习日本“产、地、人”的面相,除了挖掘当地特色,并同时为当地经济带来活水,但抄了形式,内容上也承袭李登辉亲日、发扬日本殖民文化,比如近年台湾新建的文化馆舍多以日式宿舍与日式建筑为主,像台湾铁道博物馆及地方日式宿舍整修计划等。

台湾博物馆铁道部园区,前身为日据时代的台湾总督府交通局铁道部,光复后则改制为台湾省行政长官公署交通处铁路管理委员会,作为台湾铁路营运总部有长达70年的历史,于2007年被指定为“国定古迹”。(林君颖╱多维新闻)

同样地,时任文化部长郑丽君任内多着墨于“文化经济产业生态系”,希望建立文化金融体系,所以才有“文化策进院”组织新设。此外,蔡英文也吸纳2000年初台独内部盛行林妈利血液理论,认为台湾种族上更亲近南岛民族,这种南岛文化的推动,也成为跟蔡英文推动“新南向”政策铺一条文化轨道。

简言之,蔡英文任内的文化政策吸纳了过往民进党与台独文化,炒成了大锅菜,但值得注意的是,虽然蔡英文任内文化人士多会抛出议题与大陆切割,如2018年时任故宫院长陈其南提出“故宫台湾化”的议题、郑丽君于2017年提到台湾艺术史纳入中国艺术史让台湾艺术史主体性面临挑战等等。但这些都还是“说法”,蔡英文真正在运作的可能还是经济效益与资源分配。

前文化部长郑丽君任内试图打造文化经济产业生态系,文策院为其任内重要成果之一。图为郑丽君(中)与文策院第1届董监事合影。(文化部提供)

但事实上,文化预算与文创产业的成果目前看来都还不是很高。从支出来看,自2010年至2020年这十年间,文化支出占中央政府总预算平均约1.6%,而地方政府文化支出占地方政府预算平均约2.8%左右;文创产业截至2018年约65,000家,营业额占GDP比重为4.89%。

综观台湾三十年来文化政策发展,其实台湾文化主体性在各方说法中是越定义越模糊,演变到后来俯拾皆是“抗中”,除了与中国大陆区别之外,其他的内容都是不清晰的,但这样也让台湾过度执着在大陆身上,而搁置历史进程中与其他国家的恩怨情仇,包括早期台湾文化界所执着的与美国、日殖的关系,同时也失去台湾文化往前发展的契机。

从另个角度来看,政策其实更多地意味资源分配,是否“台湾文化主体性”的大旗遮蔽了政治权术与政客谋私利的操作,这是新世代台湾青年为台湾文化主体性目眩神迷时不可不看见的真相。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