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拆封台湾主体】美国剑指孔子学院 是台湾突围良机吗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台湾文化主体性”这个概念出现至今,一直没有一个能够得到各方共识的解释,但又被台湾民进党政府所大力推动着。影响所及,举凡博物馆政策、艺术政策、文化产业补助政策等,都深受其牵引,多维新闻通过系列稿件,以“台湾文化主体性”为核心来探讨几个层面,除了解析“台湾文化主体性”概念外,也聚焦于目前台湾政府如何“建构”台湾文化主体性,并拉开时间与空间维度,向内回溯战后台湾威权时期与民主化后的文化政策、以及向外对照土耳其和中国大陆文化建设。此为最末篇。

在中美博弈和美国大选的综合催化之下,中国大陆设在海外的“孔子学院”近来成为政治交锋的焦点。最新的进展是,美国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于8月13日发布声明称,将“孔子学院美国中心” (Confucius Institute U.S. Center,CIUS)列管为“外国使团”(foreign missions)。蓬佩奥在声明中称,设在华盛顿的孔子学院美国中心是“一个推动北京在美国校园以及中小学课堂进行全球宣传及恶意影响活动的实体”。

美国国务院宣布,将管理美国国内孔子学院的“孔子学院美国中心”列为“外国代表机构”。图为欧洲19家孔子学院开会,探讨为落实“一带一路”倡议发挥更大作用。(新华社)

据了解,首家孔子学院于2004年开办以来,截至2020年6月,美国共有75所孔子学院,其中66所设在学院和大学。然而,自今(2020)年1月开始,包括马里兰大学、密苏里大学在内,多所美国大学纷纷宣布结束与校内孔子学院的合作关系。另一方面,2020年7月大陆官方宣布,原由“国家汉语国际推广领导小组办公室”管辖的孔子学院,改由民间公益组织性质的“中国国际中文教育基金会”全面负责。很显然的,北京有意借此降低孔子学院的官方色彩,向德国歌德学院、英国文化协会或法兰西文化协会等西方文化机构的形式靠拢,但中美现实的态势,仍然将孔子学院挤上政治角力的风口浪尖。

事实上,孔子学院只是中共文化战线的冰山一角,更是习近平时代推进国家建设布局的一环,2016年所提出的“四个自信”便涵盖了“文化自信”,借此对内强化论述基础,同时对外在意识形态战场上争取具有主体性的话语权。相对于此,过往在两蒋时期通过“中华文化复兴运动”与中共争夺正统的台湾,官方自李登辉时代提出了“文化主体性”,及至民进党执政更明确化为“台湾文化体性”,从过去争取“中华文化”诠释权,随着台湾新兴国族认同建构的过程,转变于争取“排除中国”、“区隔中国”的文化政策。

所谓“台湾文化主体性”,若从本土文化认同的角度来看,本就无可厚非,然而若在政治权力主导之下,走上了一条排他式的文化认同重构,恐怕是让“主体”的面目更形模糊,陷入了尴尬且无所适从的境地。一个例子是,台湾在马英九执政的2011年,由文化部牵头成立了“台湾书院”(Taiwan Academy),目的在海外推广“具有台湾特色的中华文化”,主要运作的机构分布在美国纽约、洛杉矶、休斯顿等地区。

台湾作家龙应台担任台文化部长期间,在海外设立“台湾书院”,主要推广台湾研究与汉学研究,并促进与外国学术单位的交流。(多维新闻)

“台湾书院”成立初期,时任台文化部长的龙应台表示:台湾书院并非与中国大陆孔子学院竞争,但也暂时不与其合作。该机构成立之后,运作上随即面临了难题,首先是微观层面,台湾书院系隶属于台湾政府的机构,但背后运作涉及了台湾官方14个部会,叠床架屋、权责难分。其次,更重要的是宏观层面,究竟什么是“具有台湾特色的中华文化”?台湾的主事者没有说清楚,对中国大陆愈发排斥的台湾民众摸不着头绪,对于外国人更是困惑:若是要想接触中华文化,为何不选择实际扎根于中国大陆的相关机构?

也因为如此,这个诞生在“双十庆典”100周年的“台湾书院”,由于面貌和内涵模糊不清,并没有替台湾在“文化外交”做到冲锋陷阵的效果,更别奢言“台湾文化主体性”的展现。而在民进党蔡英文上台后,“台湾书院”的编制虽然仍在,但几乎没有能见度,还比较有声量的是洛杉矶台湾书院,活动大部份则仅止于讲座或座谈会,介绍台湾的电影、漫画和表演艺术等等。

无论是大陆的孔子学院,还是台湾的台湾书院,目的都在于通过文化向海外展现“软实力”(Soft Power)。但要想“软实力”真正发挥作用,第一还是要本地人民知道自己是谁、进而沿着清晰的自我认同,摸索出对外的话语;第二,则是要有坚实的“硬实力”为基础,“打铁还须自身硬”。今日中国大陆包括孔子学院在内的海外宣传,当然还有着这样那样犹待解决的缺点,但看一看过去英国和美国的发展史,其文化吸引力或文化输出,背后伴随的即是国家实力和影响力的大幅扩展。

台湾官方提倡的“台湾文化主体性”,思想底色是排斥中华文化的元素,例如台北故宫博物院朝向一般博物馆转型,淡化原有中华文化色彩。(维基百科公有领域)

回过头来看台湾的问题,想要建立“文化主体性”、想要发挥海外的文化影响力,当然都是自然而然且良善的主观愿望。但台湾必须先厘清,若是如同当今民进党政府抽离中华文化的做法,例如将台北故宫朝着一般博物馆转型,又或是自我刨除深根于社会肌理的中国性,那么“台湾文化”是不是缺失了很大一个部分,看似在建立“主体性”,其实是在掏空自己,从而越来越虚无和虚空?

除此之外,两岸的实力对比正在不断拉开,不可讳言中国大陆掌握了越来越大的文化话语权,今日“孔子学院”在美国产生的争议,恰恰说明了中国崛起之后,方方面面的影响力确实踩中了美国维持霸权、关乎自身盛衰的敏感痛处,从而展现在包括孔子学院、抖音(TikTok)、华为等等争议事件的政治折腾,特朗普(Donald Trump)更威胁,如果其败选,所有美国人都要受迫“学中文”。

中文也成为美国对华博弈的新战场。特朗普(右)日前声称,若他输掉大选,“全美國人都要去學中文了”。(AP)

把中美竞逐场景放到两岸关系上,这也是台湾需要看到的地方,究竟是要让两岸关系恶化冲突下去,致使自身愈处边缘?还是要两岸和平共处,在文化上展现出一加一大于二的正面效果?近来中美在台湾军事动作频频,说明了紧张的程度正在升级,但这些都是中美博弈新格局下的缩影,就算是文化也脱离不了这个格局。

台湾的民进党政府看来已经铁了心采取对美“一面倒”路线,那么口中不断高喊的“主体性”,却是架构在对美国甚至日本高度的“附庸性”。究竟什么是“台湾文化主体性”?恐怕最终只会让位给与日俱增的政治考量。至于“我是谁”的问题,也终将湮没在战云密布的局势之中。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