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战连败 国民党利空出尽了吗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启臣无力可回天”,这大约是近半年来,一直期望有所作为,却始终中兴不能的国民党最佳的批注。

2020年,对于这个世界,是个艰辛的一年,对于国民党来说,更是苦不堪言,甚至到了被羞辱的地步。从开年的台湾总统与立委选举大败,到6月韩国瑜惨遭高票罢免,再到8月15日高雄市长补选一役,竟以创下得票历史新低作结。连战连败的国民党到此,究竟利空出尽了没,成为外界眼下最大的好奇。

尽管前高雄市长韩国瑜(右)和现任国民党主席江启臣(中)双双现身市长补选选前之夜,极力为李眉蓁拉抬造势,选举结果依旧不理想,甚至创下国民党在当地得票最低纪绿。(蔡苡柔/多维新闻)

对照卷土重来的民进党籍高雄市长当选人陈其迈拿下67万1,804票,豪取70%得票率,代表国民党临阵出征的李眉蓁最终仅获得24万余票、得票率25.9%,惨输陈其迈42万票,不仅跌破了国民党选前设定的三成基本盘防线,也创下蓝营高雄在地得票数新低纪录,此情此景写在发表败选感言时的李眉蓁,以及陪同出席的国民党主席江启臣的脸上,已非落寞二字足以言说。

事实上,这一场高雄市长补选结果,道尽了情势颓危的国民党未来三大悬念:国民党如何在长年欠缺耕耘的南台湾振作起来?屡战屡败的国民党,谷底究竟在哪?以及以江启臣为首的国民党中央,是否将因此次败选而有权力动摇之虑?

“2022赢回高雄”的基础何在

首先,台湾地方政治版图在1997年县市长选举后,奠下了“北蓝南绿”的基本结构,尤其高雄市自1998年谢长廷险胜寻求市长连任的吴敦义后,便开启了长达20年的“绿色执政”,绿营在高雄的选情一向大好,也表现在区域立委的选举结果上,国民党在高雄当地甚至与民进党力搏立委席次都极尽弱势。尽管韩国瑜2018年终于为国民党赢回了一场久违的市长选举,但细究当次胜选的本质,更多的是韩国瑜凭着一己之力,瓦解了绿色版图,而非国民党赢了民进党。

15日高雄市长补选开票当晚,江启臣在败选后发表谈话,矢言“可以失败,绝不失志; 2022高雄,国民党必将再起”、“国民党会用行动赢回高雄市民的支持,2022赢回高雄”。江启臣确实有必要为党运倾颓的国民党众加油打气一番,但“2022赢回高雄”一句话说得简单,却是国民党在高雄当地的沉重与痛。李眉蓁以现任高雄市议员之姿挑战市长大位,连她自己选前都坦言是“越级打怪”,这同步透露了国民党在高雄存在人才荒的困境。

一则高雄长年由民进党主政,上至市长、市府官员,下至8席至9席的区域立委,时而由民进党“赢者全拿”,这表面风光不打紧,实则提供民进党培养党内政治人物、培养干部梯队的大好机会。相对来说,国民党在高雄当地便少有历练党籍精英的制度渠道。这也表现在本次补选准备期只有两个月时间,民进党方面呈现“兵多将广”,国民党却苦无战将挂帅,舍弃形象上了无新意的老将之后,只能推派原先一点知名度也没有的李眉蓁单枪上场,说好听一点叫初生之犊,实际上成为炮灰。

高雄的人才荒只是一个缩影,放诸南台湾多个县市,国民党也都有类似的问题。当在地人才欠缺培养,耕耘不足的情况没有改善,江启臣所谓“2022赢回高雄”,只像是一句空话,一点实现的基础也没有。

现任台湾驻日代表谢长廷,曾于1998年以些微票数击败吴敦义,拿下高雄市长,从此开启民进党在高雄的20年地方执政。(中央社)

谷底或继续探底

其次,《左传.庄公十年》云:“夫战,勇气也。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2020年迄今8个月过去,国民党已在三场选举不光彩地吃了败仗,国民党众表露出来的竭早已清晰可见,但问题是,这场市长补选的败选,会成为国民党的最终谷底吗?选举胜败乃兵家常事,起伏终有日,国民党全党目前士气低迷的原因,除了民进党在台湾主流社会特意营造“反中”大势,致国民党有志难伸、甚至开始“怀疑自己”外,党众们看不到这个党颓势的底部在哪,更是打击士气、拉抬不了党气、党运的重要原因。

输了一场大选就罢了,韩国瑜被多于当选票数的93万选票罢免成功,应该够震惊了吧!尔今,李眉蓁输了补选不是意外,但意外的是国民党此刻就连三成的基本盘选票都保不住,这会是国民党的谷底了吗?还是还能够继续探底?只要国民党无法为支持者的士气止血,无法营造国民党已利空出尽,那么距离触底反弹的一天就还很遥远。

台湾内部多有评论认为,直到高雄市长补选的结束,才算是一系列罢免韩国瑜行动的最终完结。(蔡苡柔/多维新闻)

党中央权威受创

最后,败选后的例行公事必然进行检讨,这后续将紧接而来的责难,恐怕很难由李眉蓁一个人一肩扛起。曾经代表青壮世代入主党中央的江启臣,予人中兴少主的极大期待,尽管韩国瑜遭罢免一事当为初上任不久的江启臣“非战之罪”,但外界与国民党内的众人或许更会追问,这场高雄市长补选的败北,主要延续着高雄市民与韩国瑜近两年的“爱恨情仇”而来,那也属江启臣的“非战之罪”吗?

必须承认,上任不过几月的江启臣确实力犹未逮,岂能期待沉疴过重的国民党一时半刻便脱胎换骨?除了前述地方人才培养有碍,党中央与地方的工作协调也是艰涩莫名,更别提早已让江启臣焦头烂额、饱受内外抨击的两岸政策;可以说,如今的国民党事务,没有什么好事,也没有一件简单的事。然而,凡此总总依旧无法为江启臣带来脱罪,只因他是现任党主席,便有责带领这个党走向新生,与此同时,伴随罢免案通过以及补选失利,以江启臣为首的党中央压力只会更甚,在检讨败选恐有殃及党中央权威的情势下,身处党中央的江启臣权力会否遭遇质疑、挑战,无疑将是国民党下一波茶壶内风暴的预告,国民党内的权力在这场选后,料将还有颠簸。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