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民党的炮灰之路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高雄市长补选惨败后,大家不在乎国民党的改革,而关心国民党主席江启臣将被谁所取代,党内抓战犯文化肆虐,蓝军年轻一辈难道永远只能当炮灰?(中央社)

国民党现今在台湾选举遭遇一连串失败,光是2020年内就吞下三次败仗,分别是2020年台湾总统大选、高雄市长韩国瑜罢免案,以及高雄市长补选,惨遭“三振”,台湾人对国民党的失败已感到司空见惯,“再起”之路看似已彻底与国民党绝缘。虽然说,国民党这个百年老党有其独特性,在历史上几度被认为即将消亡,却总能掌握历史的机遇撑了下来,就算再也回不去当初开创亚洲第一个民主共和国的荣光,但能在台湾安身立命,也好过那些早已被扫进历史洪流的诸多浮云。可是,倘若国民党再看不清自身的问题所在,尽管几度有幸延寿,终究走不出何时才“死透”的时间问题。

谁肯耕耘基层?

事实上,本次国民党在高雄市长的补选虽然挫败,但从得票数字而言,就算是掘地三尺都绿油油的高雄市,也并非完全没有国民党耕耘的空间。首先,或许是今年6月罢免韩国瑜的同意票开出93万9,090票的可观数字,从而给了民进党信心,高雄市长补选前夕,陈其迈曾喊出得票93万的超高标准,但最后的得票数字仅为67万余票,明显不如预期。何况,本次高雄市长补选的投票率为41%,与6月的韩国瑜罢免案42%的投票率相距不远,若民进党要以投票率高低来解读自己为何达不到事前预估的得票标准,显然是说不通的。从罢韩与补选的票数差异看来,“反对韩国瑜”,明显不必然“支持民进党”。

持平而论,陈其迈在高雄已深耕多年,早在1995年就当选高雄市立法委员,后续也曾经代理过高雄市长,更别说2018年挑起大梁与韩国瑜近身肉搏,如今陈其迈将正式成为高雄市长,不可谓不是20年磨一剑的结果。然而本次高雄市长补选的时程相当紧凑,国民党所推出的李眉蓁,从6月下旬确定征召到8月15日实际投票,只有不到两个月时间可以冲刺,本就不大可能扳倒根基稳固的陈其迈。

回到2018年的台湾县市首长九合一选举,也是韩国瑜击败陈其迈的那一次,当时高雄市长投票率达到73%,有效票总数为165万6,907票,远多于此次高雄市长补选的总有效票数95万9,242票。若将两次高雄市长选举的票数相减,也就是说,还有将近70万选民未于本次高雄市长补选中表态,甚至比陈其迈通过补选当选的票数还高。如果国民党乃至于台湾民众党,直接认定自己在泛绿选区毫无拓展机会,岂非太看扁自己?也等于平白将近好几十万缺席投票的选民,都假性排除了潜在支持的可能。

同时,本次高雄市长补选也凸显了,国民党一直以来都太过仰赖蓝大于绿的传统政治版图,对泛绿选区则显得一副可有可无的消极态度,每当选举来临,多有匆忙从政务百官中挑人参战的前例,这样的决策说好听是“优秀政务官下乡”、“年轻刺客参选”,但再多的包装都不离国民党最大的缺陷,也就是缺乏对艰困选区的长期规划,每逢选战只能临时抱佛脚,不仅难以令艰困选区得到翻转,更让这些选将一个个因惨败沦为“炮灰”、“弃子”,使国民党人才库渐渐凋零。

纵然国民党当前仍握有多数席次的县市首长,但人才断层的恶果,如今已明确显示在立委席次之上,不仅席次远落后给民进党,且战将多是年纪一大把的资深立委,退一步来说,年龄当然不影响问政质量,但是对比民进党立委大军整体的年轻有劲,外界自然会替国民党捏把冷汗,他日的县市首长改选,乃至于立委接班,蓝军是否后继有人?

与之相反的是,民进党则是有计划地推动中生代投入经营艰困选区,就算一开始败选,民进党也乐见中生代再接再,厉而这些人最后多能不负所托,得到多数在地选民的认同,包括郑文灿、林右昌皆曾先是落选,后于次届选举分别当选桃园市长、基隆市长,现任台湾交通部长林佳龙更曾在台中「蹲点」长达10年,终于赢了一场市长选举,此外,现任台湾驻美代表萧美琴也曾在民进党极为艰困选区的花莲当选区域立委,以上都是相当成功的案例。

国民党应告别炮灰文化

是故,本次高雄市长补选对国民党最大意义,应当是栽培一名能够代表国民党长期耕耘高雄市的选将,洗刷高雄在地选民对国民党“重北轻南”的长期印象。尽管李眉蓁在本次选举期间争议频传,硕士论文爆出抄袭丑闻又屡屡失言,未来她恐怕已不适合再代表国民党服务高雄,但国民党如果忘记耕耘高雄的最高指导原则,只想复制“韩国瑜”奇迹一步登天,那不仅不切实际,也是对高雄人的最大藐视。

李眉蓁在本次高雄市长补选中表现不佳,不仅爆发硕士论文高度抄袭的争议,也频频传出失言问题,在究责文化兴盛的国民党,李眉蓁恐怕已难逃成为炮灰的命运。(中央社)

国民党缺乏基层经营,在台湾大小选战纷纷吞败,以至于艰困选区的选将只能沦为“炮灰”,这样的问题,似乎也出现在国民党的“内部选举”。

国民党主席江启臣上任迄今不足半年,已接连遭遇两场选举失利,在立法院议事角力一端,国民党同样寡不敌众,议题主导性疲弱,难以与抗争经验值高到破表的民进党相抗衡,以至于江启臣虽贵为堂堂百年老党史上最年轻的党主席,却一点都展现不出“少主中兴”的威势,也因国民党主席将于2021年年中再次改选,使得台湾舆论早已在讨论谁将取代江启臣。

国民党在2020年败选,当时痛定思痛要寻求“中生代接班”的诉求,似乎早已被国民党自己忘个一乾二净,曾经顶着中生代光环的江启臣,如今光环黯淡,少主泡沫不是假说,而是现实困境。如果说李眉蓁是这场高雄市长选举之中,国民党最前线、第一个炮灰,那么人在大后方的江启臣是不是第二个?坚决说“不是”的声音,只怕越来越小。

何以江启臣会如此弱势?事实上,这也和江启臣本身缺乏历练有相当的关系。江启臣在当上国民党主席之前,仅是一介阳春立委,就连县市长选战都没打过,这样的经历比起历任党主席老道的沙场经验,绝对是菜鸟级的。然而经验的深浅,并不见得会直接影响江启臣的决策质量,但是对国民党支持者而言,国民党主席大多是台湾总统级的人选,就目前江启臣的声望与从政成绩而言,他显然还不到这样的层级,这也将在国民党支持者心里种下「所托非人」的阴影,令江启臣的政治分量「可有可无」。

只不过,改革本来就不是一朝一夕就能达成的事项,更别说是积弊已深的国民党,若要江启臣短短几个月就让国民党起死回生,这样的想法或诉求实在太过浪漫。换作是民进党,蔡英文自2008年接掌民进党,直到民进党2016年完成政党轮替、全面执政,也扎扎实实地走了八年。如今眼见江启臣即将成为国民党下一个炮灰,或许心里最开心的不是别人,正是巴不得国民党永远沉沦的民进党,以及觊觎蓝营选票已久的柯文哲与台湾民众党。

不论是今年初的台湾总统大选失败,以及韩国瑜罢免案的失败,若要把这些明显并非江启臣所致生的苦果,全然加诸于江启臣身上,并成为明(2021)年推翻江启臣的理由,明显是不患无辞的欲加之罪,只是国民党内斗内行的“抓战犯”陋习,自然不会这么轻易放过江启臣。说到底,究竟江启臣适不适任国民党主席,终究要通过国民党内部选举来做决定,不过,与国民党缺乏对艰困选区的经营道理相似,当党内年轻辈一个个“被上场”并当成炮灰,国民党若还想图谋再起,终究只是痴人说梦。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