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政治】民主不是罢免游戏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高雄市长补选告一段落,民进党籍候选人陈其迈以67万票、超过70%的得票率顺利当选高雄市长。然而陈其迈还未上任,网络上便有人创立“罢免陈其迈联盟”,声称“公民割麦子 罢免市长联署活动开跑”,呼吁国民党尽快展开罢免行动,免得永不得翻身。

然而,根据台湾《选罢法》规定,陈其迈若任职未满一年不得罢免,照此情况,即便现在就开始做准备,至少也要等到2021年8月过后才能提出罢免,届时距离2022地方选举已时日无多,姑且不论成败,都已无实质意义。

自从2018年国民党挟“韩流”之势崛起,并于短短一年被拉下神坛,在补选又以大比数的差距败给民进党,比起其他县市,高雄的这两年可以说是既波折又充满政治味。高雄就像各政党都不想放弃的宝库,为了争夺其中的利益,各方不断在其中尽情舞动,真正的市容与市政发展却早已被耽搁。当初高雄为何会从绿地翻为蓝天,是因为青年北漂,还是因为产业转型?还是为了高雄人那苦闷已久、亟欲改变的心情?恐怕已无多少人记得,只剩政治操弄下的撕裂、仇恨与对立留在这块土地。

准高雄市长陈其迈在补选中以极大差距胜出。(陈其迈竞选办公室)

这种政治气息蔓延太久,以至于面对韩国瑜遭罢免、国民党又接连败选的结果,蓝营支持者的心情必然是复杂、低落甚至愤怒的,也因此会出现各种不理性的报复性举措,所为无他,能给对手带来多少麻烦算多少,即便最后只是徒劳无功。因此除了发起“罢免陈其迈”之外,甚至有人在LINE群组中扬言杀害高雄市政府官员,因而遭到警方逮捕。

然而,此些报复性的言行或许能暂时让支持者们宣泄不满,却对自己支持的政党毫无帮助。李眉蓁自参选至终都无法拉抬声势,尽管韩国瑜于选前之夜出面站台力挺,对整体选情也未有太大影响,国民党党团总召林为洲因此表示,国民党是时候“告别韩流”了。然而此种说法也引起韩国瑜支持者不满,认为国民党是将败选责任甩锅到韩国瑜身上。

国民党当然要告别韩流,也不该成天痴心妄想会有一个救世主凭空降世,或是每次都能等待执政党出错后,变成轻松复制2018年的惊天逆转。而所谓“告别韩流”的意义,应该在于摆脱对韩流所引发的人气与风潮的依恋,彻底认清自己现在低迷的事实,用实际行动与改革,将原本“只支持韩国瑜”的钢铁韩粉疏导到国民党身上,而不是简单一句“告别韩流”,将韩国瑜与国民党切割,一切就万事大吉。

韩国瑜还有人气尚存是事实,救不了国民党也是事实,但国民党自身在高雄的根基不足,补选只能随意派出不成气候的候选人参战,继韩流之后,又再没激起民众支持与兴趣的论述与作为,支持者看不到该党的核心理念,才是导致高雄补选惨败的主因。韩粉们固然会对国民党与韩国瑜“割席”的言论感到愤慨,也对高雄再次被民进党夺回感到不满,但再继续跟进行罢免等相关的政治操作,也肯定激不起任何火花,对垂垂老矣的国民党也没有任何帮助,更重要的是,这对高雄而言百害而无一利。

8月14日高雄市长补选选前之夜下起大雨,国民党候选人李眉蓁与党主席江启臣、前高雄市长韩国瑜等人,在雨中吁请选民力挺李眉蓁。(中央社)

包含总统大选在内,高雄在两年内已历经四次选举,一旦面临选举,政治面的斗争与操作必然会优先于高雄市政,政治人物们在这段时间思考的是如何胜选,而不是如何发展高雄,蓝营若再次发起罢免陈其迈,便真的使高雄这四年都在政党恶斗的乌烟瘴气中度过。

其实早在2018年的选举,国民党就该看清自己在泛绿选区耕耘不足的事实,韩国瑜的当选建立在各种天时、地利、人和之下,但终究不可能是常态,国民党或许被胜利冲昏了头,而未能认知到自身从未改进过的缺陷,若再随着民粹起舞,或纠结于“韩流”与否,不过是在自我欺瞒中继续沉沦。

民进党既已当选,不论选民接受与否,都应让一切政治纷争归于平静,从市政层面提出批评、认真监督。而民进党除了要记取当初失去高雄的教训,专心于改善高雄发展之外,也应尽力抹平这两年来高雄所充斥的肃杀与对立的气氛,并放下“高雄本就属于民进党”的骄傲心态,别再醉心于政治操作,否则在民意如海啸的时代,随时都有翻船的可能。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