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是帕夫洛夫的狗 愚台者才为虚名而战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台湾驻索国代表罗震华(左)及索马里兰外交暨国际合作部部长穆雅辛(右)共同为台湾驻索代表处揭牌。 (台湾外交部提供)

台湾驻索马里兰代表处8月17日正式开张,为了庆祝目前唯一一个以“台湾”为名的代表处成立,台湾外交部在脸书(Facebook)发文称“牌子就写台湾没有多余赘字”,还以网路用语“酥胡(舒服的意思)”反映欢喜之意。但到底什么是“赘字”?外交部才嗨到一半就火烧后院,在台湾内部,许多政治光谱偏蓝人士质疑浪起,抨击台湾外交部是把“中华民国”给丟了,还逼得蔡英文不得不亲上火线强调,“中华民国绝不是赘字”。

心理学有个著名的实验,叫做“帕夫洛夫的狗(Pavlov's Dog)”,研究所谓的“古典制约”,整个内容大体上是:帕夫洛夫每次餵狗吃东西时,先摇摇铃铛,让狗习惯将“摇铃铛”与“吃东西”链接在一起,之后只要铃铛响起,不管狗有没有吃到食物,都会不自觉的流下口水。台湾蓝营人士对外交部“赘字说”的膝射式反应,大概与“帕夫洛夫的狗”相去不远。

中华民国不在赘字范围

盘查台湾外交部的驻外馆处,除了有建立正式外交关系、散落於南太平洋、中南美洲、欧洲及非洲的15个邦交国外,碍于两岸与国际政治现实,所有没跟台湾建立正式外交关系的驻外馆处,其名称没有一个标示“中华民国”,这意味着台湾外交部所谓的“赘字”,一开始便不具有“现实性”。以台湾驻美国代表处为例,该代表处全名为“驻美国台北经济文化代表处”,当中没有“中华民国”,也没有“台湾”,而是以“台北”为名,且仅能以“经济文化”这类较不敏感的字眼作为头衔,目前所有台湾於非邦交国的驻外馆处,其名称无一超脱这一范畴,比较“前进”的如“驻英国台北代表处”、“驻荷兰台北代表处”等等,但依然以“台北”为名。

这自然是国际政治现实折冲下的结果,尤其自2017年起,两岸关系趋向紧张,北京开始要求非台湾邦交国的台湾驻馆,不准以“中华民国”或“台湾”为名,包括迪拜、约旦、尼日利亚、厄瓜多尔、巴林、巴布亚新几内亚、斐济等台湾驻外馆处,都被迫将名称改为“台北”。也正是北京近年对台湾加大外交压力,与索马里兰接触、并进一步设馆营运一事,无疑成了台湾外交近年来的一场久旱甘霖,甚而亢奋地说出“就是‘辣’个台湾代表处在索马里兰掛牌营运”的浮躁词汇,以及欠缺“政治敏感性”的拋出“赘字说”。

台外交部发言人欧江安称,索马里兰的物产非常丰富,位处亚丁湾口,具有重要的战略地位,没有海盗的滋扰,是非常稳定的民主政体。 (屈彥辰/多维新闻)

从各方脉络来看,台湾外交部所谓的赘字,“正朔”而言,指的当是类似“经济文化办事处”之类的用字,而非“中华民国”,但就如“帕夫洛夫的狗”的实验一般,蓝营人士为何会如此敏感,在于他们早已认定蔡英文代表台独。回顾2020年大选时,国民党推出的候选人韩国瑜,更曾在政见会上三呼“中华民国万岁”,要求蔡英文把台湾的国家定位说清楚,更別提台湾外交部疑似“去中”的动作不断,不久前官方脸书更换大头照,尽管保留“外”字部徽样式,但中英文名称部分,去除了中文字的“中华民国外交部”,英文字拿掉“MINISTRY OF FOREIGN AFFAIRS, REPUBLIC OF CHINA (TAIWAN)”,改以“MOFA TAIWAN(台湾外交部)”取代,导致对蔡英文早存戒心的人,一见蔡政府再有“去中”(包含去中华民国)、纳台的行动,便兴起“反台独”的战鼓。简言之,台湾内部的蓝绿对抗、统独对决早已套路化,走到今天,彼此相抗衡的多是假戏假做,甚至就连真戏也假做。

赘字反映台湾外交困境

事实上,直接将类“经济文化办事处”的用词定位为赘字的说法,多少有「站著说话不腰疼」的毛病,脱离了现实看台湾的外交困境。

台湾在1971年退出联合国后,许多国家基於“一个中国”,转与北京建交,台湾自此步入很长一段“风雨飘摇”的时代。为了继续在国际生存,而不被当作孤儿,台湾历届政府只能用一些“取巧”的方式维系与他国的往来,在这种情况下,类“经济文化办事处”的用词即是由此折衷产生,目的无他,让台湾和国际社会保有“实质上的联系”。

只不过在长年备受国际冷落、北京压力的状况下,台湾内部对于对外实质关系的联系意义,渐渐在退缩在形式、名称、细小环节上的高度关注,例如台湾总统如何过境美国,停留几天?是在阿拉斯加、夏威夷过境,或是停留在洛杉矶、纽约等东西部大城,甚至有无机会踏入华府等。各种不切实际、仅能打打擦边球的想望,让越来越多的台湾人,尤其是偏绿的支持者,越来越在各式的“外交名词”上钻牛角尖。

以这次台湾驻索马里兰代表处的“赘字”风波来说,台湾许多立场偏绿的民众,纷纷出来为台湾外交部的脸书发文按讚,并称台湾在没有邦交关系的驻外馆处名称,如驻美国台北经济文化代表处,会让外界不知道是“哪个单位”派来、专职做与台北的经济、文化有关工作的机构,不够具有“外交性”。大体上来看,泛绿阵营主要争取的,依旧是“台湾”在国际上的能见度和曝光度,近来多有推动护照、中华航空改名的行动,都是同一道逻辑:为虚名而战。

美国卫生部长阿扎访台,标示美台关係升温,让台湾民众深觉外交大突破。(陈卓邦/多维新闻)

然而现实的国际格局就卡在台湾眼前,这是台湾朝野、无论蓝绿统独哪一方都绕不过去的一到坎,台湾社会近年多在一些虚名对外的议题上大作文章,搞成一个又一个的“大内宣”,却选择性忽视国际环境对台湾外交工作的不利,这当是何等的「魔幻写实」?

就实际来看,台湾的外交工作就是看北京跟华盛顿方面,愿意给台湾多少的空间,再顺势而为。硬在虚名上炒作文章,不仅成效微乎其微,且冰冷的现实环境,更可能让台湾人碰得一鼻子灰,而深感痛苦。与其重视如海市蜃楼般的名词问题,台湾在外交工作上,如何以“实质”因应“虚华”,才当是提昇台湾利益的根本之道。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