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出立法院》:作为荒谬喜剧的得与失

撰寫:
撰寫:

《逃出立法院》是一部台湾刚于8月14日上映的惊悚喜剧,是台湾荒谬喜剧电影结合政治的新尝试。导演是年轻导演王逸帆,曾用短片《洞两洞六》入围金马奖最佳短片,并由《等一个人咖啡》赖雅妍、中生代艺人庹宗华等主演,剧情描述台湾立法院受到新型狂犬病毒感染,刚刚从选举中大选“厮杀”进来的新科立法委员,又要物理性真正地“厮杀”出一条血路“逃出立法院”,呈现一幕幕的荒谬景象。

电影“逃出立法院”13日在立法院举办首映记者会,演员王中皇(左起)、禾浩辰、林鹤轩(大鹤)及庹宗华出席。(中央社)

《逃出立法院》在网络评价获得两极评价,支持者多认为“好笑”、“动作场面扎实”,批评者则认为“不好笑”、“剧情荒谬”;而首周票房约240万新台币(约合8万美元),若以低成本B级活尸邪典片而言,而且又是近年开始疲软的台湾电影来说,算是个可以接受的开始。

电影虽然是大众娱乐,但“大众”本身就是个集合名词,在中间有着各种各样喜好的观众,因此只要抓住一部分观众的口味,甚至只要能抓住投资者的口味,B级片、邪典片就能够持续被拍摄出来。

《逃出立法院》正是一部这样的片子,从宣传开始就知道并不是甚么正经的剧情片,而是走笑闹风格的“血浆片”与“荒谬喜剧”,诉求的就是喜欢这种纯感官刺激的观众。

本来,喜剧往往创建在“荒谬”上:现实不可能出现的情节、一般人不会做出的反应、违反常识的画面效果……;而且不一定用在纯喜剧上,例如,漫威的“复仇者联盟”系列,就用了许多喜剧技巧。

荒谬喜剧的优点,就是不需要“正经”,任何剧情漏洞、情节生硬、布景粗糙……等问题,只要用“这是荒谬喜剧”就能一语带过。但是,荒谬喜剧的优点也是缺点:如果导演想放入一段正经的剧情,反而容易和全片格格不入,成为硬伤。

在《逃》片中,不管是饰演前立委的赖雅妍唐突地对记者使出摔角技巧,还是饰演现立委的禾浩辰揭露自己免疫病毒,甚至是最后生还者们围攻“大魔王”王中皇时让画面进入电玩游戏风格,都可以用“这是荒谬喜剧、不要这么认真”来解套,让导演可以自由发挥创意、随意安排各种猎奇角色的进出场。

但当导演想要做一些“正经”的剧情时,显然驾驭不住这种风格的转变。主角的父女亲情戏一路上以喜剧风格互相指责、咆哮,最后的牺牲镜头就显得突兀又拖沓;两段爱情戏也都是喜剧风格的“扮丑”、“扮怪”为主,最后要说服观众这是天长地久的感情,显得有些空洞。

最明显的缺点,就是片名虽然叫做《逃出立法院》,但整部片若是拉掉立法院,改在任何一个密闭的旅馆或是议事堂都是可以成立的,结果场景设置在立法院只是一个噱头,而对“立法院”场景所暗示的政治题材也都流于漫画式的肤浅效果,确实是“荒谬喜剧”,但也只是“荒谬喜剧”。

电影长片不同于短片,在于长片不能只有一个有创意的好题材,还需要能把这题材延伸出前因后果的组织能力。同时,长片又不同于连续剧,时长仍属有限,而观众的心理要求又高于连续剧,如何把心中愿景有所取舍、把成本浓缩给重要的场面,就要求导演的调度能力。

《逃出立法院》若将目标设置为要求低的荒谬喜剧,无论成品再怎么样,其实也都难以称为失败。但是,在台湾新冠疫情已经解封的状态下,近月的周末观众都超过50万人次,《逃》片观影人次上映一周后却仅约不到1万,显示《逃》片虽选择了台湾过去少见的题材进行尝试,成品却凸显出台湾年轻创作者虽有创意却无法完整发挥也无法做好取舍,最终选择取巧做出不完美作品,结果无法得到观众回响的困境。

推荐阅读:

疫情下《末代皇帝》成票房冠军 经典重映云观影百招救影市

《蓝色大门》导演控大学羞辱 台追求效率的高教制度惹议

金马收视惨跌 孤芳自赏或是孤掌难呜

【金马56】金马大赢家《阳光普照》残酷和煦阳光下的台湾家庭

两岸掰手腕:谁是赢家

「版權宣告:本文版權歸多維新聞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