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台妹谢幕】白玫瑰与辣台妹 蔡英文欠缺的历史身影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蔡英文曾经是形象清新的“白玫瑰”,后来却成为“抗中求荣”的“辣台妹”,如今到了该思考历史定位的时刻,蔡英文留给台湾的历史身影,又是什么?(中央社)

近来中美局势诡谲,美方更高调通过台湾刺探北京在台海议题的底线,近乎把枪炮弹药都送到蔡英文门前。但是,以“辣台妹”之姿高票连任台湾总统的蔡英文,这段时间言词或行动上的表现却“相对克制”,“抗中”似乎仅是民进党为了台湾大选而设定的命题。持平而论,蔡英文如今已没有连任压力,退去选举激情后,是时候令自己的“辣台妹”分身谢幕,重拾理性的那一面,替台湾谋求合理的生存发展途径。本次多维新闻从美中台关系出发,并采访大陆涉台学者,以及台湾亲绿学者,探讨蔡英文所面临到的国际及两岸政治风险,勾勒蔡英文第二任期的“答卷”,究竟身处中美夹缝中,台湾应如何定位自我。本套文章共计六篇,此为第六篇。

当今在多数台湾人心中,蔡英文给人的形象为何?对北京顽强的“辣台妹”是一回事,若仅论个人特质方面,这几年蔡英文在荧光幕前大多呈现一个木讷、寡言,大小场合致词非看稿不可的政治人物。若要将“口若悬河”、“辩解犀利”等,过去民进党传统领袖内建的“律师性格”框到蔡英文身上,便觉得相当不搭。

可是事实上,蔡英文早年长期参与台湾对外经贸谈判,“辩才”不可能不是蔡英文之所长,更何况,蔡英文2000年正式步入政坛、出任陈水扁政府的台湾大陆委员会主委,在台湾立法院接受立委质询时,双方你来我往唇枪舌战,当时的蔡英文信手捻来毫不费力,更因此获得了“白玫瑰”的封号,除了知性与清新之外,可别因玫瑰花娇弱就小看了蔡英文,毕竟玫瑰可是带刺的。

“抗中”掩饰治理问题

究竟自己白玫瑰的那一面,是何时决定收入心中深柜?据蔡英文过去接受媒体专访时所透露,是父亲蔡洁生看过备询的画面后,特地把蔡英文找回家中,并慎重叮咛,“无论什么情况,讲话都要给留余地。”父亲的教诲,事后蔡英文一直谨遵在心。然而,出于个人支持度低迷的选情压力使然,去年初蔡英文选择了将北京方面所提出的“一国两制台湾方案”,当成武器捡起,并一路随着香港“反修例”事件掀起的波涛,替自身的炮火添加柴薪,蔡英文再度展露出自己满是锐刺的那一面。

至此,与“白玫瑰”一体双生的“辣台妹”登场,两者的刺都是蔡英文的政治武器,差别在于,白玫瑰的刺是民进党政策的护卫者,至于辣台妹表面上是针对北京当局而来,但明眼人都知道,蔡英文真正想铲除的目标,是她连任路上的每一个绊脚石。民进党长年靠着街头社会运动起家,支持者普遍带有“叛逆”、“不轻易服从”的DNA,让辣台妹的狠劲点燃支持者的投票情绪并非难事,从2020年台湾总统大选的结果看来也是如此,民进党不愧为最会选举的政党,全然知道“选举要怎么赢。”

只不过,当选举期间的亢奋落幕,选民回归理性,终日劳碌奔走,只为撑起家庭生计的“现实”,终将回归常态。根据统计,就算蔡英文时常宣称台湾的经济成长率居四小龙之首、股市长期站上万点,其实不过是撷取表面上看似对自己有利的数据来宣说罢了,丝毫不敌台湾人均GDP在四小龙之中敬陪末座的悲凉(台湾约为2.5万美元,低于韩国的3.1万美元、香港的4.9万美元、新加坡的6.3万美元),以及台股长期以来是外资提款机的残苦。蔡英文自以为美好的经济成果,对台湾人而言不过是幻影,实际生活上的感受,总与政治人物自恋的说词,有着天壤之别,而这也是2018年台湾县市首长九合一选举之中,蔡英文“为什么输”的最大原因。

为了自2020年台湾总统大选中胜出,蔡英文化身辣台妹拥抱民粹,也不惜找来“台独工作者”赖清德与自己搭档,最后高票胜选。(中央社)

持平而论,蔡政府确实想在台湾的人均GDP方面做出改善,台湾国发会在7月中旬提出计划,目标在蔡英文2024年卸任之前,令台湾人均GDP达到3万美元。人均GDP能够提升自然为外界所乐见,但蔡英文不能看平均数字就自满,若将经济成长果实的分配给搞砸了,蔡英文势必也难逃马英九执政末期的狼狈。

白玫瑰为左翼绽放

法国经济学家皮克提(Thomas Piketty)所著的《二十一世纪资本论》,厚厚一本书传达了一个简单的道理,那便是资本利得会造成财富集中于少数人,导致社会贫富不均。根据台湾主计总处8月14日公布的“2019年家庭收支调查结果”,2019年台湾总收入前20%的家庭,每户所得为新台币213.8万元(1元新台币约合0.03美元),至于最末段的20%,家庭每户所得仅新台币35万元,差距高达6.1倍,比起2018年的6.09倍有所上升,而且不但是连续三年差距增加,也是台湾七年来家庭贫富差距最大的时刻。可见,就算蔡英文借由“抗中”情绪赚了大把选票,但是令蔡英文“为什么输”的社会经济分配结构问题不仅一直都在,甚至还在恶化当中。

疫情影响下,全球经济疲软,台湾高度仰赖经贸,势必将严重受到国际局势拖累,全民生计首当其冲。未来如何应对疫情下的经济风险,才是蔡英文真正的考验。(中央社)

在调节资本家获利与劳工所得之间的分配方面,蔡英文政府目前最直接的政策工具,莫过于屡屡出手调涨台湾最低工资,最新一次的调整之中,从每月新台币2万3,800元提升至2万4,000元。但说穿了,这点成长在台湾高耸的房价面前,仍犹如蚍蜉撼树,丝毫不足以扭转台湾贫富不均的结构。

如今蔡英文进入第二任期,是到了该确立自身“历史定位”的时刻,无论是当年与在野立委唇枪舌战的“白玫瑰”,又或是为了选举操弄选民情绪的“辣台妹”,都不该是蔡英文留在人民心中的“最后印象”。

说到底,究竟又“谁才是蔡英文”?蔡英文曾经是民进党破败沦为废墟之时,改造了凡事均诉诸街头的理性力量,同时不负民进党长年身为劳工代言人的“左翼色彩”,将“公平正义”的轴线带入台湾政治,得以令民进党在2016年实现首度全面执政,未来如何更能有力的伸张“左翼”,驱使资本家主动加薪分配红利,以及推动台湾产业的升级,都比所谓的“辣台妹”,更值得成为蔡英文的“历史定位”,相信也是蔡英文从政的初衷。

如果每任台湾领导人都只知道渲染“抗中”,而将自己解决不了的经济发展、红利分配问题,导向台湾为了对抗“红色入侵”而必须付出的代价,在思维面囚禁台湾人追求生活质量提升的基本诉求,那才是“生为台湾人的最大悲哀”。归根究底,只有选举功能的“辣台妹”是时候谢幕了,未来的日子里,倘若蔡英文能化为护卫左翼的白玫瑰,那台湾人也才能真正得到“生为台湾人的幸福”。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