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反原民部落里的白色恐怖 赖清德:追求转型正义不分族群

撰写:
撰写:

行政院促转会8月24日举办“缝隙里有光:促转会平复杜孝生、廖丽川司法不法”记者会,由台湾副总统赖清德亲自颁发决定书给受难者家属。由于此次案件受难者与原住民族政治领袖受迫害有关,也是《促转条例》第6条第3项第2款规定视为撤销的案件中,首位具原住民身份者,成为原住民转型正义之指标性案件。赖清德表示,追求转型正义不分族群,希望大家共同面对各个历史事件,一起和解、修补和重建。希望60年后的“台湾的下一代,过着没有恐惧的日子。”

1954年,阿里山邹族领袖高一生的胞弟、时任吴凤乡卫生所所长的杜孝生以及吴凤乡乡公所森林干事廖丽川两人,因“高一生、汤守仁等叛乱及贪污案”牵连,遭判侵占、图利,分别被判处17年和10年有期徒刑。

台湾副总统赖清德出席记者会强调转型正义不分族群,图左为杜孝生儿子杜铭哲。(蔡苡柔/多维新闻)

杜孝生和廖丽川的案件特殊之处在余,罪名不属于内乱、外患,而是贪污罪,因此过去向“戒严时期不当叛乱暨匪谍审判案件补偿基金会”申请赔(补)偿从未成功,也无从获得平反,所以有 “白色恐怖的缝隙”之称。

促转会提到,杜铭哲先生(杜孝生儿子)、廖纯义先生(廖丽川儿子)向促转会提出声请,重新调查两人父亲的“贪污”案,在《促进转型正义条例》生效后,促转会依声请重新调查认其所受有罪判决构成“司法不法”,可依《促转条例》第6条第3项第2款规定视为撤销的案件中,首位具原住民身份者,有其重要意义。

杜孝生儿子杜铭哲致词时表示,自由人权是多么重要,但直接参与的人不多,这些人就像萤火虫般存在着,微弱却又生生不息。案子能走到这一步,就是跟着火光得来的成果。

他提到,案子是在1952年发生的,到今年已经60几年过去。邹族从吴凤事件到汤英伸成为最年轻的死刑犯,再到吴凤的故事从教科书被剔除,1994年原住民被列入宪法保障,这些历史见证原住民身分从承担魔咒到获保障的改变。

杜铭哲提到,自己家族从1956年月黑风高逃命似地被迫往大埔迁徙,到一个只有他们一家是原住民的大埔乡生活,在他心里失去母体文化的庇护。8月22日促转会到阿里山邹族部落举行论坛,他很欣慰自己父亲的名字在邹族被看见,过去他们家族在阿里山是消失的,现在案子终于得到平反。但是杜铭哲也提到,当天他也跟部落里的大家告别,因为这60年已经回不去了。

杜铭哲提到,从他的故事也见证台湾从威权到现在这样的过程,他个人的心理重建也跟台湾一样。他强调,“我们是移民社会不同的族群在这里,我们也需要和解、修补、重建。希望下一个60年,我们的下一代可以享受更丰盛的结果 ,希望台湾是一个文化大国。”

赖清德则提到,他代表蔡英文总统追悼两位受难者,非常不舍他们受的冤枉。也对家属抱歉受委屈了,对他们勇敢锲而不舍的精神敬佩。他提到,这是《促转条例》第6条第3项第2款规定视为撤销的案件中,首位具原住民身份者。他强调,追求转型正义不分族群 共同面对各个历史事件,要和解、修补和重建 需要大家一起来,“希望我们的下一代可以过这没有恐惧的日子。”

台湾副总统赖清德出席记者会替表示要台湾下一代过没有恐惧的日子。(蔡苡柔/多维新闻)

赖清德也提到,这个案件的重要意义还有这是非内乱外患罪的案件,《促转条例》可以照到过去无法照到的缝隙,让两位受难者的冤屈可以洗刷。他也特别肯定促转会到邹族部落举办论坛让大家了解真相,因为唯有这样才能真正洗刷掉60多年在族人面前被污蔑的罪名。

赖清德强调,这是一个原住民族转型正义的指标案件,并非单指个案的平复冤屈,而是在整个过程可以让大家知道,原住民在威权时代同样遭到迫害、牺牲生命或一生的幸福,更可能一辈子抬不起头或受人指指点点。

促进转型正义委员会委员蔡志伟则表示,这是一个原住民族的案件,当事人是原住民族的,发生的时候是在原住民的传统领域上。因此要回到当时的国家对山地行政的思维考虑和考虑,也要回到当时战后初期,阿里山上的邹族对中华民国的理解。

蔡志伟提到,从中也可以探讨当时统治架构下,移除台湾传统部落的组织,移入现在的乡村里邻制度达到对阿里山原乡的控制,伤害民主自由。他提到,促转会要做的是过去不法行为对原住民的打压、平复不法,在原乡社会有重要象征意义。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