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共保中华民国是郝柏村到赵少康一生的迷思与悲剧

撰寫:
撰寫:

台湾行政院前院长郝柏村追思选在八二三炮战纪念日举行,现场公开郝柏村在住院前一天所写下的“仿陆游诗”:“反共保台绝非空,但悲不见中华同;两岸和平统一日,家祭毋忘告乃翁”,除了要传达给郝家人,也要传达给中华民国。

台湾前行政院长郝柏村生前出席活动。(中央社)

追思会主持人赵少康说,郝柏村这一生反共、反台独、爱台湾、保卫中华民国,对他而言,没中华民国,什么都没有了;如果台独消灭中华民国,中共一定消灭台独,台湾就没有了,中华民国才是定海神针,没有中华民国就没有台湾,国民党只有拿回政权,才能保卫郝柏村一生保卫的中华民国,保卫子孙。

回眸历史,郝柏村若可以保住中华民国,当年的他如何连“杯酒”都没有,即被“释了兵权”,郝柏村信李忠党爱国,要与其肝胆相照, 但事实证明后者棋高一招。他的“军头”身份成了民进党攻击的箭靶,他终究没看清形势,在历史的关口被人玩弄于股掌,私心与踌躇,也注定了他心心念念的国民党和中华民国在台湾走向日暮途穷!

晚年的郝柏村心系国家统一,但他的两岸观点并不清明,如果昔日反共是制度之争,现在大陆已扬弃了阶级斗争,像许历农说的,反共的理由不复存在。即便在郝柏村看来,反共不等于反中,可是中国大陆有9,000万共产党员,如何切割?当蓝绿拒统趋独已是不争的事实,反共保台恐只是自我催眠的一厢情愿。

事实上,中华民国一息尚存,还保着她一口气的是中国大陆,正是因为有了武备,有了北京的《反分裂国家法》,原来说国民党是外来政权、虾米碗糕、流亡政府,把青天白日满地红旗烧掉的那些人,如今才被迫承认这是超越蓝绿的最大公约数。

2020年1月9日,赵少康手持话筒在韩国瑜的造势现场呼吁蓝营选民归队。(多维新闻)

就因果关系而言,台独是因,武统是果,但很多人却倒果为因。可是明眼人都知,是哪些人要驱灭中华民国而不可得,才要借壳上市,把一百年前为民族复兴的中华民国推向了中国的对立面。

从郝柏村到赵少康,他们不愿正视三十年来,两岸综合实力的此消彼长,也不愿意面对在昔日课本里没有太阳的地方,那些等待解救的同胞为何能从一穷二白筚路蓝缕实现国家走向崛起富强,思来想去,只有以“民主”聊以自况。但自蒋经国以后革新无法保台,而台湾一切乱源之始,是面对中国是去还是留的民族问题。

而他们内心的苦闷与挣扎,是自己或许割舍不断那残存的家国认同,但在理性情感上也已经彻底放弃了祖国同胞的召唤。而这种发自心底深处无以名状的悲哀,又用一种自大、充满优越感的极端行为呈现,进而导致面对大陆,在矛盾与纠结之下,明明已是井底蛙鸣,还自认立场超然高瞻远瞩。

用李敖形容陆以正的话说,中华民国是他们一生的胶合与苦恼。这些人不愿梦醒,因为大梦成空只能继续昏睡,否定自己就更难堪了。这是1949年失败者们的集体特色,当然这些人中间还有个把兵败山倒写成大江大海的龙应台!

推荐阅读:

「版權宣告:本文版權歸多維新聞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