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特区40年】台湾人看深圳:年年蜕变的城市

最后更新日期:
最后更新日期:

中国大陆深圳特区迎来40周年,对于在当地发展的台湾人而言,深圳不但是座年年在蜕变、同时是具有包容、多元、及创新的城市,也是有着浓厚创业氛围、对创业者友善的城市。有台商就说,“阿猫阿狗来了深圳,只要能做出东西、想出东西,就是深圳人、就是深圳企业家”。

深圳即将举办成立经济特区40周年的活动,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预计也会亲自出席此次公开场合。(新华社)

一年一变 五湖四海人才聚

1980年8月26日,大陆第一个经济特区深圳诞生,40年来作为大陆改革开放的先驱,深圳取得巨大的成就。对于上世纪80年代深圳的样貌,1990年曾任深圳台协筹备组秘书长的台商蔡正富接受多维新闻访问时指出,当时深圳特区小小一块,只有靠近香港的罗湖区有一小块地方比较发达,出了闹区就是荒郊野外。“当时的印象就是一个小渔村,一个什么都没有的地方”。

他说,不过深圳的变化很快,40年来每年都在蜕变,5年回头看它变化很大,10年再看又更大,更别说20年、30年,现在回想起刚到深圳的1987年,“哇,那真是变化太大太大,都没想到今天会是这个样子”。

对于深圳变化速度感触良多的不只是“老”台商。今年30岁的台青花秉辰,2015年只身来到深圳创业,他认为,深圳变化相当快速,“有些地方,才没几个月,久一点的一年时间,你可以发现深圳的某些地方样貌、容貌完全不一样。”对比之下,花秉辰认为家乡台北的地景“十”终如一,他笑着说“十年过去还是一样熟悉”。

也由于深圳是新设的特区,除了在硬件设施规划上求新求快之外,其实真正的“本地”人相当稀少。花秉辰说,“我来了近五年的时间,依稀只记得身边只有一位是深圳本地人,但他也是深圳二代”,即父母在特区成立之际,才从他乡迁移至深圳。

蔡正富进一步补充道,深圳是一个移民城市,包容性特别大,人才几乎都是外来的,有人讲湖北话、四川话、台湾话、香港话、外国语等等,所以后来大家都把普通话、英语当共同语言,大家也互相学习、包容。

过去曾在香港金融企业驻点、后被派驻深圳的台干黄文宣也表示,深圳的特色就是“新”的、“移民”的,来到深圳就好像有一股力量,督促、逼迫自己往前(钱)进。

他说,“周遭同事、客户来到这里(深圳),主要是因为‘北上广深’的道理,就跟台湾人喜欢上台北找机会一样。而当人、环境都是为了拼事业而聚在一起,就会有种‘输人毋输阵’(闽南语:鼓励人奋发向上,勿落人后)的冲动。”

创新包容 阿猫阿狗出头天

谈到台商到深圳,蔡正富指出,1990年之前,大多都是台湾中小加工厂,因为当时台湾工资高、劳动力极端缺乏,再加上台币升值,台商纷纷往外移,而大陆同文同种、工资便宜,深圳又紧邻香港,进出口特别方便,吸引大批台商投资。

深圳台商协会会长陈忠和受访时则表示,深圳的招商条件在大陆各地来讲,不是最多最优,但深圳的营商条件是大陆最好的,包括保护企业家财产权、创新权等合法权益的法治环境;对应企业发展需求,不断出台刺激创新的政策;树立有效治理及以服务人民与企业的城市政府楷模等等。

他说,以深圳目前营商条件,结合高效廉洁、勇于担当的公务员系统,不仅不忘初心走在全大陆城市的前列,更是深圳拓荒牛精神的最佳写照。

蔡正富指出,深圳能拥有多元、包容、创新的机制与氛围,并不是深圳政府厉害,而是整个社会的氛围就很好,“阿猫阿狗来了深圳,只要能赚钱,能做出东西、想出东西,就是深圳人、就是深圳企业家”,所以深圳的创业氛围特别浓。

深圳与四十年相比,城市景观大幅了变化。图为深圳南山钢结构博物馆一隅。 (多维新闻)

1990年代就来往深台两地、2006年开始长住深圳的久裕交通器材有限公司董事长陈世伟受访时则表示,大陆政府对深圳挹注的心力,绝不是一时的,现在深圳需要的可能不是工厂,而是人文创新,这对台湾青年是一个机会。“不过台青也要意识到,深圳机会很多,但也代表竞争更多,必须做好准备”。

台青创业者翁鼎钧则以自身经历分享,他表示,深圳对创业者很友善,拥有许多政策配套、比赛、奖励。对台港澳及大陆创业者,支持力度也较香港大,创业成本也较香港低。

不过,他说,创业是残酷的不归路,台湾青年若没有完善技术或团队,最好先到当地就业了解状况,再创业也不迟,毕竟“要先知菜价,才能开餐厅”。

地铁印象 跨区如隔天涯

另一方面,关于在深圳生活的体验,陈世伟表示,印象最深的是,过去在路上常常看到许多人不守交通规则、电动车乱窜,但在2007年之后,随着教育与法律完善,深圳在人文素养方面增加很多。

台青花秉辰则认为,“可能是因为没有文化底蕴”。毕竟,深圳以前是小渔村,除了没有本地文化、特色积累之外,如果说,聚在深圳的人都是因为这里有个“深圳梦”,那么人的最真实的功利之心容易表现,“说穿了,就是自私”。

不过,他说,由于深圳特区的产业特性,“人才水平高,对法治理解、文明现代性的解读能力会比其他城市来的快”。

2019年开始长住深圳的翁鼎钧则提到“交通难题”,他表示,在深圳开车成本高,到哪都塞车,所以大部分人都搭地铁,“跟你一同挤地铁的乘客说不定就是上市公司老板”,但由于市区细长,地铁站距离都非常远,从宝安区到龙岗区横跨60公里,大概要两个半小时。

他笑说,“在深圳,一跨区好像就没朋友,约下班吃饭,往往半年才能成行,毕竟下班很难再花一个多小时跨区移动”。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