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政坛到两岸 台湾只剩卑躬屈膝或无能狂怒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近期台湾政坛可说是风波不断、热闹非凡,充满了政治口水与纷争。首先是时代力量前党主席黄国昌的录音外泄以及人头党员事件,掀起新一波的党内斗争,整党面临严重的裂解危机。另一边,马英九与蔡英文则为日益紧张的台海危机吵得不可开交,相互指责对方“卑躬屈膝”。然而,不论从台湾政坛到两岸关系,卑躬屈膝或无能狂怒都不是出路。

自从前党主席徐永明因涉及SOGO收贿案后,时代力量便已爆过一轮跳船潮,多位民意代表宣布退党。近日,时力又流出一份谈话录音,内容是黄国昌谈及自己对党内配票的影响力、并点名批评某位党内市议员曾有跑票纪录,同时自信表示“总统辩论我站上去蔡英文会很挫(意指担心、害怕)”。

录音档被爆料后,被黄国昌批评的市议员随即宣布退党,外界也纷纷指责黄国昌“独裁、自大”,认为其不民主的一人专制“毁了时代力量”,更将时力讥笑为“国运昌隆党”。之后,时代力量决策委员改选的网络投票,又爆出有人头党员“被投票”的争议,高雄市议员黄捷也于当地时间8月26日宣布退党。

时代力量前主席黄国昌录音遭外流,再度引爆退党危机。。(谭英瑛/多维新闻)

面对民进党 时代力量的“卑躬屈膝”

成立五年、历经四波退党潮,时代力量已有14人退党,且大多是具有民意代表职位的党内核心,其未来路途恐怕已是风雨飘摇。但若把该党的存亡归咎于黄国昌一人的行事风格,那恐怕也是自欺欺人。

趁着太阳花学运的声势崛起,时代力量的组成光谱必然会偏向绿营,尤其当国民党已如风中残烛、原本“共同敌人”已然缺位时,时力与民进党间的竞合关系势必出现问题。时力在各方面都与民进党过度相近重迭,党内对于在路线上的取舍也出现重大分歧,埋下时力日后冲突分裂的种子。

在几次退党的“跳船潮”中,不乏看到许多人在退党后与民进党“靠得更近”,甚或对民进党不敢有一丝批评和指教,尽管依然挂着无党籍的头衔,但实际上不少人早已被民进党吸纳。这些人当然可以抗辩党内有多不民主、与党的作风有多背道而驰,但难道其他党派不会面临此些问题吗?说穿了,他们并不在乎沦为小绿会使时力失去主体性,因为党的前途不是他们考虑的重点,个人的前途才是,因此才选择向民进党俯首称臣,以获得更多的政治资源和更光明的仕途。

每个人都能做出自己的抉择,也有人确实对时力失望而退党,但哪些人一边哭诉时力如何堕落,一边却又为了利益往同样堕落的地方迈进,则不免显得虚伪。

随着时代力量党内路线纷争白热化,这张前党主席邱显智与立委洪慈庸、林昶佐的在立委初选提名时的合照亦将成为绝响。(谭英瑛/多维新闻)

面对民进党 黄国昌路线的“无能狂怒”

相较于对民进党“卑躬屈膝”,黄国昌则走向另一个极端。他显然不希望成为“小绿”,而是要让时力与民进党有所区隔,因此民众不时能看到黄国昌在立法院内对蔡政府“不留情面”的批评乃至咆啸,不少官员在他的质询下可以说颜面尽失。此种做法的确为时力带来了声量与关注,整党也确实只有黄国昌最具“战力”。但仅止于此,显然不足以摆脱“小绿”标签,因此如何在意识形态上进一步与民进党做出区隔,时力选择提出更加激进、更激化两岸关系的政策方案要求蔡政府买单,来加强其“本土在野政党”的独特性。

民进党虽然是操弄“反中”民粹的高手,但大多是为了选举所需的“政治效果”,当达成内部宣传的目的、民意需求被满足后,要真正踰越两岸政治红线,民进党还是有所顾虑。但时力却不时“戳破”这道纸窗,要求其履行“难以达成”的承诺,甚或要求蔡政府将踩红线的举措落实为彻底“跨越红线”,只为了与民进党有区分,藉由“时力才是最顾台湾主权的政党”拉拢绿营支持者。

但真正掌握“抗中保台”话语权的终究是民进党,黄国昌的咆啸式质询,或是比蔡政府更加激进等做法,都只会引起绿营的不满,相关侧翼对时力的攻击也因此越来越多,举凡批评时力“背刺”、“不知感恩”,或是指出黄国昌是“咆啸影帝”、“中共同路人”,都使时力成为所谓“台派”的主力针对对象,也造成时力内部对于“要不要跳船”、“是不是小绿”等分裂和指控越发严重。

从崛起到衰落,时力始终摆脱不了两种选择,要不对民进党“卑躬屈膝”、成为附庸小绿,或者是“无能狂怒”,与民进党对杠成为更激进的存在,但对于身为小党的时代力量而言,显然两者都不是最终的出路。回过头来,蔡英文与马英九相互叫骂的无聊指控,同样不会是两岸问题的出路。

在华航、护照正名或声援香港等议题上,时代力量常表现得比民进党更加激进。(中央社)

两种选择救不了时力 也救不了台湾

对于两岸关系,台湾很容易陷入非黑即白的讨论,每当有人提醒,两岸关系应以更和缓及智能的方式应对时,便会面临排山倒海的批评,认为这种心态是“投降主义”,是在向对岸“卑躬屈膝”,但对于美日等国的“毕恭毕敬”,又会被认为是识时务者为俊杰。

确实,在民进党为求胜选所塑造出来的“反中”氛围下,似乎只要不向对岸叫嚣、不“霸气”呛声、不与美国一同激怒北京,都会被指责为“卑躬屈膝”。面对国际局势,台湾就如同玩一场零和游戏,0到100之间,没有其余的的空间与出路,对谁“俯首称臣”、对谁又要“狂怒咆啸”,答案十分明确。

从台湾民众的视角而言,当然有很多人认为,是对岸意图“并吞”台湾,因此主动挑衅的无疑是陆方。但对大陆而言,两岸统一的目标从头到尾都没有改变过,差别只在手段与过程,蔡政府一方面如获至宝的表现出英勇护台的架式,不惜以强硬姿态主动出击,另一方面却又对ECFA等陆方释出的利多爱不释手,不免显得有点矛盾。况且,若依现时的情绪和标准视之,台湾先前与陆方的所有交流与对话都是“卑躬屈膝”的表现。

然而台湾本就不在美中台的三方平衡中握有主导权,如何以小事大,在混浊的形势中看清局面、回避风险,才是对台湾真正有益的选择。然而面对中美不断升温的对抗,台湾却总表现出“不嫌事大”的挑衅姿态,从选举到疫情爆发,都不断充当挑动平衡的冲组,似乎只要中美真的爆发争端,台湾便能有好果实吃。这究竟是有十足把握的政治判断,还是盲目自信下的“无能狂怒”?

从政坛到两岸,卑躬屈膝或无能狂怒都只是一出政客们追求自身利益的政治表演、一场互相用来攻击指摘对手的工具,而不是真正对台湾有利的出路,当那扇纸窗戳破了,终有落幕的一天。从时代力量如今的衰败,民众或许也能从中获得启发,一昧的讨好或屈就,从而丧失自我的主体性赢得不了尊重,但若错估形势、无能狂怒,同样会面临惨淡的结果。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