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进党补上“一党专政”最后一块拼图

撰寫:
撰寫:

台北市長柯文哲曾公开说过民进党已经“一党专政”,引发批评。(中央社)

台北市长柯文哲曾在2020年6月接受台北市议员质询时,评估国民党籍高雄市长韩国瑜被罢免后的台湾政党版块是否已经是民进党“一党独大”时,语出惊人的说“(民进党)现在已经是一党专政”,当时引发不少讨论,曾担任台北市政府发言人的台湾总统府发言人林鹤明当时还反批柯文哲是“一人专政”。

对民进党来说,包括蔡英文赢得台湾总统大选、民进党赢得台湾立法院过半席次优势,全都是台湾人民的民主选择,纵使许多法案仅有形式上的讨论、甚至没有讨论,在蔡英文下令、民进党立法院党团配合下,实际上已是民进党一党独断,无论如何不能以“专政”形容民进党的“独大”,因为民进党不能接受被暗指为“独裁”、“威权”等种种对台湾民主体制的冒犯。

如果说,民进党当时还能据理力争自己的“独大”不是“专政”,有很大的原因在于,在“行政、立法、司法”三权当中,台湾人民仍对“司法独立”抱持期待,也让柯文哲指控民进党“一党专政”失去足够支撑。

不过,台湾司法院大法官会议于8月29日,就7名台北高等行政法院法官先后就针对性极强的《政党及其附随组织不当取得财产处理条例》(简称《不当党产条例》)声请释宪案做出第793号解释,以台湾威权党国时期国民党取得国家、人民财产的“不正义”应予回复或匡正,并将“不当党产的范围”、“附随组织的认定”均由行政权一把抓,以及法令修订不具普遍性,明显针对国民党量身订做等“为党设法”等人令人有所疑惧之处均以似是而非的理由给予“合宪”解释。

台湾司法院大法官会议于2020年8月28日宣布第793号释宪案,指争议极大的《不当党产条例》“合宪”,图中为台湾司法院大法官兼司法院长许宗力。(中央社)

简言之,台湾司法院大法官会议释字第793号解释,对于民进党利用其在立法院过半席次优势地位,通过一套授权民进党的行政院可设立其目的在于清算其他政党、任意认定某些民间社团为附随组织,剥夺其财产,权力甚至远高于司法机关的法令并不争执。

平心而论,这不啻是司法权对其制衡行政权权力的自我放弃,更严重的说,这是司法院大法官会议的堕落,同时也为民进党补上“专政”最后一块拼图。

美国哈佛大学(Harvard University) 政治学者利瓦伊兹基(Steven Levitsky)与齐布拉特(Daiel Ziblatt)在《民主国家如何死亡》(How Democracies Die)一书中示警,民选领袖如何透过种种“合法手段”让民主国家走向“徒具民主外表,却被抽换内容”的“民主独裁”道路。

两位学者明白指出,民选领袖走向“独裁”的过程中,不会有政变、不会宣布戒严或搁置宪法,还是会有选举,所有的改变都有立法机构许可或被法院接受,很少引发社会警觉,许多人依然相信自己活在民主制度之下,却不知道已经被抽换内容。

至于具体的作法,两位学者以“足球比赛”进行生动比喻。简言之,就是让整个赛局对竞争对手不利,包括让裁判不再公正执法、让对方的明星球员无法上场,或者改写游戏规则,使其对“独裁者”有利。

其中显然以“裁判”不再公正危害最大。为何?两位学者提出“搞定裁判让政府不只得到一面盾牌,同时也得到强力武器”的警语。相信台湾所有人都同意,大法院会议是公认地位最崇高,理应最超然、中立的“裁判的裁判”、“终极裁判”。

虽然这些大法官们一定不会同意,但就“释字第793号解释”中司法权的种种自我限缩、放弃,看起来的确像是“被搞定了”,柯文哲此时若来说,民进党现在已经是“一党专政”,一定可以获得更多认同。

推荐阅读

「版權宣告:本文版權歸多維新聞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