吞瘦肉精换国际地位 暴露蔡英文的饥肠辘辘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两岸关系不得缘的蔡英文选择“孤注一掷”,无前提之下开放瘦肉精美猪美牛,这样把鸡蛋都放在同一个篮子里,只显露蔡英文的饥肠辘辘、四面楚歌。(中央社)

蔡英文在8月28日亲自站上火线,对外宣布台湾将松绑美国牛肉、猪肉的进口政策。台湾原仅限30个月龄以下的幼牛肉可进口,未来将扩及至30个月龄以上;至于猪肉方面,台湾原本只开放未使用瘦肉精的美猪进口,但此后台湾将订定猪肉的瘦肉精残留标准,并令美国猪肉可依残留标准输台。蔡英文讲了一大串,其实就只有两个重点。第一,台湾将对含瘦肉精的美猪美牛开大门;第二,至于台湾能从中获得什么?蔡英文则是留下了一片空白。直到台湾卫福部长陈时中于当地时间8月31日接受广播节目专访,才替蔡英文的白页揉上一笔墨,原来把瘦肉精美猪美牛吃下肚,是要替台湾换取“国际地位”。

台湾国际地位成民进党票仓

“国际地位”四个字对台湾人而言,听起来非常具体且远大,同时却相当虚无飘渺。

在具体远大方面,民进党为了满足“台独”的想象,这几年蔡英文政府将外宣搞得杀声震天,具体的实践包括宣扬防疫成效、大力对北京的叫嚣等,从国民健康到自愿替美国站上“抗中刀尖”,可谓身先士卒。就算世界卫生大会(WHA)不得其门而入也无所谓,台湾就是有本事让世界卫生组织绕着台湾打转,每逢敏感事项就非得响应台湾问题不可,加上美国卫生部长不久前也才访台,如果台湾没有一定的“国际地位”,又怎么能达成上述种种事项?当民进党政府想在自己脸上贴金时,台湾的国际地位“说有就有”,甚至是可以自己说成一番了不起的气象。

针对开放瘦肉精美猪美牛一事,台卫福部长陈时中8月31日在广播节目中坦承,开放是为了换台湾在国际的地位,有地位才能谈判。(中央社)

与此同时,台湾的“国际地位”也是很虚无飘渺的。面对周期性的选举压力,民进党时而为了争取选举利益,轻易地将台湾国际地位“矮人一截”的现况,归咎于政治及历史因素,制造台湾人凡事必须妥协于现实的悲情、以及突出中共被打压的景况。例如在马英九政府时代,台湾以观察员身分参与WHA,民进党便揪着“中华台北”的名称不放,或谓观察员身分名不正言不顺,痛骂马政府亲中卖台、矮化台湾,却无视台湾彼时获得的实质参与空间。时移势易,民进党靠着口水也喷到了今日全面执政的地位,可是事实上,台湾的国际地位也如同民进党所批评的那样,越来越边缘。

说到底,台湾的国际地位就像一把收缩自如的雨伞,当民进党需要操作台湾的国际地位牟利时,便将把伞收起,任凭台湾人淋着看不见的雨,并将雨水黏身的不快感,转为对国民党政府的怒火。反之,当民进党要告诉选民,把票投给自己是有效的,便会把这把伞撑起,一切均取之于民进党的需要而定。而且国际地位这把伞,不仅能替民进党影响台湾人的投票心理,还能遮住民进党施政的种种短板,令台湾选民“看不见”。就算民进党执政成绩有限,只要想办法借由种种台湾被矮化的操作,令台湾选民“自我感觉不良好”,便是民进党的得票保证。

也因国际地位这一招无往不利,每当民进党陷入政治危机时,往往便会躲入自己的同温层、想象出的共同体,寻求慰藉与温暖,并且躲在其中指责同温层以外的台湾人是如何对不起台湾的国际地位。如同本次蔡英文决定给予瘦肉精美猪美牛巨幅退让,外界最大的质疑便在于,在得不到美国具体让利的情况下,蔡英文就把自己原本在谈判桌上的筹码,即对瘦肉精美猪美牛的松绑,平白无故奉送给美国,倘若最后台湾一无所获,岂不是当了冤大头?

后来民进党又将自家的防疫红人陈时中推上火线,并把台湾的国际地位搬出来当挡箭牌博取同温层的同情,民进党如出一辙的老招式,把伞收起令台湾人淋着看不见的雨。在民进党的搬弄之下,台湾人以为吃苦(瘦肉精美猪美牛)当吃补,只要接受瘦肉精美猪美牛,有朝一日终能得到伟大雄壮的国际地位,那么台湾在防疫期间展现的国际地位,什么“Taiwan Can Help”,一箱又一箱的口罩送到“理念相近国家”手中,所得到的感谢与歌颂,难道又假的了?

持平而论,美国猪牛争议在台湾已是老生常谈,若能做好管理,使肉品在货架上清楚标示来源,同时令食品安全获得把关、台湾猪农发展有所保障,在争取对台湾真正有利的经贸条件方面,放宽美猪美牛并非台湾完全无法退让的条件。只不过,民进党蔡英文政府对北京所持的“和平、对等、民主、对话”这八字箴言,又是否愿意以同一套标准来对待美国的关系?既然台湾已经在瘦肉精美猪美牛一案给予退让,那么基于“对等”,美国又能够给予台湾什么相对应的优惠?从民进党推出党内红人陈时中上火线,并且拿“国际地位”说嘴,躲入绿营同温层来看,台湾能得到的“利”,恐怕并不乐观。

经贸岂能舍近求远?

立场相对亲绿的台媒《自由时报》日前曾揭露,面对自己的历史定位问题,蔡英文私下给出了答案,她希望,未来大家在评断蔡英文八年任内做了什么的时候,会想到蔡英文曾为了让台湾突破经济瓶颈,所努力做过的布局。

更进一步来看,蔡英文政府急着替瘦肉精美猪美牛开大门,借以作为美台经贸谈判的“敲门砖”,不难感受出蔡英文在“经济”议题上处境的艰难,美国很可能是其最后的一根“浮木”,毕竟,台湾与大陆之间的《两岸经济合作架构协议》(ECFA)能否存续都还是未知数,而且蔡英文为了胜选宁愿化身“辣台妹”的不堪往事仍历历在目,更别说台湾在参加其他区域经济组织均不得其门而入,新南向政策则是每提一次就心碎一次。

只不过,对于蔡英文提到的“经济瓶颈”,蔡英文在该篇所载之文中,虽提及了能源转型、绿电交易等议题,但并未全方面的深谈,蔡英文认为的“经济瓶颈”是什么?但该文解读,根据蔡英文对瘦肉精美猪美牛的松绑,台湾的“经济瓶颈”可能还包括了令台湾产业减缓“中国磁吸”、“调整过度依赖中国市场的致命风险,这是以外贸为导向的台湾,迈向经济独立”等。

但事实上,台湾与中国大陆经贸密切,并非刻意放逐西进之结果,根据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荷兰经济学家丁伯根(Jan Tinbergen)所提出的“贸易引力模型”,双方的贸易与彼此之间的经济规模大小成正比;并与彼此之间的地理、文化距离成反比。根据此理论,中国大陆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对周边经济体自然会形成如“万有引力”般的吸引,加上台湾与中国大陆的地理、文化距离过小,因此台湾对中国大陆近年来多存在四成左右的贸易依赖,可说是很合理的现象。

换成北美地区,加拿大与墨西哥各别对美国存在七成五及八成的贸易依赖,相比之下,台湾的四成或许还值得绿营“感到欣慰”。若蔡英文心中认为的“经济瓶颈”,真如该文所述是加大与中国大陆的脱钩,那难免会令人忧心,以抽象的政治制度作为经贸往来蓝图,刻意忽略摆在眼前的地理距离舍近求远,是否真的是台湾生存发展的诚实路线?

蔡英文愿意以解决经济问题,当成自己八年任内留给台湾的历史身影,而不以“抗中堡垒”、“对抗极权的前线”等莫名的标签自居,确实值得台湾人给与勉励。但总的来说,台湾“国际地位”的维系,最关键的因素仍是自身实力的问题,例如台湾长期在医疗公卫方面拥有人才,便能于防疫议题上有所施展。只不过,从蔡英文开放瘦肉精美猪美牛的草率看来,在两岸关系不得缘的蔡英文,只好在对美“孤注一掷”,当“把鸡蛋都放在同一个篮子里”,失衡危机自然就会浮现。蔡英文政府以为自己在追求台湾国际地位,殊不知,自己可能才是出卖台湾国际地位的一方。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