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锡堃称台捷为“民主盟国” 捷克议长高呼“我是台湾人”

撰写:
撰写:

捷克参议院议长维特齐(Miloš Vystrčil)访台,并于当地时间9月1日拜访台湾立法院并于议场发表演说。维特齐于演说时仿照1963年美国前总统肯尼迪(John F. Kennedy)的“我是柏林人”(Ich bin ein Berliner),在演讲末以中文高呼“我是一个台湾人”作结,台湾议场内响起如雷掌声,蓝绿立委亦起立鼓掌。

立法院院长游锡堃(右)颁发「国会外交一等荣誉奖章」予维特齐(左)。(陈卓邦/多维新闻)

维特齐于9月1日拜访台湾立法院,并从台湾立法院长游锡堃接下“国会外交一等荣誉奖章”与“国会纪念议事槌”。游锡堃表示,捷克是一个反威权、反压迫、爱好民主自由的国家,也是一个经常引领国际、领导变局而又人文荟萃、经济进步的伟大国家;游锡堃更说,经过本次交流,台捷两国未来将更加紧密,成为邦谊永固的“民主同盟国”。

维特齐、游锡堃、立法院副院长蔡其昌等人一同步入立法院议场。(陈卓邦/多维新闻)

维特齐以“民主国家团结一致:致力捍卫我们的共同价值”为题演说,并花了不少篇幅谈到台捷议会的相似及其不同之处,以及立法院应在民主国家中所扮演角色。维特齐说,他于8月31日在台湾政治大学演讲时曾表示,台捷两国命运很相似,都需为了民主自由生活需要所努力,“我倡议民主国家团结捍卫共同价值”,更表扬台捷双方共同关心社会的青年们。

维特齐认为,实质民主的形式可以在各国有所不同,而且并不存在适用于全球的民主制度,因为世界不同地区的人民都存在差异,不同地方的人有不同习惯,不同传统与历史与不同优势,实质民主并不取决于议会数量与立法机构大小,而是取决在于人与人的生活必须具有“最高”的价值。

维特齐指出,议会应该要立法保障人们的公民权与基本安全,并确保个人权益不受侵犯,立法者应考虑到年轻人、老年人与他们的身体健康跟环境,立法者应订定使人可以发挥主动性、创造性的法律,但维特齐也表示,立法者很难订定出一部好法律,取消一个多余的法律却可能更难。

维特齐在捷克前议长柯加洛的遗照前合影,本次柯加洛的遗孀也随团访台。(谭英瑛/多维新闻)

维特齐说,除了通过法律之外,他觉得捷克上、下议院还有一个任务,就是捍卫“民主原则”;维特齐并坚信一位民主主义者应支持捍卫“民主原则”与建造民主者,故身为捷克国会外交关系代表,自己对于能到台湾与台湾立法院交换意见并互相支持感到非常荣幸。

维特齐在演讲末尾提到,1963年约翰·F·肯尼迪(John F. Kennedy)曾在其著名演讲“我是柏林人”明确反对“共产主义与压迫政权”并支持西柏林人民,更称“自由无法分割”,只要有一人遭到“奴役”所有人都不自由,更呼“我是柏林人”来支持柏林与自由价值。对此,维特齐也仿照“我是柏林人”,以中文说出“我是一个台湾人”。

演讲结束,游锡堃与维特齐共同参观台湾立法院内的捷克特展与民主友谊墙。面对捷克媒体询问,维特齐来访是否象征台湾突破国际孤立,游锡堃则表示,从中国大陆外交部长王毅的强硬言语看来,维特齐议长本次来台非常不易,维特齐议长的来访,既证明台湾的存在,也呈现台捷“两国”不畏强权共创未来的共通点;游锡堃更向逝去的捷克参议院前议长柯加洛(Jaroslav Kubera)做出访台决定表示敬佩之意。

维特齐与游锡堃于民主友谊墙前共同接受台捷媒体访问。(陈卓邦/多维新闻)

维特齐则指出,这次访台有几个原因,首先是为了要替捷克企业家寻找伙伴,并就经济、科技、新创研发层面强化合作,再者则是确保捷克共和国的主权独立。

游锡堃也提到,捷克是一个经常对抗强权且“领导变局”的国家,这次维特齐率团访台也是一种“领导变局”,相信经过维特齐访台证明台湾存在之后,未来将会有更多国家的政治家效法维特齐议长来支持台湾。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