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政治大学校长回应失言事件 反映“高贵野蛮人”想像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访问台湾的捷克(Česko)议长米洛什·维斯特奇尔(Miloš Vystrčil,另译维特齐)于当地时间2020年8月31日在政治大学演讲,但政治大学校长郭明政致词欢迎时,却说:“400年前的台湾社会,还是衣不蔽体的原始社会。”被批评歧视台湾原住民族;郭明政于今(1)日道歉,却说自己没有恶意,并表示原始社会是与天地同在的璞玉,再一次引起争议。

台湾原住民穿著传统服饰在国庆庆典上表演。(路透社)

郭明政在8月31日的欢迎致词中说:“400年前的台湾社会,还是衣不蔽体的原始社会。如今,台湾在各方方面,尤其在半导体、公卫以及自由民主人权都深受肯定,且为国家与社会发展的楷模。”9月1日发出的公开声明则表示:”衣不蔽体的原始社会包括没有文字等,意味那是未经雕琢的璞玉,是与天地同在的自然,如此不等于落后、不文明。”

从郭明政的声明可以发现,他对台湾原住民族的理解,还是停留在17世纪至19世纪的“高贵野蛮人”(Noble savage,或译高尚的野蛮人)想像中,却并没有理解到,这种想像正正是一种歧视,体现了身为高级知识分子的傲慢。

“高贵野蛮人”是从工业革命与大航海时代后的大英帝国高级知识分子发明的一种概念,在后来的文学创作中不断被引用、更新,最终呈现出来的形象可以描述成:”完全在大自然中生活的个人或民族,没有经过现代工业文明的洗礼或毒害,而能够表现出人类天生的高尚情操。”

事实上,“高贵野蛮人”从根本上就是为了讽刺当时的英国工业文明虽然让英国人能享受丰盛的物质世界,却导致在精神世界上的堕落。也就是说,比起船坚炮利、能够大量生产日用品的日不落帝国,其实在道德节操上还比不上那些拿著长矛、整日为了温饱而奔波的未开化民族。

所以,“高贵野蛮人”的诞生其实就不是为了称赞那些原始社会的住民,而是为了讽刺自己社会的同胞。因此根本也就不需要去理解那些原始社会的文化或是历史,只要随时套一个方便的模版上去就行了,重点只是要拿这些“原始社会模版”来当做对照组制造出的反差效果。

台湾原住民在17世纪前到底有没有穿衣服?懂不懂得韖制兽皮的技术?有雕琢玉石技术和玉石贸易的原住民算是“未经雕琢的璞玉”吗?基本上也是都住在房子里的原住民算是“与天地同在”吗?这些答案其实并不重要,从“衣不蔽体的原始社会”进步到现代台湾社会,表达出“台湾人非常努力进步”的概念。

正因为“高贵野蛮人”不过就只是一种为了顺应发言人意图的道具,虽然看起来像是在称赞原住民族的精神节操,但其实只要发言人的意图改变,这种意义随时都能够被抛弃,转变立场去伤害原住民族的形象。

写作《双城记》(A Tale of Two Cities)等等名作的英国文豪查尔斯·狄更斯 (Charles Dickens,1812至1870),就曾经称赞过生活在北极圈的因纽特人(Inuit)是“安静、温柔、满足”的善良民族,但于1854年被证实全军覆没的富兰克林探险队事件传回英国本土后,狄更斯无法接受困在北极圈的探险队可能吃食同伴尸体充饥,对当地原住民因纽特人的看法大大转变。

狄更斯大力批评因纽特人是“堕落的骗子”、“贪婪奸诈和残忍”,狄更斯拒绝相信因纽特人的说法(探险队因为受困而饿死),并指控因纽特人对探险队见死不救,甚至把探险队当做食物而杀死了他们;狄更斯甚至还特别写了一出《冰封深淵》(The Frozen Deep)舞台剧,描写“来自遥远北方食人族的威胁”。

台湾许多高级知识分子对台湾原住民族的态度,也正是如此。要推广观光时,就称赞原住民族拥有独特的文化,最好永远住在山上;等到要开发山上的矿产时,就指控原住民族跟不上时代的进步,坚持住在山上过落后的生活。其实,不管是哪一种说法,似乎都缺乏对原住民族的基本尊重,只是把原住民当做实现一个被比较的客体,没有什么“高贵”或落后的分别了。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