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衣不蔽体”尽显文明的傲慢 无文字的原住民如何织造文化

撰寫:
撰寫:

捷克参议院议长维特齐(Miloš Vystrčil)于8月31日前往台湾政治大学举行演讲,不过政大校长郭明政在致词时表示:“400年前的台湾社会,还是衣不蔽体的原始社会”。此话一出,立即引发轩然大波,批评者认为郭发言带有歧视与“文明的傲慢”,应为失言公开道歉。对此,郭明政于9月1日发表声明,表示致词并无贬低之意,仅为说明台湾从质朴的社会启程,进入到现代社会,强调绝无贬低台湾的原住民与原住民文化。

400年前的台湾社会,真的是衣不蔽体的原始社会吗?图为2014年在台北松山文创园区举行的“台湾原风采”服装秀,会上展示台湾原住民设计师的作品。(新华社)

织布的原住民与不兴蚕桑的汉人

“400年前的台湾社会,还是衣不蔽体的原始社会”这句话就像是清代来台的汉人般,带着优越感看原住民过往的生活,如同连横(1878-1936年)在《台湾通史》描写台岛时写道:“荒古以来,不通人世,土番魋结,千百成群。裸体束腰,射飞逐走,犹是游牧之代。以今石器考之,远在五千年前,高山之番,实为原始,而文献无征,搢绅之士故难言者”。《台湾通史》出版发行于1920年,距今仅百年,为何堂堂政大校长致词时的话语和《台湾通史》的记载相差无几?

17世纪来台的荷兰人、西班牙人与汉人,对于台湾原住民相当陌生,加上对自己文化的优越感,所留下的记录多带有偏见。不过翻阅清代初期来台汉人的观察,可以发现到当时台湾能够自行生产纺织布料的,只有原住民。《台湾府志》、《台湾通史》皆载台湾妇女不事纺织,这是由于来台汉人嫌种桑养蚕利润不高,皆不愿在台发展纺织业,偏爱直接买大陆运来的布匹进行加工;因此直到日据时代,台湾才有系统地发展纺织。所以整个清代,能称得上是台湾制作的布料,只有原住民生产的“番布”与“番锦”了。

《诸罗县志》载:“达戈纹出水沙连(今台湾南投县),如球,纻杂树皮成之。色莹白,料纹间以赭黛;长不竟体。出南路各社者皆灰色,有砖纹或方胜者;长亦如之。番以被体;汉人以为衣包,颇坚致”,文中所介绍的“达戈纹”,即是原住民邵族所制作的达戈纹布。

原住民邵族的纺织工艺在台湾历史上享有盛名,清代台湾文献所载的“达戈纹”,即是邵族所制作的达戈纹布。(城乡艺术活动原住民部落网站)

乾隆六年(1741)担任巡台御史的张湄在诗作《瀛壖百咏.衣服》里,介绍了原住民的番布材质和做法:“乌衣渐易裸人风,尺布为裈犊鼻(即犊鼻裈,一种齐膝短裤)同。可但鹿胎花簇簇,达戈纹锦手裁工”,张湄还特地作批注释何为“达戈纹”:“番妇自织布,以狗毛、苎麻为线,染以茜草,错杂成文,朱殷夺目;名达戈纹(达戈纹,番以被体;汉人以为衣包,颇坚致)。”

各具鲜明特色的原住民织品

学者研究发现,台湾原住民各族织品,其原料不尽相同,各具特色。如排湾族与阿美族多用树皮布,早期尚未有剪裁工具时,只能将几块树皮打成一片,从中间挖洞套上,因此又被称作“贯头衣”。不过有了缝制衣服的工具后,其他形式的服饰就陆续出现了。

而邹族、布农族、鲁凯族与排湾族等,早期的服饰主要是动物皮革。制作方法有五个步骤:为剥皮、刮脂、张皮、晒皮和揉革,把猎到的动物制作成衣服的过程,恰好是原住民社会中常见的男女分工场景。因此大多数的原住民妇女都擅长织布,而台湾各族中以南部的排湾族、中部的平埔族、及北部的泰雅族最为突出。

平埔族擅长纺织与刺绣,比如生活在台湾中部埔里盆地的巴则海族,以苎麻为原料,夹织各色毛线、棉线,织品非常精致华丽。而生活在宜兰的噶玛兰族则会使用树皮,或把香蕉树干砍断抽丝,再与麻线混织成御寒衣物。

在现代社会的冲击下,泰雅族妇女不再纹面,并努力在文化流失下传承传统织布技艺。(洪嘉徽╱多维新闻)

泰雅族发达的麻纺织工艺,则与文化传统有关。该族以纺织技术的优劣,来评定妇女的社会地位与才能,拥有优秀纺织手艺的女性,才有资格纹上成年的象征-纹面,也可凭此得到一桩好亲事。泰雅族服饰中,以贝珠长衣最具有特色,更是泰雅族最隆重的礼服,只有头目、族长或是最会打猎的勇士才有资格在祭典中穿上这件衣服。而排湾族由于其社会阶级分明,也让服饰织绣呈现出鲜明的区别,如只有在排湾族贵族的服饰上才能看到人头纹、百步蛇纹、豹皮与琉璃珠等装饰。

虽然原住民没有文字,但其服饰上的一针一线、绣纹花样皆昭示着该族群文化传统、价值观念与特色,可说是文化的具现化之一。早期原住民碍于纺织技术不够先进,穿着较中国大陆明清时期的“四大名绣”相比,自然属于“简陋”的服装,但也绝不可用“衣不蔽体”四个字无视原住民的服饰文化。

过去西方殖民者在全世界范围进行拓殖时,经常以有无发明、使用文字,作为族群是否已经进入“文明社会”的标志,甚至武断认为没有文字的民族等同“不文明”,亟待白种人“开化”。如今,这种对待原住民传统文化历史的态度,正凸显了“西方中心论”的傲慢与偏见。

近年在学者的呼吁下,大众逐渐避免使用带有攻击性、贬抑或诋毁的言论来评断少数族群。但政大校长的言论也让人警醒,台湾社会主流对于原住民族的历史、社会文化知识与生活习惯仍感到陌生与遥远,依旧带着偏见与刻板印象。这种“文明的傲慢”,正是多元文化的当代应极力避免与反省的。

推荐阅读:

「版權宣告:本文版權歸多維新聞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