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英文又救了马英九

撰寫:
撰寫:

猝不及防、却又不太令人意外的,蔡政府在美方的压力下终于进一步开放美猪牛,美国在台协会(AIT)也随即发布声明,肯定台湾是个全球可靠的贸易伙伴。尽管绿营从上到下都不断宣称,美猪牛开放可换取台湾的“国际地位”,但民进党在野时激烈反对开放的历史,同样避免不了在此时受到揶揄和检验,蔡英文是“马英九2.0”的说法,也因此再次浮上台面。

虽然顶着政治明星的光环,一度身为蓝营声势最强的共主,但马英九的执政生涯后期确实并不光彩。面对不同事件的屡屡失言,让马英九总被视为“何不食肉糜”的晋惠帝,虽然其中有媒体的断章取义,但仍免不了“不知百姓疾苦”的距离感。之后发生的反课纲、太阳花、马王政争等事,更使马英九除了内政问题之外,额外增添了“舔共、反民主”的罪名。

马英九曾以“九二共识”获得台湾人民信任,并使之成为两岸交流政治基础,却“以拖待变”,又无力整治国民党“利己”文化,成为国民党败亡的起点。(中央社)

这样的罪名,某程度也是建基于马政府时期过度着重于数字经济,忽略了社会整体的分配和改革,使得两岸间的经济政策未使普罗大众受惠,加上台湾本土意识不断高涨,对生活的不满也因此转移到执政者身上,认为是过度倾斜的两岸政策所致,马英九一直引以为傲的两岸关系,也因此未受民众普遍肯定,反而成为国民党日后的致命伤。

然而自从蔡英文打着“改革”之名上任后,原本抱持莫大期望的支持者却慢慢发现,原本蔡政府与马政府竟如此“相似”,许多马政府时期被民进党高举道德旗帜反对的政策,却在蔡政府时期一一被实现,其落实的手法与过程,甚至比一向被批评为“威权专制”的国民党来得更不民主。

以此次开放美猪牛为例,蔡政府若认为这是不得不面对的现实,身为一个自诩为“史上最会沟通的政府”,至少也要先经过立法院内的协调,告知大众开放的必要与原因,在野时的民进党立委潘孟安甚至严厉“敬告”马政府,不得以行政命令径自公告,否则将违反台湾的行政程序和典章制度;总召柯建铭也曾表示,若以行政命令公告将会“付出代价”,马政府最终也将美猪牛议题交由立法院议决。

针对开放瘦肉精美猪美牛一事,台卫福部长陈时中8月31日在广播节目中坦承,开放是为了换台湾在国际的地位,有地位才能谈判。(中央社)

然而,当时马政府没做到的事,蔡政府做到了,不只蔡英文声称“行政命令就能解决”,绿委们也以“送进立法院无法好好沟通”为由护航,甚至有人直言:“只是保密工作做很好,避免大家无谓的恐慌跟对抗”。回顾蔡英文当年为了美牛猪进口问题,批评马政府“没跟国会讨论、没跟在野党讨论、更没告诉社会大众他在谈什么,这种政府是不透明的、是欺负民众的。”,如今看来,不禁显得格外讽刺。

不仅如此,当年民进党批评马英九总统兼任党主席,蔡英文总统兼党主席;反对马政府砍劳工七天假,蔡政府砍劳工七天假;蔡英文批评ECFA是糖衣毒药,蔡政府希望维持ECFA;民进党批评马政府推行消费券,蔡政府推行三倍券;抨击马政府对外使用中华台北是矮化主权,蔡政府在WHA自称中华台北。民众回顾的越多,便越会发现,民进党当时反对马政府的,蔡政府几乎都做了,且做得有过之而无不及。

这也无怪乎国民党不少人嘲讽“蔡英文还了马英九一个公道、清白”,但这其实不代表马英九的执政成效和作风,便因此重新获得肯定,而是凸显了台湾“选举至上”的政治风气,早已失去了民主政治的真正目的,政客们义正严词、慷慨激昂的表演不是为了民众与台湾前途的发展,而是为了自身的政党利益。

蔡英文在宣布开放进口美猪牛时表示,此事仅需行政命令便得以解决。(中央社)

前行政院长赖清德在卸任阁揆时,曾为自己在野时反对美猪牛进口道歉,他也以开放美猪牛时朝野轮流抗争为例,期许台湾建立“国家利益优先的政党文化”。虽然是轻轻一笔带过,但这也确实说出了台湾政治体制的弊病。身为台下的观众,人民常难以分辨,究竟在台上卖力演出的政客们,哪些是为了台湾好的真话、哪些是为了自己好的假话,直到两大党反复上演彼此矛盾不堪的戏码,轮流替对方洗白后,才惊觉原本大部分时候,大家说的都是假话。

因此国民党也无须在此刻沾沾自喜的认为,蔡英文又再次洗白马英九,还了他一个公道,因为从国民党现在反对美猪牛的态度来看,他们就算再次执政,很有可能也是下一个替蔡英文洗白的那位。与其还马英九一个公道,永远听不到实话、不知道哪条路才是台湾正确方向的民众,谁又来还他们公道?

推荐阅读:

「版權宣告:本文版權歸多維新聞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