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口罩混充台制 违规业者发声:陆货防护效果比台湾好

撰写:
撰写:

由台湾政府协调民间制造商组成之“口罩国家队”近日爆发有一家口罩制造厂商进口了陆制非医用口罩,并混充成台制医用防疫口罩,进而流入台湾口罩配给通路的争议。对此,蔡英文在9月3日晚间发文谴责,而涉嫌混充陆制口罩的业者则出面回应争议,痛斥口罩征用政策的不是,并喊话台湾政府把他踢出“口罩国家队”,同时强调自己非贩售“黑心口罩”,陆货的防护效果比多数台厂产品更好。针对违规厂商的说词,台湾经济部长则是在当地时间9月4日上午予以驳斥。

台湾新北市有药师发现配送来要提供给台湾民众以实名制购买的医用口罩,有口罩包装内附简体字的合格证,且表明为非医用口罩。(新北市药师公会供图)

为防控新冠肺炎疫情,台湾实施“实名制”口罩的配给制度,让台湾民众可定期持健保卡至药局,换购台湾政府向台湾民间厂商征用之防疫口罩。照理说,台湾政府配给的防疫口罩应都为台湾制造,但近日,新北市有药局药师却发现配送来的“实名制”口罩中,出现疑似陆制的非医用口罩。

经台湾食药署的调查后发现,违规厂商为位于新北市的“加利科技有限公司”,而该业者在8月份进口了大陆制非医用口罩约337万片,并涉嫌将这些陆制非医用口罩加以分装、改标为台制医用口罩,并随台湾防疫口罩的配给通路流入市面。

针对台湾“口罩国家队”的争议,台湾卫福部长陈时中回应指出,该厂商为“累犯”,更爆料类似混充台制医用口罩的制造商,其实不只有一家。

而蔡英文则在9月3日晚间在脸书发文谴责,她表示不能接受,“把中国制的非医用口罩,冒充成Made in Taiwan的医疗口罩销售,鱼目混珠”,此举已严重影响“口罩国家队”的信誉和奉献付出。蔡英文强调,针对违规产品,绝对会查办到底。

涉嫌贩售违规产品的“加利科技有限公司”负责人林明进则在9月3日晚间也向台湾媒体说明为何会混用陆制非医用口罩,并表达了他对于“口罩国家队”的不满。

林明进坦言自己违规,但他驳斥自己贩售的是“黑心口罩”。他指出,进口的陆制口罩为“工业级”口罩,防护效果高达99%,品质要比许多“口罩国家队”生产的医用口罩大约95%的防护效果更高,自已进口后,再重制的这些陆制口罩的品质可受公评。他更呼吁台湾官方把陆制口罩送检测,不要造成社会恐慌。

林明进并进一步指出许多台湾口罩征用政策的不是。林明进说,会混用陆制非医用口罩充当防疫口罩,是因为自6月1日起台湾口罩开放厂商可部分自由买卖后,与台湾官方关系好的两家口罩大厂在6月拒绝供应政府征用的实名制口罩,而两大厂的产能占“每天800万片的160万片”,造成其他小厂要分摊征用口罩的数量。

林明进表示,他刚开始以身为“口罩国家队”成员为荣,但如今以“口罩国家队”为耻,因为要供应政府的征用口罩,让他的员工得忙于赶工、疲于奔命,“不晓得除了钱以外,能给员工什么东西”,他会混用陆制口罩也是因为想让员工每周都可以安排休假。林明进并喊话台湾政府,把他“踢出口罩国家队”。

林明进也控诉,自己是“被同意”征用口罩,虽然台湾官方称征用产量是白纸黑字签订,但他说台湾官方当初是要求他在“空白纸上签名”。

台湾经济部长王美花要违规以陆制非医用口罩混充台湾防疫口罩的厂商,“做错事不要怪东怪西”。(中央社)

对于违规厂商的辩驳,台湾经济部长王美花9月4日回应,“加利科技有限公司”做错事还“指责别人,怪东怪西”,是“口罩国家队”的“害群之马”,完全不能接受厂商的辩驳。

针对有口罩大厂拒缴实名制口罩,导致产能被转嫁至小厂身上,王美花驳斥绝非事实,“没有A厂商的量,要用B厂商来承担”。

王美花解释,口罩制造商在6月前是全数征用口罩产量,6月后开始部分征用、部分开放自由买卖。她表示,每家厂商被征用多少量都是透明、占比是一致,且政府会提供厂商足够、成本较便宜的熔喷布(口罩原料),例如“加利科技有限公司”每天的征用量为19万片口罩,但政府给了22万片的熔喷布。

王美花表示,假如员工无法负荷征用量可以反映,但该业者自6月起并无回报无法负荷。她举例有口罩厂是增加员工来生产口罩,因为生产口罩是有足够的利润。她指出,“完全不能接受”业者控诉无法负荷口罩征用量,因为业者另有在市场上贩卖盒装口装。

针对业者表示在空白文件上“被同意”征用口罩的指控,王美花也回应“完全不能接受”,她表示有关政府的征用量,台湾食药署找过厂商开过多次会议,原则上有药证的厂商就要被征用口罩,征用的比例每家都一样。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