捅破最后一层纸:美国对台政策转变的逻辑

撰写:
撰写:

在美国全面进入总统竞选季的时刻,美国对华政策跨越新的临界点:从全面战略竞争到全面次冷战的标志性事态——在“六项保证”基础上进一步向前跨越,在打破战略模糊的同时,将官方交往、装备输出和战略合作,提升至一个新的水平。

美国务院负责经济增长、能源与环境问题的副国务卿基斯·克拉赫(Keith Krach)将在不久后访台,主持美台“经济暨商业对话”,讨论供应链和知识产权等问题。

在新冠疫情和美中贸易对抗背景下,众所周知,供应链和知识产权均属“敏感”问题,尤其是由美台官方对此进行讨论。

美国卫生部长阿扎(Alex Azar)当地时间8月12日下午结束访台之行,搭乘美国专机返美,上机前挥手致意。 (台湾外交部)

克拉赫的访问将是继美国卫生部长阿扎之后美国对台较高级别的官方活动。但从美国务院的职能来讲,克拉赫的访问比阿扎意义更为特殊:不仅是《与台湾旅行法》颁布后首位美国高阶外交官访问台湾,亦是美中建交后美国高阶外交官访问台湾的罕见纪录。

尽管受疫情影响,克拉赫未必那么快到访台湾,但从阿扎到克拉赫,可以管窥华盛顿的策略,旨在通过循序渐渐,“温水煮青蛙”的方式,逐步突破“一中底线”,将美台官方关系实质化,进而延伸到双方在经济、外交、军事、政治等全面领域的合作。

稍早前,美国务院负责东亚事务的助理国务卿史迪威(David R. Stilwell)在一场演讲中已经详加披露了里根(Ronald Reagan)政府的对台“六项保证”,打破了华府在此问题上长期的战略模糊策略,转向战略清晰,进而为美国在台海的新战略策略铺平道路。

这个新战略策略基本体现在史迪威在同场讲话中所指出的:美国会完全坚持“台湾关系法”,并履行在“六项保证”下的承诺。他并同时强调,美国要修订《与台湾关系法》,以反映美国面对的新的现实。

今年7月底,台湾驻美代表萧美琴与美国国务院亚太助卿史迪威会面,期待建立更紧密的台美伙伴关系。(Facebook@Taiwan in the US)

尽管近些年逐渐披露的“六项保证”更加“利台”,但一些观察人士注意到,无论是此前公开的美国对台政策,还是《与台湾关系法》、“六项保证”,都未明确美国协防台湾的内容。

迄今为止,美国官方任何一级的官员都尚未就此明确表态。即便是特朗普(Donald Trump)稍早前接受记者提问时,也只是含糊其辞地予以应付:“北京知道我们会怎么做。”

然而,最近的一些事态正在使美台关系的最后质变日渐浮出水面,主要表现在:

美国政府落实包括《台湾旅行法》等一系列涉台法案及相关历史文件更趋积极。

从官方访问到对台军售,甚至有消息称一架美军侦察机疑似从台起飞,诸多迹象都表明,美台关系最终质变的态势正在形成。

美国官方在“协防台湾”的关键问题上正在松口。

除了总统,近日美国防部长埃斯珀(Mark Esper)也在视察美国接受日军投降的密苏里军舰上发表演讲时说,“美国对当今世界的承诺,与我们在1941年对爱好自由的世界人民所作的承诺相同:我们将随时准备与任何敌人作战,并捍卫任何朋友;并且,我们将随时随地维护我们的价值观和我们珍视的一切。”

埃斯珀在当天的推文上进一步强调,“20世纪饱经战乱、充满血腥。在21世纪我们必须引以为戒,自由国家不能对法西斯主义夺权坐视不管。”

在同一个讲话中,埃斯珀呼应了美常务副国务卿史蒂芬·比根(Stephen Biegun)在一个在线会议上所讲到的美国意欲打造“印太版北约”,声称“今天自由和开放的秩序面对新挑战,美国正努力建立更广泛的合作伙伴联盟,其中包括长期的朋友和以前的对手,借此捍卫当今的国际秩序和规范,让全人类的后代子孙更安全与美好。”这意味着接受里根总统所说“以实力求和平”的重要性,并建立军事和同盟结构来达到这一要求。

因此实际上,美国正在从日常活动、机制和制度等各个层面为美台关系松绑,美台正在朝着“心照不宣”的盟友方向发展——虽然碍于各种因素不会公开结盟,修订《与台湾关系法》的要害,就是要为其实质“结盟”和军事协同,开辟道路。

只剩捅破最后一层纸。

而台湾问题历来被视为中美关系的核心问题,美国对台政策转变过程是其对华敌意正在形成、对华关系进一步跨越“战略竞争”临界点、走向全面次冷战的重大指标。

(本文经作者授权转发自微信公众号“望远楼”,作者为丁咚:中国国际问题研究者)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