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英九辜负了王晓波 兼论北京对台思维与台湾统运的盲点

最后更新日期:
最后更新日期:

编者按:1987年3月20日创刊的台湾《远望》杂志,多年来一直致力民族复兴的理论和路线思考。日前,《远望》杂志主笔室刊发《马英九辜负了王晓波 兼论北京对台思维与台湾统运的盲点》一文,代表了台湾内部鼓励两岸青年认识两岸共属的中国,启发历史意识与民族情感的声音,本网经授权特此转载,以飨广大读者!

台湾统派人士刘建修、毛铸伦、王晓波、曾健民等人,最近先后病逝。亲见国家统一、民族复兴,是所有统派人士的共同心愿。可惜在他们逐一凋零的过程中,台湾的民心却离大陆越来越远,台湾问题变得比以前更加棘手。这些毕生以反独促统为职志的统派前辈们,面对此景,得无憾乎?

台湾当地时间9月3日,由《海峡评论》杂志社、台湾大学哲学系、世新大学联合主办的“王晓波教授纪念会”在台北举行。图为马英九出席致词。(多维新闻)

2020年两岸未统一,王晓波期待落空

王晓波在1996年写了《愿再也不需要统一运动了》一文,他判断:"中国民族主义当会发愤图强,抓紧历史时机建设国家,待2020年中国大陆总生产毛额(GDP)达20兆40亿美元,美国只有13兆4,700亿美元时,美国势力将再也没有能力干预中国的统一。届时就是我们排除外国势力,和平统一自己祖国的时候了。"他接着说:"现在距离2020年还有24年……我们一定要努力的活到那一天,亲眼看到祖国统一,亲手把我们一手所缔造的‘中国统一联盟’解散,届时我们再也不需要统一运动了。"

王晓波确实努力活到了2020年,而且中国的经济体量若按照购买力平价计算的GDP也早已超过美国。即便以美国战略决策所重视的传统名义GDP作为经济体量之衡量,原先各方预测中国名义GDP会在2030年前后超越美国,现由于2019年底新冠疫情爆发之后,中国的防疫比美国成功,经济提早复苏,中国名义GDP超越美国的时间应会早于2030年。但是,王晓波不但未能目睹两岸走向统一,在他有生之年,台湾反而离中国越来越远。

1996年的王晓波,或许没将西方霸权思想的产物"修昔底德陷阱"(Thucydides's Trap)纳入考虑。他当然知道美国不愿见到中国的统一与复兴,他也知道二蒋搞反共白恐以及李登辉推动台独,都是在美国支持下进行的。然而,他以为只要中国经济体量超过美国,后者就不得不容许前者分庭抗礼,美国势力只好退出台湾,台湾人心自然复归中国,两岸统一就水到渠成。所以,中国所需要的,只是持续和平发展的"时间"。他没有预料到:就在2010年中国的名义GDP超过日本成为世界第二经济大国的前一年,美国新任总统奥巴马(Barack Obama)就提出针对中国的"重返亚洲"政策,展开了美国霸权地位保卫战。从此,中国边境及周边地区长期动荡,各种反中势力此起彼落,继长增高。2017年特朗普(Donald Trump)上任后再提出明白针对中国、俄国、朝鲜、伊朗的"印太战略",升高了奥巴马启动的霸权保卫战。

中国人认为太平洋够大,容得下两个大国;但美国人却认为地球太小,只容得下一个霸权。于是,为了保住其世界霸主地位,美国绝不接受中国提出的"新型大国关系",反而不择手段地扼杀中国复兴,以维持"旧式霸主地位"。为了防阻中国和平发展到超越美国,美国使出各种阴谋诡计想要推翻中共、裂解中国、"干预中国的统一"。正是在美国卵翼、策动之下,中国各种分离主义势力相继而起。先有疆独在大陆各地犯下恐怖主义罪行,港独又在香港打砸抢一年多,民进党则在台湾稳握政权,建立台独法西斯统治。王晓波所预期的"我们排除外国势力,和平统一自己祖国的时候",不但没有随着中国经济体量逼近美国而到来,两岸局势在美国煽风点火之下,反而更加波谲云诡、险象环生。

2015年10月5日,香港各界纪念抗日战争胜利暨台湾光复70周年大会在香港会议展览中心举行。图为台湾著名学者王晓波在大会上致辞。(新华社)

在2020年的当下,台湾不仅不是"不需要统一运动",反而是需要改弦更张、更有运动性、更有效率的统一运动。王晓波过世前的两岸距离,显然比24年前他许愿时还更遥远。王教授抱撼而终,仅仅是因他当年误信美、中国力此消彼长的影响,导致对统一的时程错误期待?还是这24年来北京的对台政策思维和台湾的统运本身也出了问题?

"时间"并不只站在中国大陆这边

首先我们要指出:中国大陆固然需要"时间"和平发展,才能走向复兴。但是,"时间"并不只对中国有利,也对台独有利。如果仅只"坐等统一",结果可能是"坐视台独"。

根据政治大学选研中心1996年和2020年的民调,在国族认同方面,自认是台湾人(但不是中国人)的比率,从24.1%上升到67%;自认是(非台湾人的)中国人的比率,从17.6%降到2.4%;自认是广义中国人(包含自认"是台湾人也是中国人")的比率,从66.9%降到29.9%。该机构在1996年和2020年的统独立场民调显示,主张台独者(含"尽快独立"和"偏向独立")从13.6%上升到35.1%;主张独台者(含"维持现状"和"永远维持现状")从45.8%上升到52.3%;主张统一者(含"尽快统一"和"偏向统一")从22%降为5.8%。当全台湾的民众只剩5.8%期待统一,"和平统一"如何水到渠成?当67%的台湾民众自认不是中国人,又如何从岛内"排除外国势力"?

与上述民调相呼应的是,1996年到2020年间台湾蓝绿版图产生了急遽的变化。1996年,在李登辉领导下虽虚情假意但仍宣称支持"九二共识"的国民党主掌台湾政局。到了2020年,国民党分崩离析,不仅已经无力挑战民进党,全党甚至全面"绿化",拿香跟拜。反之,绿营完全执政,蔡英文明白否认"九二共识"存在,对于北京的苦口婆心嗤之以鼻。更严重的是:面对5月29日北京高规格举行的"《反分裂国家法》15周年座谈会"以及最近不断举行的军演,和8月10日马英九警告的大陆攻台"首战即终战"、美军不会来救援,台湾民众却极为"淡定"。8月24日台湾民意基金会发表民调指出:台湾民众57.8%不担心两岸爆发战争,58.3%不同意"首战即终战"。这表示民进党不但坐大到完全宰制台湾政局,还对台湾人民进行了非常成功的"洗脑"工程,使他们不仅反中求独,而且根本无视、无惧大陆(及马英九)的警告。这就使民进党继续推动台独、挑衅中国大陆更有民意基础。

民心趋独反统且不可逆,在在显示台湾问题比24年前王晓波许愿时还更棘手。显然,中国统一与复兴需要的不只是"时间",更需要有所作为。而且这些"作为"不能只是"为大陆争取时间",更需要积极改变岛内现状──因为"时间"不只站在中国这边,也站在台独那边。

总之,王晓波未能在生前目睹两岸走向统一,台湾反而越漂越远,并不是因为前述有关中美GDP对比的预测出了差错,使中国的硬实力落后美国越来越多所致。事实上,中国的经济体量早已逼近美国,已经引起美国的危机感。美国兰德公司(RAND Corporation)等智库也屡次明白指出,具有地缘优势的中国,在东亚地区的有限战争中已能击败美国。换言之,24年来中国的国力与军力确实有长足进步,大陆确实已具有解决台湾问题所需的硬实力,并没有辜负王晓波的期望。那么,我们错过了什么?

王晓波未能在生前目睹两岸走向统一,台湾反而越漂越远。(多维新闻)

影响民心首要因素不是GDP与军力

关键在于:解决台湾问题并不只是拿下一座岛,还要取得台湾的民心。经济产值与硬实力从来不是影响民心的首要因素,否则如何解释24年来(甚至更早从1979年以来)中国越来越强大,台湾经济对大陆依赖越来越深,但台湾人却越来越反中、拒统?北京以及台湾主流统派过度重视解决台湾问题所需的物质、硬体条件,反而轻忽心理、精神条件,导致长期以来许多反独促统工作的"该为而不为"以及"不该为而为",这才是两岸蹉跎数十年,台湾越漂越远,王晓波等统派抱憾而终的主要原因。

许多人误以为民众内心的国家认同,取决于物质条件与政治局势。一位已故左统派老前辈常以闽南谚语说:"到那个时,抬那支旗"。他举的实例就是:1945年日本一投降,台民立即丢下日本旗,改拿中华民国国旗,表面上毫无心理障碍。根据这种思维,"台独"只是假议题,一旦台湾易帜,台民必然见风转舵,马上改变认同,蓝、绿都会臣服于祖国。于是,如何厚植大陆的硬实力,逼美国放手,才是唯一的真问题。

台湾民众的国家认同确实可能随政权的更迭而改变,但前提是:前政权、前殖民者和其他反中势力不再对台见缝插针,他们都甘心坐视中国逐步改正台民的认同。如果这个条件不存在,台湾民众的国家认同就未必会随着政权易手而改变。香港的前车之鉴,历历在目,怎能视而不见?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台湾重归中国版图。图为在台北市中山堂举行之受降典礼。(《认识台湾》社会篇教科书)

回顾1945年光复初期,表面看来,台湾人似乎都变回了中国人,如前面左统派耆老所述。但随后不久却爆发了被一般人误解为"官逼民反"、日后被台独派大肆炒作的"二二八"悲剧。当时以陈仪为首的国府官员,即或实施了某些让台民不满的政策,但对照于同一时期国府在大陆各光复区的官员与施政,台省官员相对是廉洁的,政治上相对是宽松的,何以"二二八"悲剧只发生在曾被日本殖民半世纪的台湾?这个事件并非中共地下党所发起,亦非其所主导,因此不能仅因中共党员亦参与其中就将整个事件全部定性为"起义",而忽视了台湾社会内外的其他复杂因素。日据50年殖民教育对台湾人国家认同之严重扭曲、日本虽已投降仍心有未甘、美国情治人员(如驻台北副领事葛超智)从中煽动、已被日本"皇民化"的部分台籍精英基于己身利益和对日本的迷恋等因素,都必须慎重看待,才能完整解释何以查缉私烟的星星之火,竟然在全岛燎原为对中国政权的怒火。

发生"二二八"的深层原因,提醒我们不能认为"民众的国家认同"会理所当然地"随政权更迭而改变",因为美、日等怀有恶意的外力,以及已经认同日本的台籍精英和台籍日本兵,并不会袖手旁观或"善意期待"百废待举的国府,好整以暇地矫正台民的国家认同。

基于同理,从1949年两岸分裂分治迄今超过七十年的台湾,内受两蒋反共教育和独派去中国化运动的影响,外有美、日为了"以台制中"大肆向台湾人散播精致、恶毒的反中崇洋、"再皇民化"思维,浸淫在这种氛围时间超过日本殖民时期的台民,即便两岸统一,他们的国家认同岂会如同一张白纸,任由北京尽情挥洒?

再看从1997年至今,港人认同中国的比率竟然递减;回归之后出生、成长的香港年轻人,反而比出生、成长于港英时代的人更反中。由此可见仅仅政权易手并不能保证认同的导正。香港回归以来,美、中国力彼消此涨的态势日益明显,大英帝国的衰败则早在二战之前就已开始,香港年轻人的中国认同并未因为中国复兴而增强,他们对西方伪善的"普世价值"的迷信也没因为英、美国力的下降而醒悟。此更可见物质条件实不足以决定认同。更别说回归以来,北京对香港的百般维护(如1997年东亚金融危机以及2008年全球金融海啸时的扶持援助),这些物质、经济的援助,对于国家认同几乎起不了正面效果。直到《港区国安法》颁布施行以后,早在1996年就已取得英国国籍的"祸港四人帮"首恶黎智英被捕,竟然导致其《苹果日报》大卖、旗下股票大涨,可见许多港民对大陆逆反心理之严重。以港观台,我们岂能相信物质条件必然决定台民的国家认同,或台民的认同会自动随政权更迭而风行草偃?

偏重硬实力 造成对台政策思维盲点

从大陆方面来说,厚植足以逼美国收手的硬实力,确实是国家统一、民族复兴的必要条件,但并非充分条件。而且硬实力只能对付外患或吓阻内乱,不能促进心灵契合。反之,若错误地过于偏重物质、硬体条件,就会误以为除了"利诱"与"威胁"之外,无可作为。但是,兵凶战危,岂能轻易用武?于是在未能取得压倒性优势之前,大陆很容易走上一条只能"以利诱之"、"以退避战",且"利"越让越多、"退"的底线却越来越模糊的恶性循环之路。最后,反而可能无法避免一战。

邓小平在上世纪80年代提出"和平"与"发展"两个主题,形成"战略机遇期"概念,主导了此后中国的发展路线。邓强调:"发展是硬道理",要在发展中解决问题。他还说:"基本路线要管一百年,动摇不得。"但是,"路线"是有"方向"的,必须始终朝既定目标走去。基本路线之所以动摇不得,是因为目标动摇不得。所谓"和平发展的战略机遇期"是以"国家统一与复兴"为目标的。中国选择以"和平发展"来达成国家的统一与复兴,迥异于西方国家与日本用扩张侵略、以邻为壑的恶行来发展国力,这是符合两岸同胞与全球人类福祉的。但是,中国是朝向"统一与复兴"(总目标)而"发展",并为了"发展"而维护"和平"。如果失去了明确的方向感,仅只坚持"和平发展",甚或仅坚持"和平",这样争取到的"战略机遇期"就未必有利于最终的总目标。并且,如果要"在发展中解决问题",就必须正视"问题是否解决",而当"问题"成为进一步"发展"的障碍时,就必须在"解决问题"中开创继续发展的出路。

过去数十年来,为了争取"和平发展的战略机遇期",大陆竭尽全力避免在两岸关系上摊牌。就在此过程中,台独伺机坐大,已经演变成中国继续朝向统一与复兴而发展的严重障碍。可惜大陆长期未正视"台独也在发展壮大"的事实,继续以掩耳盗铃心态延长"战略机遇期",容忍独势扩大。兹依时序,举荦荦大事如下,以为佐证。

李登辉、陈水扁从1994年以后十余年间不断挑衅"一中"原则,北京都极力克制。直到陈水扁在2004年靠着"两颗子弹"险胜对手当选连任后,大陆才于2005年3月制订《反分裂国家法》。该法事实上还是以维护"和平统一"的可能性为目的,不得不订出"武力反分裂"的前提条件作为"红线"。因此,该法规定的所谓"武统"条件相当模糊,并且实际上放弃了"统一时间表"。

根据《反分裂国家法》第八条规定:‘台独’分裂势力以任何名义、任何方式造成台湾从中国分裂出去的事实,或者发生将会导致台湾从中国分裂出去的重大事变,或者和平统一的可能性完全丧失,国家得采取非和平方式及其他必要措施,捍卫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此条中,“台湾从中国分裂出去的事实”、“将会导致台湾从中国分裂出去的重大事变”、“和平统一的可能性完全丧失”都很含混,而且即使发生,大陆也是“得”(而非“应”)采取“非和平方式”应对。此外,该法也不像今年颁布的《港区国安法》,并未规定罚则。这些特征都使得该法所定的“台独”红线和法律后果模糊不清,目的都是为和平统一保留余地,尽可能不要动武。

事实上,仅靠北京一道模糊的"红线",阻止不了切香肠式的台独进程。2006年2月,陈水扁宣布"终止运作""国家统一委员会"和《国家统一纲领》(即所谓"终统"),正式废弃"统一"目标;3月,他再把大陆通过《反分裂国家法》的3月14日纳入内政部制订的《纪念日及节日实施办法》,定为"反侵略日",等于把大陆视为外来侵略者;2007年,为了配合所谓"入联公投",他更进而把10月24日定为"台湾联合国日"。对于这些台独作为,大陆除了透过美国施压之外,别无他法。

马英九于2008年当选后,大陆以为迎来了两岸间"和平发展的战略机遇期",对马当局极尽容忍。马英九许多"该为而不为"以及"不该为而为",北京从未置一词。由于对台政策思维的盲点,大陆忽视马8年任内所制造出来的问题,决不下于李、扁。马英九的庸弱与不能择善固执,使他成为帮助绿营走过低潮、反败为胜的大功臣。大陆是否因马在位获取"和平发展的战略机遇期",尚难论断,但台湾则很明确丢了"反独促统的战略机遇期",和平统一在马下台后已不可能。

马英九近期呼吁蔡英文接受“九二共识”,称只有此途能让台湾避免战祸。(中央社)

大陆过度重视硬实力的发展,宁可容忍台独的后果,在2020年的今天已清楚浮现。当中美关系在美方升高对立、面临对决的现在,北京却要面对一个数典忘祖、认贼作父的台湾──不但自愿担任美国遏制中国大陆的马前卒,而且还积极支持各种分离主义裂解中国。此时的美国不但不再愿意为大陆向台独施压,反而正要利用台独向大陆施压。于是,台湾极有可能成为美国用来消耗中国国力的弃子,两岸鹬蚌相争,美日渔翁得利。

何以台湾沦落至此,两岸凶险如斯?此中一个重要原因是:北京和部分台湾统派受限于上述对台思维的盲点,一再坐视台独绿营对民心的鲸吞蚕食,一再纵容独台蓝营对大陆的虚与委蛇。在此过程中,北京的"红线"一退再退,导致台民看扁大陆求统的决心与能力,甚至发现"会吵的小孩有糖吃",反中拒统才是威胁北京让利及退让底线的有效方法,结果连蓝营也跟着绿化。与此同时,国家统一的道德正当性则被北京看似心虚的一再退让而打入谷底,造成岛内统运底气不足,奄奄一息;独派则得意洋洋,公然与反中外力挂勾。这样的台湾,已经成为大陆继续"发展"的绊脚石、两岸"和平"的破坏者。北京与台湾统派不能不正视此一现实。

为求统一,王晓波真诚挺马

在岛内统派中,动见观瞻的王晓波生前强力支持马英九,这也可能助长甚至误导北京及其他统派对马执政的错误期待。

与其他统派人士相比,王晓波拥有一大“优势”,就是他与马英九熟识,可“上达天听”,使他以为可以藉由说服、影响马来实践自己反独促统的抱负。在连战提名马英九接任国民党副主席之后,王晓波曾写信向马道贺。王在2007年11月4日给友人的信提及:“我期望老友(马英九)能将来接班总统,若有能力在总统任内完成祖国和平统一,他将成为中华民族历史的民族英雄;若无能力和平统一,能维持现状,不搞台独,消弭两岸统独内战亦万家生佛;能到2015年中国和平建设有成,台独成为不可能,统一也不是两岸的主要矛盾了。接到信后,他还回我电话,我则告之,‘将来若你背叛国家民族立场,不必怀疑,第一个反对你的,就是我。’在电话中,他直说:‘不会,不会啦’。”

当时王晓波写此信的目的,是劝友人支持马英九竞逐大位。他的逻辑与心态如下:“无论如何,我们必须为中国争取和平建设的历史时间。……今天台独执政(当时陈水扁在位),国民党即使是明日的敌人,我们也得联合明日的敌人打击今日的敌人。台独执政太危险了,……一旦两岸爆发统独内战,提供帝国主义介入的机会,台湾二千三百万人尽为无噍类矣,中国经济建设必倒退数十年,这是今天中国爱国主义者万万所不愿目睹的。……今天利用马英九推翻台独政权并非完全没有机会,我们又怎能以个人的好恶放弃机会?”但是当时马英九“维持现状”的主张却引来许多人的疑虑,怀疑他求统的诚意。王晓波为马解释说:“今天他的选举诉求即‘维持现状’,又有何不对?我们能不支持以‘维持现状’来消弭统独内战和争取中国和平建设的历史时间吗?”

显然,王晓波对马英九的要求极低,只要能以"维持现状"为中国争取"和平建设的历史时间"就好。他不知道:马要维持的"现状"包括"不统"(因此他不积极推动"两岸和平协议"),甚至包括从李、扁以来一直在进行的"台独教改"(因此他也不积极推动改正课纲)。所以,"提供帝国主义介入机会"的不是"两岸统独内战",而是主张先"亲美、友日"然后才"和中"、并且多次表示欢迎美国"重返亚洲"的马英九;然后,正是因为马让"帝国主义介入",才使得"两岸统独内战"在今天越来越难以避免。

一来基于私人情谊,二来基于"挺马=维持现状=争取时间=促统"的错误信念,自始至终,王晓波对马英九的支持不但真诚,甚至已是偏袒。如今马已下台,王已逝去。我们不得不说:王晓波误信了马英九,马英九辜负了王晓波。台湾今日成为中国的心腹大患,正与马英九下列诸项"政绩"有关。

马推"返联公投"助长独势

远在马登大位之前,民进党为了赢取2008年3月的大选,刻意从2007年中起炒作“公投绑大选”,也就是在大选投票同日举行“以台湾名义加入联合国”的公民投票(简称入联公投)。当时已经由马领导的国民党,不但不敢对民众晓以大义,竟然有样学样,另提出“返联公投”推波助澜,附和绿营的“一边一国”思维。我们深以为忧,曾投书2007年9月号《海峡评论》痛批此事曰:“如今马英九偏离国民党传统的‘一中’立场,向绿营靠拢,实际上也是向美国争宠,表现他是个‘更易掌控的台湾领导人’……马英九一贯‘以顺为正’,随人俯仰,令人怀疑他拨乱反治的能力与决心。如果国民党不能悬崖勒‘马’,继续帮助民进党炒热‘假入联、真台独’戏码,则台湾的未来实不容乐观。”可惜这段文字,被总编辑王晓波给删了。他说:“需删冤枉小马的部分……批马点到为止即可。”

还未掌权的马英九就已偏离王晓波的期待,也偏离拨乱反正至少必须不助纣为虐的"有所不为"起码条件。其实王晓波并非不知道"返联公投"违反"一中宪法",且助长独焰。但他和许多统派一样,总以为马赢取大位就可为中国争得和平发展的机遇期。殊不知马英九只想当个被美国接受、被台独认可的"新台湾人"总统,对于宪法《增修条文》及《中国国民党党章》规定的统一目标并无诚意。

早在2006年2月13日,时任台北市长、国民党主席的马英九在伦敦政经学院演说,将事先分发的文字稿上的"以两岸的终极统一作为选项"略去不提。第二天,国民党中央在独媒《自由时报》头版刊登广告《台湾的务实道路》,提出"台湾未来有很多可能的选项,不论是统一、独立或维持现状,都必须由人民决定",这是该党第一次公开宣示"台独"也是未来选项。2007年5月22日国民党高层会议再通过党章修正草案,不但将"以台湾为主,对人民有利"作为党的信念,并在党员目标条次中删除"统一"字眼,改以"和平发展"代替。2008年3月18日,大选投票前4天,马英九更公开向台独表态,说:"台湾在中华民国政府的治理下,是一个主权独立的国家。"以上这些事例都可以看出马英九为了当总统,对台独拿香跟拜的"积极性"。支持这样的马英九,究竟是为谁争取到"时间"?

马与绿营共创更独新现状

北京及台湾统派支持蓝营和马的另一理由是:蓝营至少不喊台独,不让大陆难堪,不会阻碍大陆发展的步调。事实是:蓝营虽不喊台独,但却以润物无声、暗度陈仓的方式,做尽反中、拒统之事。只因为蓝营不如绿营明目张胆,遂吃定北京必会容忍它。但王晓波所称的这个"明日的敌人"对于两岸关系的破坏,决不下于"今日的敌人"。

马一上台就任命台独分子赖幸媛、郑瑞城分掌陆委会及教育部,向台独表态不会促统并将继续推动台独教改;马不但在拨乱反正上无所作为(包括延续"终统"、"反侵略日"、"台湾联合国日"),更不敢积极追究李登辉、陈水扁任内的违宪违法作为;马从无诚意推动他竞选政见中的"两岸和平协议",连依法应该自动生效的《服贸协议》都因一场"太阳花"学乱而胎死腹中;对"太阳花"学乱应对失据,更是马英九终结国民党并导致台湾多数人否定大陆对台善意的关键败笔。

"九二共识"原是两岸关系定海神针,马英九以及(洪秀柱以外的)整体国民党,自始至终都在曲解它,使企图固化分治分裂现状的"各表",凌驾以两岸共议统一为目标的"一中"原则之上。大权在握的马英九,不但放弃阐述、宣扬"九二共识"的真义,他根本就是扭曲、践踏"九二共识"的功臣。影响所及,现在全台已经没有几人重视、认识"九二共识",连宣称支持"九二共识"的韩国瑜,竟然誓死反对"一国两制"──但他当然更反对"一国一制",所以实际上根本是反对"一国"(一中)。被蓝营践踏、变造至此的"九二共识",绿营如果明白否认它,也不过是顺水推舟、恰如其分,难怪此事只会牵动北京神经,全台却是风平浪静。

马英九大权在握、民气可用的期间,却纵容台独教科书继续危害学子,直到任期将满,才利用王晓波在课纲委员会里当炮灰,敷衍统派及大陆,不仅未对教科书大纲做必要的大幅删改,只是微幅调整几个字词。马下台之前,他的"课纲微调"还来不及落实,蔡英文一上台就把它归零作废,还创造了台独教改更大的反弹声势与正当性。

2015年7月19日国民党全代会通过提名该党硕果仅存的唯一统派洪秀柱为总统候选人,却因洪主张"一中同表",违反马英九的"不统"原则,马就支持党主席朱立伦于10月17日临时全代会上"换柱",使得蓝营军心溃散,最后导致2016年大选惨败。以上种种作为,在在证明马英九对反独促统毫无诚意,一心只想被台独接纳,成为李登辉期勉他的"新台湾人"。

回顾马8年任期的表现,他不但没有诚意迈向统一,也没有做到王晓波的最低标准"维持现状",而是坐视绿营绑架蓝营,共同打造更独的新现状,使得台湾"现状"越来越绿。马在位8年,形同为民进党争取"时间",助绿营走过扁朝贪腐的低潮期,最后一并终结国民党、台湾统派和两岸关系。这是王晓波所期待的马英九吗?

错失"反独促统战略机遇期"

北京与台湾统派另有一盲点,他们都只注意到要避免与美国正面冲突,才能为中国争取"和平发展的战略机遇期",但却忽略了台湾岛内另有一个极其重要的"反独促统战略机遇期"。

台湾人民的分离意识固然肇始于蒋介石的反共教育与蒋经国的偏安政策,但明目张胆地宣扬台独,透过公权力以及教科书洗脑台民,则是从1994年李登辉对司马辽太郎谈《生为台湾人的悲哀》开始。李在2000年保送陈水扁当选,加速台湾"绿化"。未料扁家贪腐引起滔天民怨,在2008年护送马英九上台。马刚上台时,气势如虹,民气可用。他如藉势行使公权力拆除扁朝所有反中促独且违宪违法的相关措施,主导台湾以健康、正面的态度与大陆交往;积极与大陆协商签署他竞选政见所提到的《和平协议》,将"终极统一"落于文字;甚至根据宪法《增修条文》"政党之目的或其行为,危害中华民国之存在或自由民主之宪政秩序者为违宪",申请司法院解散违宪违法罄竹难书的民进党,则不出几年,就可拨乱反正,不但大有功于中国,也将使国民党得以堂堂正正立足于台湾,何至于今日被民进党追杀,濒临溃散?

李登辉开始正式透过公权力与教科书遂行台独分裂主张。(Reuters)

黄智贤近日在《统一才可能融一》文中指出:"最后改变台独之路的机会,是马英九的第一个任期。现在,已经时不我予。"诚如其言。马英九当政期间,中美权力平衡正在逐渐向中方倾斜,本该是两岸走向和平统一的"战略机遇期",结果却成为掩护岛内台独走出扁朝贪腐阴影、起死回生、转败为胜,直至全面执政的"战略机遇期"。马英九浪费了宝贵的8年,巩固了李、扁当政20年的台独"成果",最后还把一个更加绿化的台湾完整地交到蔡英文手上。

然而,大陆受限于对台政策思维的盲点,除了"威胁"《反分裂国家法》与"利诱"(惠台让利)之外束手无策,于是只能对口头上承认"九二共识"的马英九"百般呵护",不仅容忍他对台独退让讨好,为了减少他的压力,在他第一任上,大陆一度仅提"和平发展",几乎不提"统一"。最后,大陆甚至还接受马英九的条件,于2015年11月7日,在"国际场合"新加坡举行两岸现任领导人的"习马会",等于承认两岸是"对等政治实体"。但即使如此抬高马当局的地位,也挽救不了丧失道德自信与中心思想的国民党,当然更阻止不了蔡英文"骑‘马’进京城"。一旦绿营再度执政,台独思维当然横扫一切,继而固化,此后台湾就没有任何反独促统的空间。

总之,如果马心怀统一或北京成功引导马迈向统一,马的8年就是岛内"反独促统的战略机遇期"。可惜这两个要件都未发生,于是台湾局势就再无挽回可能。可以说,正是统派王晓波大力支持、北京极力呵护的马英九一手断送了台湾统运的生机,顺带终结了"中国"国民党。

即便马落选未必引来台海兵燹

北京和统派忽视"反独促统战略机遇期",已如前述。我们回头再看大家重视的大陆"和平发展战略机遇期",试问:王晓波和北京当年若是明白设定挺马条件,甚至因为不愿无条件挺马而导致马落选,当时就会引来绿营执政、台海兵燹,扼杀大陆和平发展的机遇吗?非也。

2008年即便马未胜选,大陆发展建设的脚步也不必然被台独派的当选而打断。第一,当时台湾社会对陈水扁民怨极高,民进党的声势与今天相比,相差甚远;美国对于陈水扁"麻烦制造者"的反感犹存,他们对台独的支持不会比今天特朗普对蔡英文的支持更具体。现在蔡英文尚不敢正名制宪,当时的民进党岂敢造次?第二,即便独派胆敢跨越红线,被迫以武相向也不是北京的唯一选择。大陆大可切断两岸的所有经贸、交流,此举对大陆影响不大,不至打断大陆的发展步调,但对台湾的压力不下于真枪实弹、兵临城下,又可表明北京不会坐视台独分裂国土。经贸制裁的效果虽不如以武止独那样快刀斩乱麻,但却是以稳定、有效的压力逼使台独逐步就范。不幸的是,大陆与统派一向迷信两岸经贸交流对统一的正面效果,对台让利即便所费不赀又效果可疑尚且乐此不疲,他们当然从未考虑对经贸交流设定条件,更别说把经贸交流当做防独促统的武器。

进而言之,如果当年北京与统派设定挺马条件,更可能的结果是:由于当时台湾民间对陈水扁反感极深,马英九还是会当选(只是减少了浅绿的票)。但是北京及统派对马英九的压力会使他不至于一当选就急于讨好绿营选民,反而可能及早有些作为,大陆的"和平发展略机遇期"和台湾的"反独促统战略机遇期"因此都可兼顾。而今,俱往矣!

王误信马,马辜负王,延误统一

解决台湾问题必须靠两条腿走路,改变台湾民心和厚植大陆硬实力同样重要,缺一不可。何况可以改变民心的正确对台政策,既无碍于大陆的和平发展,也比错误的交流让利更省人力、物力。

《远望》2019年10月号刊登林金源《摆平外敌不足以解决台独港独》一文,明白指出:摆平美、日是解决台独的必要但非充分条件。"物必自腐而后虫生",对付外敌靠的是硬实力,解决萧墙之祸则必先掌控话语权,也就是建立统一的道德正当性。由于北京与台湾统派偏重前者、忽略后者,导致该为(如对台独、独台的不假颜色)而不为,不该为(如无条件的交流让利、妄想支持蓝营制衡绿营,甚至错误寄望马英九)而为,不但白白浪费三十余年,结果只是借寇兵、赍盗粮,养痈遗患。

王晓波生前误信马英九,以至统一宏愿所托非人。(多维新闻)

对照北京与王晓波只满足于、也以为在美日台独里应外合之下马英九有能力、有意愿维持"现状",黄智贤的看法显然更为深刻,她认为马英九在第一任期不应只是消极"维持现状",而要积极"改变现状",否则就会错失最后改变台独之路的机会。可惜可以左右马英九的是北京与王晓波,不是黄智贤。于是台湾的"现状"不断朝向台独滑去,最后轮到蔡英文来主张"维持(新)现状",并且在中美正面对决、最需要全体中国人团结一致的当下,台湾不但为虎作伥、引狼入室,还主动为港独、疆独、藏独提供后勤支援,成为中国的心腹大患,也让台湾人民面临兵燹之灾。

王晓波误信了马英九,马英九辜负了王晓波。我们希望,两岸中国人能从王晓波的错误和遗憾中获取教训,理解到对独台无尽宽容及对台独的"战略模糊"都只会增加两岸兵戎相见的风险。唯有一条清楚明白坚定严格的红线,才能保证中国的统一与复兴,从而保障两岸人民的安全与福祉,庶几仍可悼慰王晓波等统派前辈在天之灵。

(本文转自台湾《远望》杂志主笔室)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