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入围和平奖 谁还相信世界和平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8月13日,特朗普在眾星拱月的場面中在白宮為以阿達成和議「慶功」。(美聯社)

特朗普(Donald Trump)获挪威国会反移民的右翼政党议员泰布尔吉加德(Christian Tybring-Gjedde)致函推荐角逐2021年诺贝尔和平奖,理由是特朗普在以色列与阿拉伯联合酋长大公国的关系正常化中扮演关键角色,可能因此带动其他阿拉伯国家与以色列的关系正常化,进而带动中东地区的和平繁荣。

本着“入围就是肯定”的心情,让特朗普暂时抛开被曾报道“水门事件”丑闻的知名记者伍德沃德(Bob Woodward)揭露他“淡化新冠肺炎疫情”的坏心情,在推特(Twitter)上推文连发庆祝,同时谢谢泰布尔吉加德的“慧眼识英雄”。

不过,无论特朗普最终能否获奖,或者他的“入围”有多么争议,也不过是让本来就充满争议的“诺贝尔和平奖”再多一些争议。

先谈特朗普的“入围”争议。此次不是特朗普第一次获诺贝尔和平奖提名,2018年特朗普与朝鲜领导人金正恩于新加坡举行“川金会”后,也是泰布尔吉加德推荐他角逐诺贝尔和平奖。

不以人废言,特朗普愿意与金正恩会面,若最终能达成美、朝各取所需的“以核子换银子”的计划,特朗普的确值得鼓励一下。事实上,“川金会”后,朝鲜在国际监督下确实毁掉既存的一些核试设施展现诚意后,美国对于朝鲜的经济制裁却一点不让,展现出的“霸气”,实则是当下朝鲜半岛紧张局势再起的始作俑者。

再谈今次所谓在以国与阿联酋“关系正常化”扮演关键角色,可能成为“中东地区和平繁荣”的起点。真的如此吗?实际上,阿联酋与以色列的“正常化”并不代表阿拉伯人与犹太人的和解,而是因为伊斯兰世界的逊尼派与什叶派的竞争更加激化,但逊尼派的带头大哥沙特无法承担背叛巴勒斯坦的罪名,默许与以色列没有地缘且较“世俗化”的阿联酋领头与以色列“和解”。不过,众所皆知,以色列与逊尼派“和解”的尽头,就是巴勒斯坦人会成为阿拉伯世界的“犹太人”,以及什叶派与逊尼派更加不共戴天。何况,牺牲巴勒斯坦人的利益换来的和平,真的能够持久吗?

2019年6月26日,巴勒斯坦示威者在抗议巴林举办的美国中东和平计划研讨会期间焚烧了一幅画有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的海报,海报上写着:“不支持世纪协议”。(Reuters)

回头再谈已经备受争议的“诺贝尔和平奖”。争议的不是其设奖“鼓励和平”的初衷,而是在于其给奖“标准”太过“天真”与“西方价值”。

略过欧巴马(Barack Obama)、阿拉法特(Yasser Arafat)等知名争议例子不谈,知名的“老罗斯福”(Theodore Roosevelt)是1906年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其获奖原因是“调停日俄战争”,不过,调停的结果是日本取得独占朝鲜及获得原先帝俄在东北地区的权利,虽然符合“帝国主义”对和平的要求,但长远来看,日本的军国主义与对中国的野心却因为老罗斯福的调停而蓬勃发展,实际上是日本侵华战争、几千万中国人日后陷入苦难的起点,岂不讽刺?

此外,缅甸的昂山素季在仍是“人权斗士”、被军政府软禁时的1991年,被以“表彰其争取民主与人权做出的非暴力抗争”获颁和平奖。不过,当下重获自由身的她,对于缅甸军政府及激进佛教徒对信奉伊斯兰教的罗兴亚人施以“种族灭绝式”的暴力,却很世俗的承认自己仅是“务实的政治家”,丝毫没有显露其对“人权”的理想的追求。

综观百年来历届和平奖得主,固然有如国际红十字会、特里萨修女等备受各界敬重的得主,但旨在宣扬“西方价值”,充满“政治性”的得主却更多,然而,许多得主事后表现都证明其获奖“名不符实”,甚且无法促进和平,反而成为破坏和平的“远因”。

不过,也不必过于苛责特朗普被“特粉”提名而入围角逐诺贝尔和平奖,毕竟,“混世魔王”希特勒(Adolf Hitler)也曾被提名入围和平奖,由此看来,就算特朗普最后真的被诺贝尔和平奖肯定了,又有谁会真正在意呢?毕竟,众声喧嚣,世界纷乱,与其相信“和平理念”,不如相信“实力”才能带来和平。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