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欲熏心的民进党 永远只会想到自己

撰写:
撰写:

台湾总统府发言人丁允恭遭Y女爆料,在担任高雄新闻局长任内同时劈腿四女、在局长办公室内性爱,并逼迫Y女在2年堕胎三次。事情爆发后,丁允恭虽已在请辞获准,但从事发过程、到事发后民进党各界人士的反应,都能明显感觉到,绿营对此事所抱持的“渣男”心态。

丁允恭于任职高雄新闻局长期间,藉职务之便勾搭女记者、逼迫堕胎,并同时劈腿四女的事件,在近期闹得沸沸扬扬,丁允恭也因此请辞获准,并在声明中表示,确有行为违反社会期待之处,造成同仁、长官以及各界困扰,对此深感歉意。面对媒体询问,蔡英文仅挥手致意、不愿多谈,行政院长苏贞昌则感叹,丁允恭是个有才华的年轻人,为了私领域影响政府机关而请辞,真的“好可惜”,并认为各界不应将此事“无限上纲”。

苏贞昌对丁允恭的桃色纠纷叹息“好可惜”,并强调不应对此事无限上纲。(陈卓邦/多维新闻)

此事确实不须无限上纲至整个民进党,甚或如国民党那般指责为“国耻”,但民进党在做此反驳之前,不妨先回头看看,过去最擅于拿性别议题“无限上纲”的是哪个政党。更重要的是,从丁允恭道歉、苏昌贞的“好可惜”到绿营的集体沉默,民进党对此事的反应态度,似乎自己才是个那个不幸被爆料的“受害者”,对于丁允恭的作为,却说不出半点批评之语。

在丁允恭的声明中,他向同仁道歉、向长官道歉,向蔡政府和民进党道歉,但面对整起事件中的Y女,丁允恭未曾表现出半点歉意。根据Y女的指控,丁允恭曾在Y女怀孕时表示,小孩会成为他人生的阻碍“你要看着我毁掉吗?那你和我的那些敌人不是差不多?”从过程中直到事件爆发后,丁允恭心心念念的都是其政治仕途,他懊悔的是事情处理得不够“完备”、抱歉的是民进党形象因此受损,而不是对Y女造成伤害的一丝愧疚。

在过程中,Y女曾寄信给时任高雄市长陈菊求救,但陈菊似乎只“告诫”丁允恭要“注意女性关系”,便再无其他动作。这个告诫十分微妙,如果陈菊认为丁允恭的作为是不被允许的、是对他人造成伤害的,那她理应有所制止,至少该警告丁允恭“有所为、有所不为”。陈菊简单的一句“注意女性关系”,更在意的,似乎是“事情要处置妥当”、“不要惹祸上身”,而非行为本身有任何不妥之处。

Y女指出曾向陈菊求助,但陈菊仅告诫丁允恭“注意男女关系”。(中央社)

至于苏贞昌的那声“好可惜”,也十足表现出民进党“痛失英才”的感叹。但对于因为堕胎、被丁允恭死缠烂打后精神状况不佳,在同业间被传得沸沸扬扬,业者也怕惹祸上身而不敢予以录用,最终黯然退出媒体圈的Y女,苏贞昌倒丝毫不觉得有任何“可惜”之处,而苏贞昌“年轻人有些行为要多警惕”的提醒,其对象与深意为何,自然也不言而喻。

可笑的是,平时最爱高举女权旗帜的几名民进党立委,在事件爆发后却遍寻不着她们的身影。例如常以性别议题作为“武器”的范云,在立法院爆发推挤时,曾指控国民党立委用肚子顶人是“性骚扰”、是“恐龙时代的恶男”。然而当丁允恭的事件爆发后,范云沉默了一天,终于发了一篇“不能露出好身材是性别歧视”的贴文力挺同党女立委,而对丁允恭的事件只字不提。

范云为了同党女立委的穿著问题“义正严词”的反击他党,批评他人是“厌女文化”、“压迫女性”,另一方面却对更严重、更受大众关注的丁允恭事件充耳不闻,仿佛活在平行时空,这种女权和性别意识的守护者,不禁让人拍手叫绝。究竟这些人在意的是女权和性别议题,还是在乎民进党的声望及前途,从这些“女权人士”的噤声与双标,不难看出结论。

民进党从最爱批评他人“父权压迫”的女权纠察队,为了“欲望”成为大众眼中的加害者,又为了维持“权势”而不断护航、包庇、避重就轻的言词,到头来,下场最凄惨的Y女甚至得不到一个象样的抱歉,毕竟料都爆完了,对民进党的“伤害”也都造成了,最重要的当然是如何善后,而非Y女的感受。见满口仁义道德的政客们,在乎的始终只有他自己。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