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面《花木兰》】台湾抵制效果不彰:觉青的自溺不敌迪士尼

撰寫:
撰寫:

《花木兰》日前终于上院线播映,在泰国、新加坡、马来西亚等地都成为票房冠军,在台湾居于亚军但也开出票房红盘,而原本被寄予厚望的中国大陆则是首周开出破亿(1.65亿)人民币的票房,屈居于八佰之后,但票房成绩对比过去的迪斯尼电影而言,不甚理想。

《花木兰》从选角到上映一路波折不断,因主角刘亦菲的撑港警言论而引发的港台抵制风波再到因为片末感谢中共牵扯新疆问题的相关机关而发起的第二波抵制,疫情下该上串流平台还是院线? 东西方元素视角如何在片中取得平衡, 各种两极势力拉扯下的《花木兰》出现广大的争议同时也创造巨大的流量。

多维新闻以双面《花木兰》为题,以八篇稿件剖析在各种二元对立的势力下拉扯中的《花木兰》最终为何又是如何成为现在的版本以及其背后所代表的意义。

【双面《花木兰》】再炼“中国风” 迪士尼打什么如意算盘

【双面《花木兰》】化身女超人 迪士尼如何“掏空”中国

创下迪士尼真人片最高投资金额2亿美元的《花木兰》,由于主演刘亦菲于2019年8月针对香港议题发表“我支持香港警察,你们可以打我了”的“撑警”言论,而引发香港、台湾的“抵制”声浪,更与于2020年4月打过“中泰网络大战”的泰国组成“奶茶联盟”,表达“抗中撑港”的决心。

但是,根据电影票房统计查找网站“Box Office Mojo”(BOM)数据,泰国以151万美元票房成为全球票房最高的国家,台湾则以127万美元票房稳坐全球亚军,第3高的是新加坡的85万。其中《花木兰》在新加坡和泰国都是票房冠军,在台湾则是新片冠军,全排行也仅输给诺兰的大片《天能》。《花木兰》首周末全球票房约为590万美元。

《花木兰》上映首周夺下台湾票房榜亚军。(多维新闻)

《花木兰》不畏抵制首周开红盘

虽然绿营台派觉青在社群网站上大举分享抵制消息,但花木兰还是在台湾创下周末三天超过3,400万新台币(1新台币约合0.03美元)的佳绩,数据一出网络上“崩溃复崩溃,觉青心欲碎”,例如有近20万人按赞的绿营脸书粉专“只是堵蓝”就怒批台湾人“丢脸”、“窝囊”。

可以看出,就算由于过去一年多来的香港风波,在台湾网络上兴起一股“抵制《花木兰》”的声浪,但事实上对《花木兰》的首周票房并没有产生决定性的影响,在台湾的中国大陆异议人士王丹就在脸书上感叹:“遗憾台湾抵制声浪最大,但票房却最高。”更别说立场亲中国大陆的新加坡、或是本来就像网络笑话一样的“奶茶联盟”的泰国和其他亚洲国家。

如果比起迪士尼最近3年的动画或是动画改编真人电影在台湾的首周票房,《花木兰》确实并不算太出色,但也远远够不上“失败”或是“惨澹”;甚至比同样是热门动画改编的《小飞象》或是艾玛.华森加持的《美女与野兽》还高。

《花木兰》首周票房算是不过不失。(多维新闻)

换句话说,“刘亦菲撑警”事件后,在台湾网络上敲锣打鼓一年多的所谓的“台湾挺香港”、“抵制《花木兰》”风声,乍看之下声势浩大,但其实只是“同温层效应”,完全没有能够穿透到一般大众消费者心中的能力。

迪士尼招牌压过网络抵制

所谓的“同温层”效应,就是指在网络上的言论,永远都只能被同一群想法接近的小团体看到,互相按赞、回应,创造出好像很有影响力的错觉。事实上,就算在台湾拥有百万粉丝的“超级网红”,比起整体2,300万人也不到10%,更何况其他几万甚至几千几百人的“台派网红”。

相比起来,被戏称为“文化帝国”的迪士尼的招牌份量就重得多了,更何况这是全球华人耳熟能详的“花木兰”传奇,本身就有固定的客群。而化用各种不同的文化元素以得到商业成功,本来就是迪士尼的拿手好戏,并不是一些网络杂音就能相比。

例如2019年的真人版《阿拉丁》,尽管真人化的精灵和女主角过于暴露的服饰受到广泛“唱衰”,认为不符合中东历史文化,却仍然创造台湾首周6,000万新台币、全球首周65亿新台币的佳绩,可见“唱衰归唱衰、进场归进场”并非首例。

如果只是比较迪士尼官方认证的“公主系列作品”,《花木兰》的首周票房不但没有逊色到哪里去,事实上都只比2019年的《阿拉丁》真人版还低而已。

《花木兰》首周票房胜过许多迪士尼公主。(多维新闻)

而且,迪士尼公司在台湾安排了过百家戏院的同时上映,而台湾正因为疫情缓和、政府鼓励消费的关系,增加许多观影人潮。但这并非只有正面因素,迪士尼同样因为疫情而取消许多实体宣传活动,许多电影院外的显眼广告也被手游广告取代。

所谓“消费者自发抵制”本来就困难重重,过去台湾“抵制黑心油”、“抵制血汗企业”,甚至连“抵制亲中手摇饮、亲中速食店、大陆娱乐和用语”,最后都声明失败。换句话说,当台派觉青决定在网络上“键盘抵制”的那个当下,就已经注定失败了。

台湾跟随美国舆论

而且台湾市场在迪士尼、在好莱坞的眼光看来,虽然总值不高也确实是有一个指针性的意义,但现在证明了就算在台湾网络上喊得“震天价响”也对票房影响不高,那么还能影响多少中国大陆观众(《花木兰》主力设置客群)进场的意愿呢?尤其更不可能影响到欧美的disney+数字串流的订户。

其实,就算是海外的抵制作用,都比台湾的“抵制”行动有效多了:自从《花木兰》上映后,被美国观众发现在片尾“感谢新疆政府机关”,并解读为“迪士尼支持新疆再教育营”,才真正让迪士尼公关紧急出面“灭火”,而台湾觉青这才后知后觉地跟上这“第二波抵制”。

《花木兰》在电视频尾感谢了新疆当局。(微博@西柚不上火)

绿营台派觉青在上映前不能主导有效的抵制手段,上映后还怪罪台湾人“丢脸、窝囊”,这显示绿营台派觉青根本只是沉溺在社群网站创造的回音中,深陷在自己“改变世界”的幻觉、却未能实际撼动或改变什么。

推荐阅读:

「版權宣告:本文版權歸多維新聞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