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总统府前发言人爆性丑闻 台女权人士被质疑“轻轻放下”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台湾总统府发言人丁允恭遭到台湾媒体爆料,在高雄市担任新闻局局长时,不只周旋在包括前妻在内的4名女子,还利用局长身分将女记者当做“禁脔”,要求穿暴露的服装前来新闻局,并在上班日的办公室内锁门后就在办公桌上进行性行为,并逼迫女方堕胎和不许分手,简直像是“恐怖情人”。事件曝光后舆论沸腾,丁允恭也闪电请辞获准。

台总统府前发言人丁允恭深陷性丑闻。(洪嘉徽/多维新闻)

台女权人士被质疑对丁允恭“轻轻放下”

不过,在一片的批评声浪中,有许多民众质疑应该最关心这类事件的人群,也就是台湾的女权倡议人士,并没有加入这波批评的声浪,还“点名”许多知名的女权倡议人士。面对质疑,有20多年妇女维权街头运动经验的范云(现任民进党籍不分区立委)则在脸书表示,自己不是“性骚扰纠察大队长”,对于私领域的事情不方便评论。

但台湾网民也批评,范云本人才于7月时因为被蓝营立委“肚子顶到”而提告性骚扰,光是2020年就有很多次针对性骚扰、性侵、性别意识问题发言,质疑范云是“双重标准”,维基百科上面的“范云”条目还被更改成“对民进党外的女权斗士、对民进党内的非性骚扰纠察大队长”(现在已经被管理员复原并锁定)。

不只是范云,例如民进党立委赖品妤也在范云的贴文下留言表示“性教育很重要”,被批评是轻轻带过;长年关心女性议题的姝姝文创负责人周芷瑄表示“点菜要付钱”,拒绝评论事件;女权派作家朱宥勋更直接表示“一字一美元”;哲学派作家朱家安则反过来批评民众“不曾认真倡议过东西”。

虽然这件事情的确存在著究竟是男女私人关系还是权势性侵的争论,但对于以往对敌营的对手各种致词放大解释,此次对丁允恭事件的轻轻放下,遂引来批评。例如过去朱家安曾因为消防署的安全宣导海报上没有画上“爸爸”而投书媒体,批评消防署没有性别意识;朱宥勋也曾多次批评台北市长柯文哲不支持同婚、女权;周芷瑄、赖品妤、范云等等人士更常因为批判蓝营或非绿营的政治人物不够“尊重女性”而跃上新闻版面。

对这些质疑,女权派人士大都表示,不评论私领域事情、不应该逼任何人对特定事件表态、如果丁允恭有错则静待司法调查等等;两性作家黄越绥更表示,整件事情就是“渣男”、“蠢女”关起门来做爱,而女方只是因为翻脸了才豁出去,“令人呕吐”。

维护同志是否高于维护理念

其实,丁允恭本人就是最早期的“觉醒青年”,和前妻严婉玲都是社运圈中名声响亮的人物,多次支持女权、工运等活动;而社运圈和过去从在野党起家的民进党就有数不完、道不尽的关系,丁允恭于2008年成为民进党助理进入政坛,严婉玲则继续从事社运,深深涉入2014年的太阳花运动。

2014年丁允恭与前妻严婉玲力倡拒绝沙文主义。 (台大学生会性别工作坊公开脸书专页)

社运圈长年来的运动目标,是为了某种“进步价值”而去改变法律、政策或是社会共识,对抗的是政府和传统价值,在外在的压力下会将内部的共识凝聚的很紧密,彼此的成员拥有“革命情感”,因为在社运圈内,不管是分属哪个议题,全都是会在街头相见的“同志”,“同志”如果进入体制内,也会因为这种“革命情感”受到关照。

但是在内部出现丑闻、甚至违法乱纪的事情时,这种紧密的关系是否可能阻碍真相被查明、正义被彰显的过程,为了维护“革命情感”,选择能隐瞒就隐瞒、隐瞒不了就淡化降低杀伤力、或是直接“装死”等待风声过去的作法。

过去工运大老赖万枝性侵女秘书案、社运医师柳林玮涉性侵多名女子案、台独明星田昀凡涉诱奸多名女性案,都能见到社运界“不忍深责”的倾向,甚至对举发或是曝光的团体和个人施加压力。

凝视深渊时深渊也在凝视你

相反的,同属民进党但是不和社运圈有关连的传统政治人物王世坚、或是虽然和丁允恭是学生时代的旧识,但早就脱离社运圈并从事网红行业的邱威杰,都不会对批评丁允恭有任何的顾虑。

社运圈为了塑造自己运动的正当性,常常是将对抗的政府或是传统价值“妖魔化”,形容成为了利益而出卖良心,又或是腐败而没有价值。但是,其实不只是政府,任何团体只要缺乏自省的能力,都可能成为腐败的“恶魔”。就如同尼采(Friedrich Wilhelm Nietzsche)所说的“凝视深渊时深渊也在凝视你”,可以当做任何自认为正在监督政府、促进社会进步的人的钧鉴。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