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为何没有拒吃美国瘦肉精的选择

撰寫:
撰寫:

过去反对瘦肉精美牛进口的民进党,随“时空背景的不同”,已摇身成为台湾执政党,如今更将进一步放宽有食安疑虑的美牛和含有瘦肉精的美猪进口台湾,不仅强调此开放门户攸关台湾利益、前途,更矢口否认瘦肉精美猪的食安风险。

曾坚持“瘦肉精零检出”的蔡英文表示,放宽瘦肉精美牛猪的进口,既与美国总统大选无关,也没有“双重标准”的问题。她指出现在是提升美台经贸关系最有利的时间。(中央社)

俗称瘦肉精的莱克多巴胺在台湾是被列为禁药,任何台湾本土肉品都被要求“零检出”。但台湾人为何得买单含瘦肉精的美猪?蔡英文政府的回答,几乎与开放含瘦肉精美牛入台的马英九政府如出一彻。大致是“没有开放,就没有可能洽签美台经贸协定”、“开放是美台诚信问题”、“开放有助台湾国际地位”、“如此一来,才能成为美国在亚太政治、经济的伙伴”等。

基本上马英九政府告诉台湾人要买单美国瘦肉精肉品的原因,蔡英文政府一个也没少,甚至连做出来的“健康风险评估报告”,都被外界质疑内容与马政府时期雷同,也同样未针对高风险族群,例如心血管疾病者,进行流行病学等健康风险评估。不过,这次蔡英文政府多出一个“国际食安标准”,来为其政策背书。

蔡英文政府以“国际食品法典委员会”(简称CAC,台称Codex)已通过的莱克多巴胺残留量标准为由,向台湾人表示,开放的瘦肉精美猪不但符合“国际食安标准”,在猪内脏的把关方面,台湾更较日、韩等国际标准严格,要台湾社会放心,健康不会被毒害。因此,在瘦肉精食安问题上,一个个昨是今非的民进党政客,更是厚颜的挪用周星驰电影里的台词来回应外界的质疑与批评,要人们“别用明朝的剑,斩清朝的官”。

然而,被蔡英文政府高举为食安科学依据的“Codex标准”,并非是国际认可的“科学共识”,或是放诸四海皆准的“普世价值”。以Codex在2012年通过的莱克多巴胺残留标准为例,它就是美国政治力介入下的产物,是在国际间难以有食安共识下,最后被投票决定的标准。当时Codex是在赞成69票,反对67票的两票之差下,闯关通过瘦肉精残留标准,但弃权的有七票,赞成票数并未过半。

其次,Codex通过莱克多巴胺残留标准后,也不是所有国家/地区都比照办理,对外开放含莱克多巴胺的肉品进口。例如中国大陆和欧盟,迄今仍是坚持进口的肉品要“瘦肉精零检出”。由此可见,蔡英文政府声称尊重的“国际共识”、“科学根据”,不过是屈从由美国主导,符合其资本利益的食安标准。

实际上,Codex机制在全球化下,其通过的食品安全标准,经常是为取消贸易障碍,因此背后牵涉到多方政治和经济利益的角力。其中,跨国资本和主导自由贸易规则的先进国家影响力,更是不容被轻易忽视。而这些政治、资本等因素说明了,Codex标准并非是“客观中立”的科学标准。

台湾中研院欧美研究所研究员卢倩仪从“是谁在参与Codex标准决策”中发现,不能忽略跨国资本在Codex中的影响力。卢倩仪在“开放美猪是台湾加入TPP的入场券?”文章中便指出,饱受争议的雀巢与可口可乐公司,竟可以被美国委派为Codex代表,参与国际食安规则的制定,凸显Codex标准欠缺公信力。

猪只饲养过程中喂养莱克多巴胺,会让猪只焦躁不安、增加攻击行为,也被视为是非人道的养殖。台湾猪只饲养目前是禁止使用莱克多巴胺。(中央社)

尽管瘦肉精莱克多巴胺对人体有什么危害,目前在科学上仍有争议。但已有不少学术报告和现象都表示,莱克多巴胺会伤害动物。使用莱克多巴胺既是非人道,也是不必要的饲养方式。欧盟反对莱克多巴胺的理由之一,就是认为它是非天然,也不是用来治疗动物疾病的添加物。

台湾大学兽医学院院长周晋澄在“美牛风暴不可戳的秘密”一文中表示,莱克多巴胺的人体健康风险评估资料仍相当不足,并整理出许多有关莱克多巴胺对动物危害的证据。周晋澄认为执政者应优先照顾的是台湾人的健康,而非美国人的荷包。该篇文章在2012年曾刊登于民进党智库所发行的刊物《新社会》中。

周晋澄指出,美国动物科学界有文献表示,莱克多巴胺会造成猪只过动、心跳加速甚至死亡;多篇学术报告指出,使用莱克多巴胺饲养的猪只,其肾上腺素浓度会增加、脑内血清素代谢会降低,猪只会异常焦躁,出现攻击行为。这些猪只的不良反应,变化在人类身上与焦虑、冲动、攻击和自杀倾向有关。

台卫福部长陈时中曾表示,开放瘦肉精美猪可换到台湾的“国际地位”。近日他进一步修正说,开放代表对美方“信守承诺”,可让世界认识到台湾是根据科学证据来保护食安。(Hit Fm《周玉蔻呛新闻》供图)

对于瘦肉精美猪的食安风险,蔡英文政府是再三向台湾社会保证安全,其主张低剂量的莱克多巴胺,对民众的健康无害。台行政院长苏贞昌举例说,“每天要吃33块排骨,吃5年到10年才会超标”;台卫生部长陈时中还曾表态,要带头吃美猪三个月,直言一般摄取量,吃“好几辈子”美猪都安全。近日陈时中在接受访问时,更以台湾人已吃了许多年的瘦肉精美牛都没事,来为美猪的食安背书,他说“不会说吃牛肉没问题,吃猪肉就有问题”。

但低剂量的莱克多巴胺,并不代表就不会造成健康危害,不存在健康风险。况且台湾大量食用猪肉和猪内脏的饮食习惯,更让美猪的食安风险高出美牛数倍。

未来当瘦肉精美猪正式开放后,市面上“有批猪肉、猪内脏好便宜”时,有谁能保证冷冻美猪及其内脏仍然“没有市场”?当美猪及其内脏大举进入肉品供应链的各环节,再经加工、料理后,又有多少人能有“选择”不暴露于瘦肉精美猪的风险?

当瘦肉精冷冻美猪成为肉馅、加工品,或被料理成卤肉后,台湾民众能否辨识得与台猪的差异。在日常饮食上,又有多少“选择”不吃的空间?(中央社)

即便一般人在食用瘦肉精美猪后,不会立即有致命风险(儿童、孕妇及有心血管疾病者恐是例外),但长期而言,低剂量慢性毒素的累积,它将导致的未知健康危害,风险和代价最终还是由台湾人和台湾社会的健康保险承担。唯一能确定无害的,只有独享瘦肉精肉品利润的美国资本家。换言之,瘦肉精肉品只会“肥”了美国肉品生产商和药商,但对于台湾消费者的健康,却是一无是处。

面对瘦肉精的食安风险仍存在科学不确定性时,一个有为的政府理应是以“预防性原则”来指导、决定开放政策。而所谓“预防性原则”,白话说,就是当某一食品,对人体的危害存有争议,具科学不确定性时,为避免日后不可回复的伤害,那么现在就不该吃它。

值得台湾社会反思的是:为何从马英九到蔡英文,台湾的执政者都无法抗拒美国瘦肉精肉品输台的政治压力?如今就连高度具有食安风险的猪内脏都将大举侵台,但为何台湾人只有“瘦肉精美猪进口后,可以选择不吃”的虚假选择,却没有拒绝美国瘦肉精肉品输台的选择?

这个问题,蔡英文某种程度上已“诚实”作答、缴卷。日前当外界质疑台湾开放瘦肉精美猪可以换得什么时?蔡英文已直截了当地向台湾人报告说,开放瘦肉精美猪“没有交换说”,她没说出口的潜台词,无非是在告诉台湾社会:对于美国老大哥的要求,“台湾只有买单的份”。但,这应该成为台湾社会的答案吗?

推荐阅读:

「版權宣告:本文版權歸多維新聞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