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后沦为4%党 民众党秘书长:要触底反弹了


【导言】台湾民众党自2019年8月6日成立,组党以来,先后经历立委选举、大小地方首长的选举,以及最为人知的高雄市长补选,虽然民众党在台湾政坛一路上颠簸前行,几次大小公职的补选屡尝败绩,辅以泛绿阵营频仍围剿,党主席柯文哲的政治光环已受到严重挑战。但在柯文哲仍未明言放弃参与2024年台湾总统大选前,民众党究竟要如何壮大?对此,多维新闻特别专访台湾民众党秘书长谢立功,以自身角色来看民众党从诸多场败选中所获得的经验,文分上下两篇,本文为上篇。

台湾民众党秘书长谢立功(右)出身国民党,后在民众党主席柯文哲(左)的邀约下出任该党秘书长,也因此遭到国民党开除党籍;谢立功曾任前总统马英九时代的内政部移民署署长,并两次代表国民党参选基隆市市长。(多维新闻)

多维:距离高雄市长补选也已过了一段时间,从选前预想到败选结果,这场补选对民众党来说具有什么意义?

谢立功:我想这样简单说,选举其实一定是相互之间的竞争,必然会看竞争对手是谁去评估当选机率,特别是假如赢的机会不那么高,你还要不要投入。我用最简单的话说,高雄补选不是常态化的选举,以第三大党来说,单一席次、又是补选,难度确实比较高。

民众党确实有点“练兵”的意思,我们会认为这么大的选举不能缺席,所以一定要有人。但我们也会评估能否选上,如果没办法,那你投入不就是浪费钱吗?但最后我们认为还是要出来,因为若不出来选,那人家就觉得你连直辖市市长都不选,请问你们还要选什么?

我们后来想一想,选的优点还是比较大一点,即便没有真的选上还是可以练兵。但最后的开票结果的确跟我们想像的有落差,没有想过只有4%,真的比我们想得还低。但这种单一席次的地方选举,蓝绿归队的效应对我们来说就会变成这种结果,我觉得这是关键,尤其最后韩国瑜也出来了,那两边都会拉得更高。

因为本来有些人认为李眉蓁不怎么样,韩国瑜也犹豫,但最后他还是出来了,那必然会带出蓝营选票。相对的,有些人认为陈其迈不差我这票就不投了,选举常常有这情况,但韩国瑜一出来,两边的票就一定会拉高,相对我们的票就会往下降,我觉得这是蓝绿归队对决的现实。

谢立功认为,韩国瑜在选前之夜出面力挺李眉蓁,某种程度也成功拉高蓝、绿两党候选人的最终得票数。(蔡苡柔/多维新闻)

蓝绿一归队 民众党就成为4%党了吗?

多维:蓝绿归队的问题一直都存在,即便是到了2022年地方选举,这样的情况还是会出现,蓝绿一定会努力激起自身支持者的投票意愿。民众党如何克服?

谢立功:所以我们投入的时间要更长,这些因素一定要纳进去。这次选举我们大概只有大概六十天左右的时间,变量会更凸显出来。比如说,如果我已经准备两年,种种因素就能算得很清楚。再讲白话一点,选举要拉桩脚,我更早去布局,蓝绿两边的人我为何无法拉过来一些?绝对有可能。最后很多是靠人情与派系,高雄补选我们候选人来不及去做这动作,这是绝对有差别的。

民众党主席柯文哲(左)协同文宣部主任柯昱安(中)与党秘书长谢立功(右)出席民众党庆暨党员大会。(谭英瑛/多维新闻)

多维:民众党选前评估参选利大于弊,但选举结果出来后依然这样觉得吗?如何评估选后衍生的正负面影响?

谢立功: 我想有得必有失,倒过来有失也必有得。我们其实不是单看这次选举,我们是将四次选举做一个评估,从嘉义市过沟里长、屏东县崁顶乡长、台中和平区长 再到高雄市长补选。有里的、有偏乡的;有比较大的直辖市、也有原住民乡的,这些都是不同性质,若当成一种尝试,这四种性质我们都试过,那就可以更深刻把各种变量以后一起考量,若单独漏掉一个,显然就有点可惜。

其实我们也知道这是有难度的,可是你不得不试。所以你说得还是失?这真的很难评断,但就是要投入一些成本,就像有人问说“你怎么选成4%?”可是另外一种想法是,反正都已经到谷底了,利空出尽后就往上扬。在以后单一选区或多席次这些选举,我们未来都会做好选举评估。

这几个周末,党主席柯文哲跑遍全台,一展民众党深耕地方的决心。(Facebook@台湾民众党)

力求集成海陆空 民众党的扎根之旅

多维:选后的党内部反省会特别提到,民众党只打空战可能效果不彰吗?

谢立功:没错,选举不可能只有空军,而是要陆军,甚至还要有海军。靠地方桩脚、重要社团甚至公庙,地方组织其实是非常的多元。如果只有靠候选人或政党,这还是比较狭隘,因为有些人是没有政党属性的,他个人或许有参加政党,但不一定是政党活跃份子。

有些组织其实不太适合讲太多政治,但不代表自身的投票行为没有政党倾向,一定有,这就是你要做得漂亮。所以当民众党服务处陆续成立之后,我们也是希望在地方就好好去做经营。所以,你讲的我完全同意,我们现在的目标就是基层组织的经营。这其实都有在筹备,各地服务处已经陆续在开设,到明年就会有一些党部真正成型。

多维:我们能看到现在的台湾选举,政党如果没有一些别出心裁的做法,或是候选人自身政治魅力不足的话,几乎很难进入选民的视野中,这点似乎从2020立委大选何景荣被双帅(指国民党蒋万安、民进党吴怡农)夹杀就已经能够窥见。民众党虽能推出评价“不差”的候选人,但似乎总是无法融入台湾的政治环境?

谢立功:其实选举有三个重要的因素:哪个政党出来的人、你本身的条件与能力如何、那段时间有没有重大的事件。那些重大事件会去影响局势,像是香港反修例,习近平抛一国两制台湾方案,那其实是影响选情的关键因素。一旦有重大事件,就会有人去操作这东西。

另外候选人的本身条件可能不错,但如果没有人去帮你行销,你说要靠自己,那还是很困难。所以民众党还是要回归基层组织经营。如果你已经活动了四年,让更多人可以认识你,我相信台湾民众投票行为,有的时候还是跟交往交互有关,比如说看过你几次,甚至以我自己在基层活动为例,有时候会碰到民众跑来问:“我叫什么名字?”旁边的人就会提示你:“这位姓罗、那位姓李”, 就是要有这种感觉。

如果你跟对方多握几次手,甚至在一些场合都碰到过,能够有一些交互,我敢说,就算对手是比我条件更优秀的人,对不起,选民没有看过他,他也没有看过选民,选民反而会投一位自己见过、还曾经握过三次手的人。这就是投票行为,也是要深耕基层的原因。

在高雄市长补选之后,台湾民众党如火如荼成立地方服务处,图为民众党南港内湖服务处激活典礼。(谭英瑛/多维新闻)

多维:所以您认为关键还是在基层的陆战。

谢立功:这要看比例,台北市空军的比例会比较高,你如果到其他非都会区,以高雄来说,原本的旧高雄县很多地方人口外流,很少年轻人,只会看到很多资深前辈, 对那些人来说,抱歉没有听过网络,就算你很知名,他们也未必知道你是谁,如果政党候选人在当地有据点与联系处,候选人一、两个月能去当地绕一绕,形成的效果一定不一样。

过于“平淡”的民众党

多维:各党一定都会经营基层,但以民进党为例,他们就非常会行销,会推出漂亮、帅气的候选人,做一些很话题性的操作,使它成为知名性的人物,只要打开电视就可以认识他们,支持者的投票意愿或许就因此增加了。民众党似乎还是想要维持比较理性或专业的形象,这未必是一件坏事,但在激起选民的投票欲望上,就是比较低落。

谢立功:未来我们选举的策略一定弹性会更大,在空军以外我们陆军也会加强,个别候选人的人格特质,在个别选区应该有更多客制化的选举模式,真的不能一概而论。有些地方该多深入去跟人拜票、走基层,那就多走,相较之下,台北市可能空军将决定一半以上的选情。但说真的可能只有台北市,到新北市就未必了。我们曾去过台中和平区一个比较大型的社区,我就抱着期待可以看到很多人,结果只有十几户,但这还是大型社区,所以每个地方真的不一样,选战方式也必定与都会区不同。

说到底民众党也才成立一年而已,这一年民众党参与了很多大大小小的补选,有一些也经过评估后选择放弃,但终究是在累积经验,民众党的发展时间真的很短,我们还能慢慢克服很多问题。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